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品小医仙 > 第80章 :给我打

第80章 :给我打

笔趣阁 www.biquxsw.com,最快更新绝品小医仙最新章节!

    朱媚儿一个人坐在一张又宽又软的床上,心里很是惶恐,精致的脸蛋上游弋着一丝恐惧和害怕。纤纤玉手不断缠绕着,她的思绪很乱,甚至连呼吸都跟着紊乱了起来。

    自从被人强行带上车之后,她的手机便是被强行搜去了,随后便被带到了这里。她到目前为止,都不知道要抓自己的人到底是谁,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抓自己。不过,她可以确定的是,朱勋云现在没事。

    刚刚起身朝门口走去,门口四个负责看守的混混便是拦住了她,随后便是毫不客气地叫她回去。这让她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绑架了一般!

    不知怎么得,她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曾经救过她两次的男生。虽然那个男生嘴巴比较臭,而且还厚颜无耻,但心地还是蛮好的。起码,他不会这样对自己!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嚣张的笑声。

    “好了,这里没你们的事了,下去吧!”猥琐的声音再次响起,让朱媚儿娇躯一颤。因为,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有时都让她做了恶梦!

    她回头一看,门外正好走进来一个戴着眼镜的猥琐男——岳伦!

    “南哥,这次真得是要多谢你了!”岳伦见到了朱媚儿,笑得别提多灿烂了。

    “岳老弟,你这是哪儿的话啊?咱们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再说了,我早就看东区那些杂种不顺眼了,有打击他们的机会,我当然是不会放过了!好了,已经给你带到了,想怎么玩都可以。”郑南傲慢地说道。

    “南哥,改日请你好好吃一顿!”岳伦急忙抱拳,猥琐地笑着。

    “慢慢玩啊!”郑南淡淡地说完,随后便是带着手下走了出去。

    “岳伦,居然是你!”朱媚儿惊讶地看着岳伦,随后眼神里充满了愤怒。秀美的脸蛋因为生气而显得煞白了一下,纤纤玉指掐进手里,指节都泛白了,但朱媚儿却是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媚儿,一直以来,我都是真心爱你的,这你是知道的。若非有李天浪那个小杂种插一杠子,你我早就成一对幸福鸳鸯了。媚儿,你放心,只要你从了我,我保管你这辈子有花不完的钱!”岳伦一边猥琐地笑着,一边朝朱媚儿走去。

    “呸!岳伦,你这禽兽,猪狗不如的畜生!我朱媚儿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意的!”朱媚儿气急败坏地骂道。

    “对,我是禽兽,我是畜生,那我就干点畜生的事情。”岳伦冷哼了一声,随即如饿狼一般朝朱媚儿扑了过去。

    朱媚儿躲闪开来,然后朝门口跑去。

    岳伦猛地转身,一把抓住了她纤弱的胳膊,随即猛地一拉,将朱媚儿扔到了床上。朱媚儿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岂是岳伦的对手?

    摔倒在床上的朱媚儿见岳伦又朝自己扑了过来,随即双手弯曲,猛地朝他蹬去。岳伦的胸口被踢中,吃痛地站起了身。

    “妈的,臭娘们,居然敢踢老子!好,老子今天要是不干了你,老子跟你姓!”岳伦恼羞成怒地骂了一句,随后再次扑了上去。

    朱媚儿竭力挣扎,但岳伦的力气比她要大,她没办法挣脱。尽管如此,她依然在竭尽全力地挣扎,誓死不让岳伦得逞。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骚乱的声音。随即,李天浪的声音便是传来了:“媚儿!”

    朱媚儿闻言,原本绝望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轮暖阳,一种空前的激动自心底蔓延,随后迅猛地传遍全身。在危难之际,还是这个男人能够救自己!

    “李天浪,救我!”朱媚儿哭号了起来。

    “郑南,放了朱媚儿!”李天浪听到了朱媚儿细微的声音,额上青筋暴起,陡然暴喝道。

    郑南悠然自得地坐在太师椅上,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吐出眼圈,不屑地说道:“李天浪,你叫老子放人,老子就放人?你他妈算老几啊?”

    顿时,郭战、邹煌等人极为愤慨地往前走了一步。同时,郑南旁边的人也是往前走了一步,瞬间,气氛充满了火药味!只需要一颗火星,便可点燃这几十号人。

    “郑南,别以为你是秦穹的手下,老子就怕你?老子连秦穹都不放在眼里,你他妈在老子眼里就是一坨屎!老子再说最后一遍:放了朱媚儿!”李天浪拳头紧握,指节间已经泛白,暴怒地恍如一头雄狮,声音里带着滚滚愤怒。顿时,一股强烈的杀气席卷了开来,惊得郑南也是心底一阵惊骇。

    郑南猛地将烟头扔在地上,大骂道:“李天浪,这里是南区,是老子的地盘!你他妈居然敢跟老子这么说话,就算你是东区老大,老子照样砍你!”

    “老大,打吧!这杂碎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邹煌的怒火已经涨到了胸口,很想发泄出来。

    “老大,干他狗日的!”郭战也是沉不住气了。本来他是觉得应该暂时隐忍,等以后东区强大了再来报仇的。可如今郑南羞辱李天浪,那就是在羞辱整个东区,他岂能容忍?

    “老大,打吧!”李天浪带来的那三十号兄弟义愤填膺地喊道,气势恍如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和一般的混混截然不同。顿时,郑南包括他的手下也是吓坏了,这还是以前那些东区的人吗?

    “哼!你们以为今天你们还走得出去吗?”郑南的话音刚落,从四处又钻出了几十个南区的人,顿时把他们层层包围了起来。

    “李天浪,救我!”朱媚儿的声音带着一丝悲戚和渴求,深深地刺痛了李天浪的心。

    “弟兄们,干!”李天浪陡然一喝,随即奔入闪电地冲向了郑南。擒贼先擒王,这是自古以来的真理!

    伴随李天浪的一声令下,郭战和邹煌带着各自的人朝着四周的敌人冲杀了过去。东区的兄弟们早就憋坏了,这么多年了,他们没有少受南区的气。尤其是郑南,他多次带人欺辱东区,还打伤了不少东区的兄弟。

    “做了他们!”郑南也不是吃素的,猛地一声令下。随即,他身边的八十多号人也是冲了过去,小小的酒吧里汇聚了上百号人,倒也显得有些拥挤。

    瞬间,瓶子破碎声、桌子倒塌声、人员哀嚎声、痛叫声声声入耳!李天浪拳头紧握,一拳朝着郑南的脸打去。

    郑南也的确不是等闲之辈,迅猛地躲开,随后一个侧踢朝着李天浪的肚子而去。李天浪急忙将左手竖在胸口,挡住了郑南的侧踢。

    郑南的左脚踢在了李天浪的左手上,仿佛踹在了钢板上一样,骨头处传来丝丝钻心的痛楚。疼得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李天浪抓住机会,一拳打在了郑南的右脸上,顺势将其打飞。

    “嘭!”郑南猛地撞在了墙上,随后两颗牙混杂着鲜血从嘴里蹦了出来。

    “抓起来!”李天浪冷喝一声,随即循着朱媚儿的哭喊声,朝楼上跑去。郭战和邹煌立马退了回来,立刻将郑南擒住。刚到三楼,李天浪便是看到朱媚儿被岳伦压在了身下,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烂了不少。

    岳伦听到声响,回头一看,正好见到李天浪朝他杀来。他看到李天浪瞪大双目,犹如死神一般,眼神里充满了滚滚杀意,正凶狠地朝他奔来。

    岳伦吓得腿肚子一软,面色苍白地瘫倒在了地上。朱媚儿急忙爬起来,赶紧躲到了一边!

    “去死!”李天浪疾步奔了过来,随即一脚踢在了岳伦的脸上,顿时将其下巴踢变了形。岳伦的身体猛地朝侧后飞去,脑袋撞在了墙上,撞出了一个小笼包一样的大包,昏了过去。

    李天浪看都没有看这个杂碎,朝着朱媚儿跑去,然后脱下自己的衣服包裹住了她。

    朱媚儿吓坏了,痛苦着拥入了李天浪的怀抱当中,然后放声大哭。刚才她的确是非常害怕,那种恐惧感让她久久不能忘怀,一段时间之内肯定会如梦魇一般缠着她的。

    李天浪抱着朱媚儿,安慰道:“媚儿,有我在,没事了。”

    “呜呜……”朱媚儿颤抖着娇躯,不断哭号着。这次要不是李天浪急忙赶到的话,她肯定会遭到岳伦的侵犯,后果不堪设想。

    哭了好几分钟,朱媚儿方才止住了哭声,但还在抽泣。

    这时候,邹煌跑了上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看什么看,滚下去!”李天浪没好气地训道。

    邹煌嘿嘿一笑,然后识趣地下楼去了。

    “好了,不哭了啊!再哭就不漂亮了。”李天浪一边给朱媚儿擦着眼泪,一边安慰道。

    “噗嗤……”朱媚儿破涕为笑,随后打了李天浪一下。

    “哎呀!女侠,我错了,请你手下留情啊!”李天浪假装很疼的样子,倒在地上,急忙求饶道。

    “呵呵!”朱媚儿忍不住一笑。

    “媚儿,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了!”李天浪回到朱媚儿的身边,认真地说道。朱媚儿见李天浪目光真挚,非常真诚,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这是感动的泪水。

    “哎呀,美女,笑一笑嘛!”李天浪见朱媚儿又哭了,急忙无语道。他最看不惯女孩哭了,哭得他心里乱糟糟的,像是有千万只老鼠在自己的身上爬一样,非常难受。见朱媚儿还没有笑,李天浪急忙做了一鬼脸,把自己的鼻子往上翻,耳朵往两边一拉,一张猪头脸便是出现在了朱媚儿的眼前。

    “呵呵!”朱媚儿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