笔趣阁 >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 > 第五百八十九章 葛嬷嬷的下落

第五百八十九章 葛嬷嬷的下落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外边的两个侍卫对视一眼,听说是关于皇上身上的毒的,自然不敢有丝毫懈怠。

    当即便去禀告了皇帝,皇帝犹豫了片刻,还是让人去修王府传玉清落进宫。

    玉清落有些诧异,皇上的毒,在她看来并不会再有变化,也没什么可说的。

    婉妃找自己,恐怕是另有要事吧。

    玉清落收拾收拾,便乘着马车进了宫。只是她在进入迎水宫之际,将南南也给带上了。

    南南原本不想去的,他听说今日有一场最重要的总决赛,他想去看来着,毕竟错过了就没机会了。

    可是娘亲说了,这次要他跟着进宫是有重要的任务,南南觉得自己责任重大,还是屁颠屁颠的跟着进去了。

    可是……

    谁来告诉他,为毛不让他进到屋子里面去?

    谁来告诉他,为毛要他趴在娘亲和婉妃谈话的屋檐上?

    谁来告诉他,屋顶上湿漉漉的还下着雨,虽然雨水小很多了,也打不到他身上可是很难受啊,为毛没有一个人体贴一下他细嫩的小胳膊小腿?

    南南很哀怨,却还是只能抿着唇,乖巧的替娘亲……放风。

    侍卫打开门,迎着玉清落走了进去。

    婉妃坐在椅子上,手上还拿着一本书,优雅娴静,一如往常,半点没有阶下囚的惊恐慌张和手足无措。

    玉清落给了那侍卫一小锭银子,交代他,“你在外面守着吧,别让任何人进来。”

    那侍卫看了看婉妃,又看了看她,最终还是恭敬的退出了门外。

    迎水宫的门再度被打开阖上,斜风细雨被挡在门外,只有细微的雨水滴滴答答的从屋顶落下。

    玉清落径自在婉妃的对面坐下,婉妃笑了笑,将面前的一杯茶推到了她手边。

    “本宫闲来无事,喜欢看书作词,也喜欢泡茶,味道甘冽清甜的连皇上都赞不绝口,青姑娘尝尝?”

    说了两句,婉妃又顿了一下,补充道,“放心,没毒,本宫这宫里已经被搜查的彻底,那些危险的东西也全部在皇上那里了。”

    玉清落笑着摇摇头,端起茶杯细细的抿了一口,味道确实不错,同样的茶叶,不同的人经手,那味道还真是有着天壤之别。

    “娘娘找我有事?”

    婉妃笑了,“不过闲聊两句。”

    “我还以为娘娘此刻应该不在迎水宫了呢。”玉清落又抿了一口茶,还真是好喝的很。若不是情况不允许,她真想向婉妃学习学习,以后喝茶说不定还是一种享受呢。

    婉妃挑眉,把手中的书本放下,“青姑娘这话怎讲?”

    “娘娘多年的精心布局,如今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可娘娘手上的死士应该还不少吧。他们要把娘娘救出皇宫,似乎并不是难事。”

    玉清落觉得,婉妃不像是个会坐以待毙的人,她明知道那本册子是自己的催命符,落到皇帝的手里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

    就算她无法替自己脱罪,可总能离开皇宫这个牢笼,保自己一条命吧。

    可事情过去几天,她却还是安安稳稳的呆在这迎水宫里面,等着皇帝……赐死。

    婉妃低低的笑,抬眸看向不远处的珠帘,声音压得很低,“是啊,要离开皇宫,确实不是难事。可是离开了呢?本宫这么多年的心血,便是想要浩然名正言顺的登上高位。”

    可是,如今计划失败,她若是离开了皇宫,那便是逃犯,被全国通缉。

    她要带着那些死士亡命天涯,若是想要东山再起,又要花费多少年的时间?

    她就算有那个精力,可却没了名正言顺的理由,就算逼死了浩然,他也不可能去对付他父皇。

    婉妃的计划里,从来都没有退路这一说。

    她一直以来,就只有两条路,一个……成功,他的儿子成为风苍国最有权利的帝王,她成为位高权重的皇太后。

    还有一个……失败,那便是,死。

    玉清落盯着婉妃看了半晌,随即摇摇头。她的观点可是和婉妃一点都不一样,她向来信奉着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她就算只有一口气在,都要拼命的活下去的。

    婉妃眸光晶亮,半点要面对死亡的胆怯都没有。

    她扭过头看向玉清落,笑道,“青姑娘,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玉清落轻笑,“娘娘手上,有我想要的东西吗?”

    “自然有,恐怕还是青姑娘迫不及待的想要的东西。”

    玉清落一愣,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的……东西?

    “娘娘的要求是什么?”

    婉妃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一旁的柜子边,从里面抽出一本书,又默默的翻了翻,才说道,“保住夜浩然。”

    她知道,自己谋害皇上,犯下的是满门抄斩的重罪。夜浩然刚犯了事,皇帝对他的余怒未消,如今又出了他这样的事情,怕更加不会轻易的饶了他的。

    如今能在皇上面前说上话的人,只有夜修独了。

    玉清落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婉妃就算这话不提,夜修独也不会放下夜浩然不管的。

    婉妃的这个要求,实在奇怪的很。

    玉清落沉默了一下,又细细的打量了她一阵后,点点头道,“好。”

    “本宫也不会要你们为难,本宫知道浩然以后的生活不会再和如今一样,只是希望他生活的自在一点……毕竟,他还是本宫最疼爱的儿子。”

    今后,就算夜浩然依旧是八王爷,就算他没受到自己牵连被判流放或者砍头。可他有很大的可能,是被皇上禁足在八王府中,或许是一辈子被监视着。

    夜浩然的性子向来不羁,这样的生活怕是会磨灭他的意志,让他不成人形的。

    婉妃这辈子的全部心思都在夜浩然身上,如今,考虑最多的,也还是他。

    玉清落叹了一口气,点点头,“我明白了。”

    婉妃这才轻笑一声,神情似乎放松下来了。

    她偏头看了玉清落一眼,笑道,“青姑娘这段时间,是不是一直在找人?”

    玉清落一怔,豁然瞪大眼。

    “青姑娘在找一位叫做葛嬷嬷的人,是吗?”

    “你……”玉清落错愕。

    “如果本宫说,本宫知道她的下落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