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 > 第五百八十八章 要求见玉清落

第五百八十八章 要求见玉清落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玉清落盯着她傲然的背影,紧了紧南南的手,喃喃道,“看来,蒙贵妃连在我面前装一下大度都不愿意了。”

    想必上次在灵台寺是真的让她赔了夫人又折兵,再加上因此和皇后对上卷入争斗之中,如今对自己是恨之入骨了。

    不过这样也好,否则彼此之间还要寒暄敷衍,累得要死。

    南南又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小大人一般的摇摇头,叹气道,“你们女人的心思,真是难懂。”

    玉清落嘴角一抽,垂眸瞪了他一眼,“闭嘴。”

    南南嘟了嘟嘴,扭过头去,他不和女人计较。

    直至蒙贵妃的背影彻底消失不见了,玉清落才牵着南南往宫门外走。

    看到沈鹰驾着马车等在那里,南南立刻松开了玉清落的手,欢呼一声跑了过去。

    谁知一掀开车帘子,就发现车内还坐了个人。南南一喜,忙冲着那人扑了过去,“爹爹,你是来接南南的吗?”

    玉清落随后进来,也愣了一下,“你什么时候来的?”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来了好一会儿了,那为何不进去?皇上中毒,夜修独必然心焦。

    “你来不久,我便来了。”夜修独手指轻轻的捏了捏,问她,“父皇如何了?”

    玉清落眸光在他手上停了片刻,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她刚想开口,南南却已经很兴奋的说开了,“爹爹你放心,皇爷爷没事没事的了。我跟你说啊,这次多亏了我。虽然我最初的目的是要吃御膳,所以才会死不要脸的跑到皇爷爷那里用膳。可是如果不是我的死不要脸,谁也不知道那膳食里面有毒对不对?我和你说哦,那个试吃的太监也没吃出什么问题来,我一咽下去,肚子就开始痛。我觉得我实在是厉害的很的,以后你们要是……诶,诶,诶,爹爹你抓我领子做什么?”

    夜修独暗黑着脸,直接抓着南南把他放到了外边的车辕上,对着沈鹰说道,“他和你坐在一起,看着点。”

    沈鹰忙伸手把南南接住。

    南南气恼,用力的挥了挥自己的小胳膊,怒道,“爹爹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样是在虐待我,你这是在重男轻女,啊呸,重女轻男你知道吗?娘亲你也不管一管,你要振妻纲的你知道吗?不然以后爹爹爬到你头顶上作威作福怎么办?”

    玉清落默默的抚了抚额,不想理会她。

    夜修独这才靠在一旁,无声的看着她。

    “皇上没事,他中毒虽然有一段时间了,不过也停了一个多月,好好治疗很快就能好的。只是他知道这事是婉妃做的,怒极攻心,怕是要受些累了。”

    方才她出来之前,已经看到皇上的脸色不太好。只是这情绪方面的问题,不是她这个未来儿媳能够安抚的了的。皇帝对婉妃想必一直十分的信任,如今所有的信任一瞬间倾倒,会有这样的反应也算是正常。

    夜修独阖上眼,马车开始嘚嘚嘚的往前滚去,车帘外的南南又开始叽叽喳喳的和沈鹰说话。

    玉清落又说了几句,一再保证皇上确实没有事情,才看到他紧捏的手指微微松开。

    她上前,缓缓的将右手放进他的大掌中。

    夜修独一愣,抬眸看向她。

    玉清落就着他靠在一边的靠枕上,抿着唇笑了一声,“用过膳没有?我肚子有些饿了。”

    忙了一早上,如今早过了吃饭的点了,玉清落肚子扁扁的,实在不舒服的很。

    夜修独哪里不知道她这是在转移话题的,他偏头看了他一眼,轻声的‘恩’了一声。

    外边的南南立刻欢呼了起来,“好了好了,赶紧吃东西去,我已经饿疯了。”

    “……”在御书房一直在吃东西的不知道是谁?玉清落对这人已经不抱任何想法了。

    “……”夜修独叹气,他可真忙,一方面要和沈鹰聊天,一方面还要分神听他们两个说悄悄话。

    沈鹰只是笑了笑,马车转了个弯,朝着附近的酒楼而去。

    那天之后,帝都之中的气氛开始变得紧绷,暗潮云涌。大皇子宝王爷带人按照小册子上的名字,进入各宫各殿各府抓人,一瞬间人心惶惶。

    各个府上皇子公主嫔妃看着跟前的人被抓走,满脸都是不敢置信,心里的某些信念开始崩塌。

    尤其是一些从小跟着自己的下人仆妇,竟然全是别人放在身边的奸细,让人实在无法接受。

    一时之间,对于婉妃的所作所为,许多人开始咬牙切齿,开始怨恨,在皇上面前参了一本又一本。

    几天后,宝王爷带着册子去见了皇上。虽然里面大部分人都被抓回来了,可这中间也有闻风而逃的。

    皇帝紧绷着唇,让宝王爷先审问抓住的那些人。

    宝王爷领命而去,首先审问的便是淑妃身边的宫女。

    他不得不承认,婉妃的本事实在了得,那些人竟然宁愿死,也不愿意透露半句。

    可是,即使有些忠心不已,但同样有些人受不住折磨,将知道的事情倾吐而出。

    宝王爷将整理出来的口供档案全部递给了皇帝,皇上看后脸色陡变,对婉妃仅有的那一点情谊也消失殆尽。

    迎水宫狂风暴雨,倾盆而下。

    婉妃盯着窗外,捏着手中的字条蓦然无声。

    她身旁站着一脸焦急的黑衣人,“娘娘,属下带你离开。”

    “你走吧。”婉妃将字条横在烛火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它慢慢的烧成灰烬。外边已经是腥风血雨,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

    那黑衣人瞪大了眼睛,“娘娘若是不走,恐怕活不过今晚,皇上他……”

    “本宫知道。”婉妃傲然的站在原地,眸色冷冽,半点柔弱都没有了。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微闭上眼,轻声道,“你们走吧,以后浩然便是你们的主子,你们暗中保护他的安全。他想做什么……也由着他吧。”

    说罢,她不再理会黑衣人的欲言又止,转身离开了内室。

    迎水宫的宫门大开,婉妃的身影刚出现,就被面前的侍卫拦住了。

    “婉妃娘娘,皇上有令,娘娘不得踏出迎水宫半步。”

    “本宫知道。”婉妃微微抬了抬下巴,“本宫要见天雨国的天福公主,关于皇上身上所中的毒,有些话想要和她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