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品小医仙 > 第127章 :应东乡

第127章 :应东乡

笔趣阁 www.biquxsw.com,最快更新绝品小医仙最新章节!

    郭战早就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李天浪见到郭战,立马问道:“你说的都是真得?”

    “老大,句句属实!”郭战的脸上洋溢着一丝兴奋。

    “走,去看看赵丰!”李天浪大步流星往里面走去。

    走到了地下牢房,李天浪看到赵丰依然被铐着,手上脚上满是鲜血,看样子是没了半条命了。即便医治好,也是一个残废!

    孙营缩在一边的角落里,战战兢兢地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兽。当看到李天浪之后,又急忙跑过去向他求饶。

    “李天浪,李老大,我求求你放了我吧!”孙营急忙跪在李天浪的面前,乞求道。

    李天浪慢慢蹲了下去,看着孙营,戏谑一笑:“孙营,把你之前交代的话,全部再复述一遍!”

    “是是是!”孙营闻言,不敢违抗,急忙又重新说道。“秦宏和应东乡一直以来都有贩毒生意的往来,我和赵丰曾经参与过几次。每次秦宏贩毒之后,都会把钱打进黑月帮的账户,我们俩可以从中得到一点蝇头小利,但这都比我们两个区一年的收入还多。不仅如此,在赵丰和我的别墅内,还窝藏着三百公斤的毒品。”

    “那这次应东乡为何要冒险来北江市啊?”李天浪点点头说道。

    “秦宏告诉应东乡,说他认识了一个更大的贩毒集团头子。他已经和对方谈好了,就在北江市的北区地下赌场见面。这笔生意的价值远超平常的数十倍,而且一旦成功,将来还会有更大的生意。应东乡起初不相信,而且也害怕来华夏,因为他曾经差点在华夏被抓住。但秦宏告诉他,说北江市已经是他的地盘了,而且他身后有黑月帮照看着,没有事。况且,往往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继续!”

    “应东乡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他是不会轻易上当的。虽然他和秦宏做过不少次的生意,也对秦宏有些了解,但单凭秦宏的几句话,他也是不会动心的。可这个人有两个很大的缺点,而秦宏正是利用了这一点。第一,应东乡此人好赌,而且喜欢豪赌。曾经在国外的大赌场赢过几十个亿,又在东南亚一带赢了几十亿。这次秦宏跟他说,来北江市北区地下赌场的有几个身家百亿的阔佬。第二,应东乡此人好色,不管是纯天然的处,还是已为人妻的少妇,他都不放过。”

    “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邹煌骂了一句。

    “所以,秦宏便说,给她准备了十个各色的美女。有在校大学生,有职业装白领,有温柔贤惠的少妇,有风骚入骨的舞女……这样,应东乡便是答应来了。”

    李天浪站起身来,摩挲着下巴。

    “老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去查抄赵丰和孙营的别墅吗?”郭战请示道。

    “不用了!”李天浪摇了摇头。

    “为什么?”邹煌脱口而出。

    “秦宏已经知道赵丰和孙营被我抓住了,他这个人做事谨慎,肯定会担心赵丰或者孙营把他的秘密吐露出来。如果是我,也会立刻派人将毒品运走,绝不给对手打击的机会!”李天浪解释道。

    “对啊!呵呵!”邹煌挠了挠头。

    “孙营,希望你说的都是真话。否则的话,你的下场比赵丰更惨!”李天浪瞪了赵丰一眼,朝外面走去。

    “李老大,求求你放了我吧!”孙营见到李天浪往外走,急忙呼喊道。

    走到自己的私人办公室,李天浪给花鹰打了一个电话。

    “什么事?”花鹰接了电话。

    “叫你盯住秦宏,有什么发现啊?”

    “这家伙昨晚派人分别去了赵丰和孙营的别墅里,搬走了很多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搬到哪儿了?”李天浪急忙问道。

    “在宏运大酒店的地下二层!”

    果然如此。

    在秦宏看来,只有自己的地盘才是最安全的!如果是李天浪,他也会把那些东西搬到暗夜酒吧的地下。

    聊了几句之后,李天浪让花鹰继续监视秦宏。随后,李天浪又给罗林打了一个电话,跟他说了这件事情。

    如果现在带人去抓秦宏的话,应该可以人赃并获。按照华夏律法,秦宏私自窝藏那么多毒品,肯定是要吃一辈子牢饭。但这也还不能一下把秦宏给弄死,因为秦家的势力太大。如果想让秦宏再无反击之力,那就必须连带秦家一举捣毁!只有这样,才能够没有后患。

    秦宏的大哥秦忠真得非常奸猾,秦宏每年给他们进贡几十个亿,但却都只打到黑月帮帮主龙云的账户上。如此一来,最多能够抓到龙云的把柄,而拿秦忠无可奈何。也就是说,龙云其实也是秦忠的一个属下,加上秦忠本身是省委书记,足见秦家势力多么强悍!

    想要彻底扳倒一个省级高官,必须人赃并获,而且他犯的罪要足够大才行。不然,很容易就会被他给洗掉。打蛇就要打死,不能给他反击的机会!

    三天之后。

    李天浪坐在椅子上,继续练习着换牌的技术。经过几天的领悟和练习,他已经可以随心所欲地调换牌了,而且还能够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加上之前秦宏给他的十个亿,他现在已经有资本去北江市的北区地下赌场豪赌一把了。他也想见见这个应东乡究竟什么摸样!

    付琳玲端着一杯冒着淡淡雾气的咖啡娴静地走了进来,脸上依然带着一抹迷人的笑容:“练习地如何了?”

    李天浪没有说话,随手拾起那副牌,对付琳玲说道:“随便抽一张。”

    付琳玲伸出纤纤玉指,抽出了一张,她翻开那张牌,是一张红心10。

    李天浪也随手从那副牌里拾起一张,翻开一看,是草花9。他将那张草花9给付琳玲看了一眼,随后翻了过去,盖在桌上。

    “老板娘,请。”李天浪的脸上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付琳玲去打开那张牌——红心10!她再看看自己手中的那张牌,草花9!

    李天浪这家伙的悟性的确不错,一个换牌之术,居然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掌握地炉火纯青了!

    “老板娘,再随便抽出五张牌!”李天浪将那副牌完整地摆在付琳玲的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五张?李天浪,你想一次变五张?”付琳玲顿时感到很惊讶。

    “不可以吗?”李天浪淡然一笑。

    付琳玲抽出了五张,随后李天浪也抽出了五张。

    短短的几秒钟,付琳玲便是发现自己手中的那五张牌居然全部变成了李天浪抽出的五张。而李天浪的那五张牌,则是付琳玲抽出来的。

    这简直是太精彩了!

    付琳玲没有想到,李天浪的进步如此神速,居然做到了举一反三!就这个操控灵气的娴熟程度和操纵能力,的确可以和付琳玲相提并论了。

    “老板娘,请你打分!”李天浪坐在椅子上,笑呵呵地说道。

    付琳玲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红唇蠕动,闪动着诱惑的光彩。

    “李天浪,你真得让我刮目相看啊!”付琳玲也坐了下来。

    “难道不想以身相许吗?”李天浪放肆地调戏了起来。

    “你真是这样想的吗?”付琳玲挑眉一笑。

    “从第一次看到老板娘,我就想以身相许了!”李天浪这句话倒是实话。

    “你就不怕老娘活吞了你?”付琳玲品了一口咖啡。

    “真想看看你如何活吞我!”李天浪站起身来,朝着付琳玲走去。

    咻!

    付琳玲猛地探出右手,尖锐的爪子宛如利刃一般划来。

    李天浪的右手更快,绕过付琳玲的尖爪,随后一个迂回包抄,将其玉手抓在手里。随后,他右手发力,一把将付琳玲拉入胸怀!

    付琳玲没有想到李天浪居然能够躲开她的攻击,而且力气还这么大,一不留神就倒入了李天浪的怀里。

    “爱妃,今晚就留下来侍寝吧?朕一定会好好爱你的!”李天浪搂着付琳玲的纤纤细腰,得意洋洋地笑道。

    “好啊!”付琳玲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掐住了李天浪的脖子,顿时让他感觉到脖子凉飕飕的。

    这娘们果然不简单啊!

    “老板娘,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脖子被付琳玲抓着,李天浪只能束手就擒。

    “你不是要我侍寝吗?好啊,老娘就来为你侍寝!”付琳玲站了起来,眼眸流转。

    脖子被付琳玲掐住,李天浪不敢动弹,也不敢乱说半句话,只能嘿嘿陪笑道:“老板娘,咱们都这么熟了,有话好说啊!”

    “李天浪,你今晚要是完不成任务,当心你的小弟!”付琳玲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

    我去,这娘们怎么这么狠毒啊?

    “老板娘放心,要是完不成任务,我都无脸回来见你!”李天浪一副信誓旦旦地样子。“老板娘,您今晚早点休息,明天一早,你就会看到十个亿了!”

    “不!老娘改变任务,你要给老娘赢回来五十个亿!”

    “啥?五十个亿?老板娘,你不是开玩笑的吧?”李天浪的下巴吓得掉在了地上。

    “去那儿赌的人当中,秦宏、应东乡、钟天、郑超,个个都是超级富豪!尤其是钟天,他们钟家的资产更是好几百个亿。以你的能力,从他们身上刮下五十个亿完全是小事一桩啊!”付琳玲说着脸上又露出了一抹笑容,也不知道是不是落井下石的坏笑。“明天早上我醒来若是看不到五十亿,你就准备做太监吧!”

    付琳玲扭着水蛇腰,****左摇右摆地欠摸,笑呵呵地走了。

    干,早晚要把这娘们推倒在床上,好好教训一番,不然我就不叫李天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