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后试爱 > 第173章 被采访(1)

第173章 被采访(1)

作者:紫烟飘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这是恐吓我吗?”显然这个记者也不简单,在微微一愣之后,高高抬起下颚,盛气凌人的反问。

    “你这话就严重了,我不过在说一个事实而已,作为一名记者,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是要实事求是,不是吗?在做某件事情之前,最应该做的难道不是要先弄清楚事实的真相,而不是捕风捉影,不是吗?”安然不卑不亢微微一笑,举止之间透着一种从容不迫气势。

    “捕风捉影吗?”那名记者成竹在胸的一笑,回头看了一眼被隔在人群之外的宋子平与魏桂兰,高声说道:“这些事情,可是你亲生父母说的,就算我对事实不了解,难道他们也在撒谎不成?如果不是对自己孩子实在太过失望,有哪个做父母的会无缘无故冤枉自己的女儿的?”

    今天他可是做好了十足准备来的,这对夫妻可是说过,只要他能把今天的事情圆满完成就会给他一大笔钱,当了这么久被人嗤之以鼻的三流记者,他早就看够了别人脸色,只要有了这笔钱,他就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对啊,安然,要不是你这次做得太过我们也不会来揭穿你,为了这件事,你爸爸可是伤透了心啊,这些年来,家里也没少给你钱啊,好歹我们宋家也是大户人家,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呢?”仿佛为了证明记者的话一般,在外围的魏桂兰也插话进来,那化了浓妆的脸满是黯然,而他旁边的宋子平则是一直沉默,什么话也没说,但在众多有心人眼里反而好像是痛心疾首一般。

    看着那两个装模作样的人,安然对这话的有些嗤之以鼻。

    作为父母的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对自己女儿?是啊,天下有哪个父母会这样做,可面前的这两位偏偏就是会。

    “阿姨,您这话从何而来?宋家给过我钱吗?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在我的记忆中,我可不记得你们曾经给过我一分钱。”安然冷眼看着继续演戏的魏桂兰,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演戏谁不会?这些年来,这样的场面她经历的太多,无非就是扭曲事实,栽赃嫁祸而已,以前她不反击,还真当她什么永远也不会反击吗?

    “宋小姐,你这话是否太过伤人了,哪有人叫自己的母亲阿姨的?你这样也太大逆不道了吧?”一听到安然的话,刚才那个记者再次毫不客气说道,言语之间刻意不提安然后面所说的事实,反而紧抓住安然对魏桂兰的称呼不放。

    “呵呵”安然不怒反笑,这个记者也太不敬业了吧,没搞清楚他们的关系就敢上来狂吠?眼睛上下打量这个记者一番,眉头一挑嘲讽的问道:“你知道那么多的事实,难道不知道她不是我的亲生母亲,而是我的后妈吗?”

    后妈二字,安然咬的格外重,任谁也能听出里面别样的意味。

    听到安然别有深意的话,其他的记者面面相窥,立刻不再言语,目光一起狐疑的看向刚才的发言的记者,今天的事情可是他叫他们来的,原本他们就有些踌躇,毕竟省委书记可不是他们能惹的,再加上他头顶上那个‘明’字,那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惹的,于是万众一心立刻决定隔岸观虎斗,不再掺合到其中。

    “这。这是你们家的事情,我怎么知道。”被安然堵得语结,再被同僚们一起注目,那个记者的脸色微变,但还是梗着脖子反驳着。

    作为记者,他第一次被自己采访的人问得哑口无言,看来这昧心的钱不好挣啊。

    “可我却觉得你很了解啊,要不然怎么会知道连我都不知道事情呢?”冷眼扫过脸红脖子粗的记者,安然将目光转向人群之外的魏桂兰“您说对吗?阿……姨。”

    虽然这些记者很可恶,但她知道,始作俑者还是魏桂兰,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她对宋子平这个父亲袒护,而是她太了解宋子平的为人,他是那种万事特别小心的人,怎么可能想出这种不入流的方法对付她?再说,他一向清高,从来不屑与上这种八卦新闻,更何况还是家庭丑闻呢?只是,让她不明白的是,一向小心谨慎的宋子平,今天怎么会让魏桂兰弄出的这种事情呢,他一向很在乎自己名声的不是吗?

    “我怎么知道?”一听到安然的话,魏桂兰立刻一瞪眼语气不善的反驳,后来才发觉自己的语气好像有些刺耳了,又连忙放低了声音说道:“你做的那些事情全世界都知道,别人知道也不足为奇啊。”

    “我做的事情?我做的什么事情?”看到她微微有些尴尬的样子,安然突然向前一步,一脸正经的再次问道。

    她倒要看看魏桂兰还能编出什么故事来。

    “骗钱,骗婚,不尊重父母,不友爱姐妹。”魏桂兰几乎在安然的问话刚出口时就立刻回道。

    这些说辞她可是早就准备好了的,要造谣就要编个故事,故事内容她也早已经编好了。

    “骗谁的钱?骗谁的婚?哪个举动不尊重父母?什么时候友爱姐妹?”

    “骗男人的钱,骗省委书记的婚,结婚这种大事都不通知父母,自然就是不尊重,抢妹妹的男友当然更不能算是友爱姐妹了。”

    安然问得溜,魏桂兰的回答的也很溜,一番又大又文下来,倒是谁也没占了上风。

    看来,她今天来做了不少准备啊。

    安然眯眼的看着这个成竹在胸的女人,深吸一口气再次连珠崩炮的问道:“我骗哪个男人的钱?姓什么,叫什么,是胖是瘦是高是矮,什么学历,什么工作,家住何处,父母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