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种仙纪 > 四十二 猫妖的赌约

四十二 猫妖的赌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微风拂动,一股异常气息在仲杳背后凝结,正是熟悉的神力之气,仲至正来了。

    “上神容禀……”

    仲至正恭谨的报告,仲杳头也不回,目光飘浮的听着。紫萝没看到却有感应,缩到一边乖巧的不说话。

    仲杳听完嗯了声,仲至正消失。小猫妖毫无所觉,还趴在地上,用挑衅的眼神瞪着他。

    “我们不会逃的……”

    仲杳跟她说起正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头狼妖在哪里?

    涂黑托着下巴晃着小腿,尾巴晃得像风中摆柳:“想去送死我也不拦着你,把神印还来就告诉你。”

    仲杳顺着她的话说:“就算曾经是你的,你哪会知道那是神印,只是当做好玩的东西收藏而已,应该不只那一块吧?”

    涂黑扬起眉毛:“你咋知道?”

    又赶紧掩饰:“我是说你知道个啥,不告诉你!”

    这只小猫妖智商成迷,在机灵与萌蠢间横跳,让仲杳暗笑不已,随口套话居然成功了。

    涂糊说过,那块陶片可能是某件灵器其中一块,被以前的山神拿来做了神印。如果能找到剩下的,跟现在的土地神印拼在一起,就能提升土地神力,土地结界自然也就更强了。

    “要不这样,我们赌一把。”

    仲杳趁胜追击,引诱道:“就赌那头狼妖的下落,我说得对,你再给我一块,我说错了,就把我的还你。”

    涂黑咧嘴,露出编贝细齿,两对尖尖虎牙倒是很有威慑力。

    她鄙夷的道:“你当我三岁小孩啊?你随便说个东南西北那也算赢,我爹说过,赌博这事,谁开盘谁就是骗子!”

    仲杳用眼神止住紫萝,一听还有神印,紫萝自然想把这猫妖擒下来搜身。

    他很大度的道:“不赌也无妨,狼妖就在北面六里外的山谷里。”

    涂黑一愣,尾巴都僵住了:“你、你真的知道!”

    那不废话吗?

    那头狼妖已经踏入土地结界的范围,仲至正本职就是巡曹,不需动用土地的神力,就看得一清二楚,刚才就是在向仲杳禀报。

    仲杳继续说:“那家伙手下有四头小妖,七八十只林狼,正在开烧烤大会。狼妖自己吃饱了,缩在山洞里睡觉,对吗?”

    涂黑耳朵跟尾巴都耷拉下来,讷讷的道:“这、这我就不知道了,数目倒是差不多。”

    仲杳起身说:“虽然你带来的消息没用,还是很感谢你。”

    他可没忘记涂黑的信使身份:“你这就回去跟你爹说,还没说动其他妖怪也不要紧,等明天一早去山谷看狼妖的下场,那时候就有说服力了。”

    猫耳猫尾骤然竖起,涂黑瞪圆了猫眼:“你要迎战?”

    仲杳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不是迎战,是偷袭,把他们一网打尽。”

    涂黑回过神,瘪嘴道:“你就胡吹吧,我看你最多也就是个筑基先天,炼气都没到,连那家伙的兄弟都打不过,还说什么一网打尽。”

    仲杳向她伸过去小指:“一网打尽是夸口了些,干掉狼妖该没问题,要赌么?”

    紫萝扭眉毛抽嘴角,她哪看不出仲杳的用心,一时只觉幸灾乐祸。

    涂黑一双猫眼骨碌碌转了几圈,咬着牙伸出小指:“赌了!”

    两人小指勾在一起,赌约成立,借着力涂黑跳起来,哼道:“你输了我可不会救你,最多帮你跟穆金牙说句好话,留你全尸,好从你身上拿回我的宝贝!”

    仲杳点点头,伸手到紫萝头上,紫萝还没反应过来,温热舒爽的气息就涌入体内,不由自主的放出神念,与那股气息交织缠绕。

    于是她一翻白眼,身体抖了起来,嘴里断断续续不成语:“混、混蛋……”

    片刻后仲杳放开手,只觉得神清气爽,至少又能吃上十斤土了。

    紫萝呼哧呼哧喘着大气,投来杀人般的目光,仲杳没理会,从桌子上拿起一柄竹剑,切换到丹田气海,运起清风洗灵功。

    木系真气转瞬走过经脉,完成周天,再是反周天,内外两层劲气在衣衫内鼓荡,像有蟒蛇绕身。

    经脉中空灵澄清,感应到一缕细微热流自气海渗入经脉,游走其间,顿时只觉这缕热流才是自我,身体恍如外物,污浊而沉重。

    等这缕热流走遍手足四经,脱指而出,引得竹剑微微震颤,泛起稀薄莹绿,涂黑晒然:“我没看错吧,就是个先天,还好意思炫耀,我爹可是炼气八层的胎息境界!”

    这是仲杳之前练到的境界,还是为了探查山神庙临时练上来的。

    现在他决心迎敌,境界就该升一升了。

    让后天真气完成正反周天,靠真气对流凝结出一缕先天灵气,这就是筑基九层的先天境界。

    这缕先天灵气来自凡人肉身,相当于本身真元,一旦折损,就会元气大伤。再将先天灵气引至体外,自如掌控,就修行到了筑基圆满,也即十层境界,可以冲击炼气了。

    “好吧,少算了一层,只是圆满而已。”

    见仲杳吐出这缕浓稠清光,如水般游走在竹剑表面,又吞回体内,反复数次,涂黑的鄙夷消散大半,嘴里却还不服:“总还是没到炼气,说什么救了我爹,真不知当时占了什么便宜。”

    仲杳继续催动丹田气海,让那缕清光透入竹剑。

    喇喇细声中,竹剑丝丝崩裂,到最后只剩几根发丝般纤细的竹丝。

    这些竹丝泛着莹莹绿光,宛如翠玉,是竹剑中最为坚韧的部分,容留着极为稀薄的一点先天灵气,才堪堪承受住仲杳的先天灵气。

    仲杳衣衫猎猎,丹田气海已催动到极限,牵引着先天灵气回体。

    竹丝一点点褪色,最终啪啪炸成竹屑,其中蕴含的灵气大半散逸,只余一小点被仲杳的灵气带回体内。

    房间仿佛振荡了一下,紫萝和涂黑都恍惚了片刻,等神识稳住,只觉房间内拂过清新之气,刮得肌肤生疼,却又无比清爽。

    仲杳眼中精光闪烁,缓缓吐出浊气。

    就在一口气之间,内外两股先天灵气落入气海,掀起惊涛骇浪。经络气脉被冲刷得游动挪移,各处穴窍也在变位,恍若粉身裂骨的疼痛刚刚涌起,就被骤然拓展的又一处气海吸走。

    这是膻中气海,步入炼气才会拓出。

    果然如仲杳所料,他的九土转德经吃到二转,寻常功法便能修行到炼气。

    此刻丹田气海与膻中气海上下对应,真气在经络气脉中的游走完全不同了。筑基时就如潺潺溪流,此刻却如湍急沟渠。

    最关键的是,到了炼气,只要灵基在身,就能维持先天循环,以先天灵气施展各类术法。

    不过在摩夷洲里,灵基珍稀,除非是生死关头,一般情况下修士都不会动用先天灵气,只以后天真气搏杀。

    仲杳探手又摄起一柄竹剑,牵引灵气入剑,尝试牵出灵气,竹剑却比上次还要干脆,直接蓬的一下炸裂。

    除非找到足以承载自身灵气的好剑,否则是没办法用出灵气剑招了。

    仲杳遗憾的道:“先就这样吧……”

    角落里,小猫妖忽然怯怯的道:“那个……我们的赌约,能改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