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品小医仙 > 第143章 :主动送上门来的办法

第143章 :主动送上门来的办法

笔趣阁 www.biquxsw.com,最快更新绝品小医仙最新章节!

    周楚飞可谓是老奸巨猾、目光长远,虽然有白兆锋相助,但一番商议之后,李天浪发现并找不到任何又不利于周楚飞的证据或者把柄。

    三个多小时之后,李天浪站起身来,在原地踱了几圈,脸上挂着一丝愁容。

    白兆锋坐在凳子上,脸上也很忧愁。

    现场气氛很是压抑,空气似乎都如泥浆一样,呼吸难受。

    “李天浪,咱们现在的确没有办法抓到周楚飞的把柄,那你可有办法对付他?”白兆锋双眉微蹙,看着李天浪的背影,问道。

    “办法,肯定会有的。我就不信,他涉足了那么多犯罪的行业,就一点痕迹都没有?白兆锋,在周楚飞没有被扳倒之前,你一家三口就只能屈就这里了。”

    “我知道。”白兆锋心情沉重地说道。

    “你放心吧,有我在,你就不会有事的。”李天浪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地下一楼,回到了上面去。

    刚刚出了地下一楼,手机响起了。

    李天浪一看是朱勋云打来的,立马猜到可能有什么事情,急忙接了起来。

    “哥,什么事啊?”李天浪问道。

    “李天浪,我找不到媚儿了。”朱勋云急切地说道。

    “哥,哥,你别着急,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啊?慢慢说。”李天浪心中一惊,急忙安抚道。

    事情是这样的。

    昨晚朱媚儿从火锅店回来之后,很是伤心,回到寝室之后便是趴在床上痛哭。当时朱媚儿的寝室只有她和一个叫刘璇的室友。刘璇是朱媚儿的好朋友,两人私下里可谓是无话不谈,亲如姐妹。

    朱媚儿就把自己和李天浪的事情说了。刘璇一听,顿时义愤填膺地大骂李天浪,朱媚儿虽然生气,但还是帮李天浪辩解。

    刘璇也觉得没必要继续说了,便安慰朱媚儿,还和她一起出去喝酒解闷。朱媚儿心情本来就不好,在闺蜜的言语之下,就显得没有主意,跟着去喝酒。

    朱勋云担心朱媚儿心情不好,耽搁学习,便想开导开导她。可打电话找朱媚儿,对方没有接电话。去朱媚儿的宿舍楼下找她,朱媚儿的室友们是在她和刘璇离开之后回来的,所以她们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朱勋云一听这个,心中便开始担心起来,可他不知道该去哪儿找朱媚儿,而且也担心她出什么事,所以才给李天浪打电话。

    李天浪知道了事情原委,也深深自责,当初就该好好给朱媚儿说说这件事情的。他一方面让邹煌派人出去寻找朱媚儿,一方面和朱勋云会合,两人再商议一下,看看朱媚儿又没有常去的地方。

    邹煌听命,带着一百来个人就出去寻找。

    二十分钟左右之后,李天浪到了北江大学,见到了一脸着急的朱勋云。

    “哥,有消息了吗?”李天浪下了车,急忙问道。

    朱勋云额上冒着热汗,火急火燎地说道:“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我打了四十多个电话给她,依然是无人接听。”

    李天浪安慰道:“哥,没事的。媚儿也不是小孩子了,我想她应该知道分寸的。现在或许就在回来的路上,手机兴许是调了静音,所以没有看到罢了。”

    这时候,李天浪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他以为是邹煌打来的,所以急忙掏出来,一看,居然是周天广打来的。

    这家伙打电话给我干嘛?

    “周天广,你找我什么事?”李天浪沉声问道。

    “李天浪,是不是在找朱媚儿啊?”周天广狞然一笑。

    李天浪骤然心惊,随即便想到了什么。

    “我在北河桥等你,哈哈哈!”周天广嚣张地大笑了几声,挂了电话。

    李天浪极为愤怒了起来,这周天广居然敢主动来挑衅,看来他是欠揍!

    “哥,你先回宿舍吧,我会把媚儿安全带回来的。”说完,李天浪钻回了车子,一扭钥匙,狠踩油门,车子射了出去,直奔北河桥而去。

    一路上,李天浪视红灯如无物,一路狂飙,惹得几辆警车哗啦哗啦叫,跟在他的屁股后头,朝着北河桥赶去。

    听到身后的警笛声,李天浪笑了一下。堂堂的市长二公子,居然绑架大学生,周楚飞的老脸无处可放啊!

    到了北河桥之后,李天浪看到了让他震惊的一幕——朱媚儿被衣服被拔了,只剩下内衣,她双手被捆缚,绑到了身后,被掉在了北河桥的中间,距离桥下的大河还有十五米左右。

    周天广、陈其乐两人带着三十个混混摸样的人,站在绳索的旁边,极为嚣张地看着李天浪。

    见到朱媚儿那副狼狈的模样,李天浪勃然大怒,额上青筋暴起,愤怒的火焰在胸中滚滚燃烧,犹如沸腾的岩浆一般,逼近了爆发的边缘。

    “周天广,放了她!”李天浪大喝一声。如雄狮一般的愤怒之声,滚滚传来,如闷雷般响彻四野。

    周天广冷笑了一声,不屑地骂道:“李天浪,你算什么东西?你叫老子放了她,老子就放了她?”

    “李天浪,行啊,居然把警察都带来了。你是想让更多的人看到朱媚儿的样子吗?哈哈哈!”陈其乐狰狞地笑道。

    呜呜……

    朱媚儿淌着泪水,在空中嚎叫着,但由于嘴巴被封住了,声音就显得沉闷。她心中很是后悔,可为时已晚。

    看到了朱媚儿痛苦、狼狈的模样,李天浪心中极为懊恼。他急忙给罗林去了一个电话,叫他不管用什么办法,叫这些巡警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罗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听李天浪的语气非常生气和着急,急忙给巡警部门打电话,让他们不要插手北河桥的事情。

    巡警部门的领导得到了罗林的电话,自然不敢招惹,急忙叫前往北河桥的巡警火速回头,不准靠近那里。

    十分钟的时间不到,刚刚到北河桥的巡警们便是回到了车上,调转车头回去了。

    “周天广,你有什么事情冲我来,找一个女人出手,算什么男人?”李天浪喊了一声,往前走着。“你不就是想教训我吗?来呀,我就在这里!”

    “李天浪,我知道你有两下子,但今天我们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周天广面皮抽了抽,狠狠地说道。“来呀,把这小杂种给老子弄残,什么事都由我担着!”

    那些人捏了捏拳头,脸上浮出了狰狞的笑容,从腰上抽出了一尺长的铁棍,如一群恶狼般冲了过去。

    陈其乐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笑意,上次被李天浪当众羞辱之后,他就想报复。在周天广的筹划下,导演出了这一部荒唐剧。他也听闻了李天浪的传言,可这次他们花了几百万雇了这三十多个心狠手辣的人,他们的心中也是颇有自信的。所以才敢抓住朱媚儿,进而胁迫李天浪前来,然后趁机报仇!

    李天浪之前都还在因为想不到办法算计周楚飞而苦恼,现如今周天广自己送上门来了,让他有些哭笑不得,这家伙果然没啥脑子。

    铛!

    清脆的金铁之声响起,尖锐刺耳。一根铁棍在李天浪的铁手面前,瞬间弯折了,接着一拳便是将那人打飞,撞到了其他几个人。

    这些人的确要比一般的混混厉害,但和李天浪,还有巨大的差距。虽然对方三十几人,而且手中还拿着铁棍,但依然不是李天浪的敌手。

    啪!

    一巴掌扇了过去,将一人的脸庞打肿,接着一边腿扫了过去,瞬间踢到了四五个人。身后两人趁势挥起手中的铁棍打来,李天浪抓起身前的两人往后一拉,让他们挡住了身后的铁棍。随后,他双手摊开,噼里啪啦地打了过去。

    这时候,邹煌也是带着人火速赶来。他们也是得到了消息,说北河桥这里有个女孩被挂在桥上,周天广在这里亲自看守。邹煌一想,周天广是周楚飞的儿子,他和李天浪也有些怨恨,立马便是猜到被挂在桥上的那个女孩就是朱媚儿。

    到了北河桥,邹煌见到桥中间有人在打架,李天浪就被困在中间。他停下车子,气急败坏地带着二十多个兄弟就冲了过来。

    李天浪双掌飞舞,将身前的四五个人瞬间打飞,接着几步窜上前,直奔周天广而去。

    周天广吓坏了,一手抓住绳索,掏出一把匕首,威胁道:“站住!”

    李天浪停下了脚步,愣了一下,随后往前走。

    “李天浪,你再走一步,我就割断绳索,让你再也见不到朱媚儿!”周天广吓得一哆嗦,急忙割了一下绳索,威吓道。

    “你要是敢割断绳索,我就把你的腿打断,抽出你的腿骨,砸碎你的骨髓,再把盐撒在你的伤口上,让你生不如死!”李天浪一边说,一边往前走。冷峻的面容仿佛寒冰一样,没有丝毫感情,让周天广心中惊惧不已。

    陈其乐吓坏了,调头就跑。因为太过害怕,双腿一软,摔倒在地,最后被邹煌的属下抓住了。

    “李天浪,你站住,我真得要割断绳索!”周天广脸色惨白,快速地割着绳索,叫嚣道。

    此时,李天浪与周天广相距不到五米,窜过去需要一秒左右。但这短短的一秒也足以让周天广割断绳索,朱媚儿一旦掉入河水中,难免有所损伤。

    李天浪站在了原地,冷着脸,说道:“周天广,放下刀子,我可以放你一条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