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陆家小媳妇 > 222|番外八

222|番外八

笔趣阁 www.biquxsw.com,最快更新陆家小媳妇 !

    吴明举回来后,素月悄悄跟他说了徐沐提亲的事。

    吴明举听了,看看妻子,欲言又止。

    素月知道他要说什么,无非是徐沐人好,昭昭嫁给他挺好的,劝她别太把当年的事放在心上,过去那么久了,大家早认定昭昭是吴家的骨血了。可万一呢?素月生了四个孩子,但她最疼女儿,与孩子父亲是谁没关系,因为女儿有危险,她不得不多操心些。

    “你去劝昭昭吧,她听你的。”

    拒绝了徐沐,马上又要伤女儿的心,素月胸口也不好受。

    吴明举一看妻子难过了,再不敢多劝,叹息一声,去找女儿,当然没有提及徐沐,只说泰安生意忙,明天必须回去了。

    “那爹爹自己回去,我娘我们在京城住着,爹爹忙完再回来。”昭昭嘟嘴撒娇。

    “不行,京城有人居心叵测,我不放心。”吴明举受不了女儿撒娇,怕多说自己会妥协,沉着脸站了起来,“就这样定了,你们几个帮姑娘收拾东西,明早出发。”扫了眼屋里的两个大丫鬟,吴明举快步离去。

    昭昭追了两步,慢慢又停了下来,落寞垂眸。

    都怪他不来提亲,他早点来,爹爹娘亲就不会急着走了。

    怨徐沐,夜里昭昭睡不着,也有点怪自己,明知道他傻,为何要捉弄他?

    翌日吴家一行人离京。

    凝香领着孩子们去送了,昭昭没看到徐沐,眼里的光彩瞬间衰败下来,上了马车,她悄悄地往外张望,却始终没有看到徐沐的身影。昭昭难过极了,不懂徐沐是误会她不喜欢他,放弃了,还是徐沐其实也不是非她不可。

    想到背着她走过长长寺院小路的男人,昭昭有点想哭。

    素月在旁边瞧着,见女儿明明很难过却还要装成与平时一样,心疼死了,可女儿与徐沐真的不合适,所以她昨晚就跟徐沐说了,让他今日不必过来。既然没有结果,长痛不如短痛。

    几辆马车越走越远。

    徐沐骑马隐藏在城外一处小树林中,望着缓缓远去的马车,失魂落魄。

    ~

    今年冬天来得特别早,十月中旬,下了一场大雪。

    下朝后,萧珞叫上萧南、徐沐,一起回了崇政殿。

    “徐沐,朕最近怎么看你好像不太高兴?”萧珞坐在暖榻上,端着茶碗,闲聊般地道,“是不是看太子成亲了,你当舅舅的还没有说亲,着急了?你姐姐姐夫也是,怎么不帮你张罗张罗,不如朕替你赐门好亲事?”

    听闻此言,萧南古怪地看了一眼父皇,不懂他怎么突然想当媒人了。

    徐沐强颜欢笑,低头道:“皇上错怪我姐姐姐夫了,他们一直催我,是我还没想安定下来。”

    萧珞点点头,让他下去了。

    徐沐走后,萧珞盘腿坐到榻上,示意儿子坐到矮桌对面,要与儿子对弈。

    父子经常下棋,萧南倒也没有多想。

    棋局走到一半,萧珞对着棋盘问儿子:“徐沐最近郁郁寡欢,你知道为何吗?”

    萧南心中一动。

    徐沐不高兴,他当然看出来了,他问过,果儿问过,两人去侯府做客时也跟养母打听过,可谁都不知道徐沐的心事。父皇突然提起这茬,莫非知道内情?

    萧南看向对面的父皇,低声道:“请父皇提点。”

    儿子一点就透,萧珞颔首,一边下棋,一边将他知道的告诉儿子。昭昭身边一个大丫鬟便是他的安插.进去的暗卫,徐沐与昭昭的事,暗卫只是猜测,没有确凿的证据,但看昭昭走后徐沐的表现,萧珞能猜的出来。

    那个素月确实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样的生活更适合女儿,而不是盲目地贪图荣华富贵。

    萧南皱眉,“父皇,吴氏安分守已,如果她有报复之心,定会撮合昭昭与徐沐……”

    “朕知道。”萧珞抬起头,回视儿子,“经过此事,朕确信吴氏不会再节外生枝了,现在告诉你,就是给你机会施恩徐沐,你不计前嫌成全他与昭昭的婚事,他会感激你,同时他也会明白,咱们皇家的人无事不知,算是给他一个警醒,免得他以后恃宠生娇,走错路。”

    他提拔陆家是为了儿子着想,但这么多年下来,亲眼目睹儿子对陆家的看重,萧珞不得不警示儿子一下,再怎么看重陆家,君就是君,臣就是臣。

    萧南沉默,良久之后,起身道,“父皇放心,儿臣懂了。”

    萧珞满意地笑了。

    萧南回了东宫,让人去请徐沐过来。

    “太子找我?”两刻钟后,徐沐来了,身形依然高大,人却瘦了一圈。

    书房只有他们两人,萧南也不与他绕弯子,坐在书桌前,冷冷地看着他,“昭昭十五了,舅舅却一点都不着急,是不是宁可她嫁给旁人,也不想冒着会害了她的危险告诉我实情,请我帮你达成心愿?”

    徐沐如遭雷击,难以置信地看向他。

    萧南垂眸看书,神色冰冷,这也是他第一次对徐沐露出这种拒人于千里的样子。

    徐沐瞅瞅他,心里七上八下的,素月娘俩犯的算是欺君之罪,他虽然与萧南亲近,却知道伴君如伴虎,不敢感情用事,万一连累素月昭昭,他死了都无法弥补她们,诚如萧南所说,他甚至已经决定放弃了。

    但现在萧南知道了。

    徐沐惶恐,他跪了下去,“太子,昭昭跟果儿情同姐妹,求你看在果儿的份上,放过她们娘俩,行吗?”

    萧南脸色更加难看,盯着他讽刺问道:“原来在你心里,我是那种无情无义之人,连儿时玩伴、妻子姐妹、舅舅的心上人也能治罪?”

    徐沐总算琢磨过味儿来了,大喜过望,“你不怪罪她们?”

    萧南直接将手里的书朝他丢了过去,铁青着脸往外走。

    是,他早不喊徐沐舅舅了,但就像他不喊养父父亲一样,他心里依然将徐沐当舅舅看,不喊他舅舅,主要是因为两人年龄相近,他喊不出口,可徐沐倒好,真把他当太子看,这样大的事情都不告诉他。

    “太子,你别走啊!”徐沐追了上去,想求个准话。

    萧南不理会,越走越快。

    徐沐急得不行,忽然想到萧南刚刚的讽刺,那会儿萧南可是喊他舅舅了。

    这一次,徐沐是真的明白了,几个箭步冲了上去,抱住萧南肩膀往回转,笑着揉他脑袋:“好阿南,是舅舅小心眼了,行了,既然你不反对我娶昭昭当你舅母,明天给我一天假?”

    “滚!”萧南不满他摸他脑袋,沉着脸喝道。

    徐沐哈哈大笑,狠狠抱了他一下,松开前低头在他耳边道:“谢了,我的好外甥。”

    说完兴奋地往外奔,他现在就要回泰安,去吴家提亲。

    萧南走到书房门口,望着狂奔而去的伙伴兼舅舅,忽然有些怀念小时候。

    有些人,只能是君臣,有些人,他宁可不当君,也要他们做亲人。

    ~

    泰安府,吴家,昭昭百无聊赖地靠在暖榻上,做什么都没兴致。

    徐沐那块儿死木头,真的放弃了吗?

    她再等他两个月,年前他再不出现,她就不等了,另挑一个男人嫁了。

    “姑娘,姑娘,舅老爷来了!”

    她的大丫鬟突然跑了过来,兴奋地道。

    昭昭眼睛一亮,放下书就要下去,身子起到一半,重新躺下,假装问道:“哪个舅老爷啊?”

    “姑娘真会开玩笑,您不就一个舅舅吗?”丫鬟笑嘻嘻地道。

    昭昭瞪她一眼,到底想念了,也好奇想知道徐沐这次来究竟是为了什么,穿好鞋,不许丫鬟跟着,她自己偷偷去了前院,谁料拐过走廊,正好看到徐沐从堂屋跨出来。她看到他了,徐沐也看到了她,惊喜地愣在那里,只呆呆地望着她。

    巴巴地赶过来却被他逮个正着,昭昭又羞又恼,扭头就走。

    徐沐回神,日思夜想的人就在前面,哪肯让她跑,大步追了上去。

    “你挡在我前面做什么?让开。”昭昭瞪着拦在身前的男人,生气地道。

    “我来提亲的。”徐沐气喘吁吁,追她不累,从京城赶过来马不停蹄,累。

    “提也白提,我才不会嫁你。”昭昭恼他来的太晚,害她难过太久,虽然心窃喜,还是呛他道。

    徐沐这次却没有着急,颇有几分小人得志般看着她笑,“你娘已经答应我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昭昭,你不嫁也得嫁。”

    “我娘,她答应了?”昭昭太过震撼,徐沐才来多久啊,这么快母亲就答应了?父亲做生意还没回来,母亲真的那么喜欢徐沐,连假装跟父亲商量都不商量?

    徐沐点头,无比满足地望着她。

    她不懂这门婚事得来不易,徐沐也不想她懂,他要她永远都开开心心的,安心做他徐家的媳妇。

    有了萧南的同意,素月也答应了,徐沐与昭昭的婚事办得十分顺利。徐沐在京城一直都有宅子,只是他习惯住在姐夫家里,如今要成亲了,徐沐终于搬回了自己的宅子,命人重新修缮了一番,次年四月,迎娶昭昭过门。

    女儿出嫁了,素月由吴明举陪着,去了郊外一处荒郊野地。

    那里立着一处衣冠冢,墓碑上没有任何字迹。

    素月跪在墓碑前,一叠一叠地烧纸,清风卷走袅袅灰烟,往天空里飘,素月仰起头,视线追随着最顶端的那缕青烟,红唇轻轻翕动。

    世子,女儿平平安安地长大了,嫁给了一个真心喜欢她的好男人,愿你在天有灵,保佑女儿一世顺遂,也愿你早日转世投胎,重享富贵如意,长命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