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890章,上紧箍咒

第890章,上紧箍咒

笔趣阁 www.biquxsw.com,最快更新重生大时代之1993 !

    「我…」

    「但是…「

    张宣语塞。

    他承认,这话很有道理,可心头还是那个哇凉哇凉啊!

    见他说不出话,阮秀琴讲∶「前两天你去了邵市,我发现双伶这闺女时不时在书房坐着发呆,妈当时就明白,你去找希捷的事情应该是没瞒得过去。」

    话到这,阮秀琴语重心长地道∶「堵不如疏,既然你不打算对希捷放手,那还不如趁现在让双伶心里有个准备,总比到时候你们结婚了,爆出你在外面这也一个女人、那也一个女人的好。

    而且…,

    而且现在让双伶知道希捷是最好的时机,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她和米见不一定接受得了。」

    张宣装傻充愣「关米见什么事?」

    阮秀琴压低声音问「满崽,你跟妈说句实话,这次米见和双伶见面,是你喊她们过来的,还是两人自己约好的?」

    张宣无力地说「现在这个情况,我哪会轻易喊她们俩到一起见面,是她们自己约好的。」

    阮秀琴轻拍手「那就对了,妈前几天从双伶口中得知米见那闺女要过来时,就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两人可能会闹矛盾。

    为此,那个晚上我一宿没睡。

    后来我在电视里看到打日本鬼子的连续剧时就在想,日本鬼子让我们国家的人放下仇恨一致对外,那要是让双伶、米见知道希捷和文慧有威胁的话,会不会有所收敛?不会闹得那么僵?会不会有个度?」

    张宣嘴皮子抽抽,真是服了∶「您还搁这用上兵法了,还会转移矛盾了,就不怕万一矛盾没转移成功,一把火把您宝贝儿子烧没了?」

    阮秀琴温温笑说「那不会。米见那闺女妈不是特别了解,不敢百分百下结论,但双伶肯定不会。

    妈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饭还多,双伶心里装的都是你,只要我们娘俩对她好,肯定是我们老张家的人,跑不了的,这点妈是不会看错了的。」

    张宣无语「哦哟,合着照您这意思,米见跑了就跑了,你不心疼?」

    阮秀琴反问「你这情况,人姑娘要是不愿意,你难道还能强留不成?」

    张宣无言以对。

    米见他是打死也不会放手的。

    但其她女人,要是人家不愿意,还真的没法强留。毕竟这种事情讲究一个你情我愿才能舒服,才能长长久久。

    阮秀琴面露担心「你对米见有没有信心?」

    张宣忒神棍地说「她都来了,怎么会没信心?」

    阮秀琴所有所思地点点头,这倒也是,要是米见那姑娘心里没装着自己满崽,那这个情况下就压根不会过来。

    这般想着,她心软了,她心疼了,太委屈这闺女了。

    那莉莉丝也是,哎...

    在沙发上唉声叹气一小阵,这个时候阮秀琴倒也没去责怪这个儿子,而是关心问∶「她们三个今晚没闹起来吧?「

    「现在还没有。「说实在的,提起这事,他就有些脑壳疼。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阮秀琴小声嘟囔两句,继续讲∶「其实啊,那天晚上的老鼠是妈故意放进卧室里的。」

    张宣听晕了,下意识问∶「老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阮秀琴絮叨「你姐的三个孩子经常在家里玩,我没敢下药药老鼠,家里的老鼠比较多,二楼楼梯门只要不及时关,晚上就会进到各房间里来。」

    张宣蹙眉「您就不怕把几十万的家具弄坏咯?不怕老鼠进我书房?」

    阮秀琴说「你书房妈特意关了的,门底下还放了一块铁皮,老鼠没地方下嘴,至于家具,是家

    具重要?还是米见和希捷重要?」

    这话没毛病。

    家具哪能跟她们比呢,这个世界上都没有东西能跟她们比。

    再说了,自己挣了这么多钱,不就是用来花的嘛,老鼠啃了一套,再买一套就是。

    不,要是能解决问题,今后买两套、三套放家里让老鼠咬着玩,真他娘的,就是这么的财大气粗。

    张宣操揉眉心,缓了缓心绪道∶「行吧,希望您这兵法有效,米见要吃冬笋腊肉,我去张罗了啊,先挂了。」

    「等下。「

    阮秀琴喊住他,问「又下大雪了,你们明天上不上来?「

    张宣说「明天静伶姐要从长市回来,下面歇不了那么多人,我们打算上来吃中饭。」

    「诶,妈知道了,明天喊你姐下来帮忙。」

    阮秀琴听得松了一口气,她就怕艾青瞧出什么破绽,然后闹得不可开交,快要过年了,那样大家都不好。

    张宣哪里不懂亲妈的意思呢,他就是为了防一手,所以才打算明天回去,下多大雪都要走回去。

    收好手机,张宣从外面走廊回到客厅时,还特意轻手轻脚走到卧室门旁听了听墙根,听到里面没吵起来才真正安了心。

    下到一楼,四人还在打牌,一边出牌一边争论,很是热闹。

    张宣凑过去问「等会吃夜宵,你们要不要喝酒?喝红酒还是烧酒?」

    对这事,陈日升最积极∶「喝个狗屁的红酒,是男人就要喝烧酒。

    张宣我跟你讲,我现在酒量飞升,今晚一定把你灌醉。」

    莉莉丝这酒虫跟着搭话「烧酒吧,红酒喝多了也就那么回事,还是烧酒好喝,今晚你们都是我的菜。」

    张宣爽快道「成啊,今晚舍命陪君子,那我去烫两壶烧酒。」

    这年头农村烫烧酒一般是用打吊针的盐水瓶子装好酒,然后放温水里面,过个几分钟酒就热了。

    来到后院厨房,张宣先是从屋角落里找出冬笋,挑了几根大的剥去外皮笋衣,然后拿到杜克栋跟前说∶

    「爸,双伶她们想吃冬笋腊肉。」

    难得特别提出一个菜,杜克栋高兴地说∶「行,你把笋洗干净放砧板上。」

    洗干净笋,张宣没走,拿把菜刀就磨着磨着切了起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每次切菜做菜,他脑子里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个身影。

    文慧,张宣在心头念叨一下,都好久没见过了,不知道她如今过得怎么样?

    还有双伶和米见,今晚这么和谐,不会是真的应了自己几个月前的猜测∶两人联手对付文慧吧?给自己上紧箍咒吧?

    &∶今天下午感觉舒服了些,明天试着努力恢复更新,最近对不住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