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君见笑了 > 第53章 归墟之地,八万鬼师(3)

第53章 归墟之地,八万鬼师(3)

作者:霜华月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血光。

    伸手不见五指的血光。

    传送落地,百苓只有这么一个感觉。仿佛眼前是一个血光的世界,到处充斥着无尽的殷红。

    哗啪——哗啪——

    然后耳边听到了海浪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层层潺潺,近在咫尺。

    鼻子也闻到了大海的气息,带着一点粘稠的腥味,还带有一点甜腻,是血腥味。

    从海里传来的血腥味。

    视觉逐渐适应了周围刺眼的血光,百苓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被传送到了一个礁石岛上。

    礁石岛不大,四面都是海,一波波海浪撞在礁石上,溅起无休止的涟漪。海水是红色的,比血的颜色还要艳上几分,冲在礁石上,却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四周也没有血光,而是红蒙蒙的血雾,轻纱般地笼在海上,放眼望去,不见尽头。

    哗啪——

    又一个海浪扑至脚边。

    百苓终于回过神,放开神识,却发现自己的念力犹如陷入了棉花一样,怎么都无法穿透那些轻烟缭绕的血雾。

    这个地方有古怪。

    她从怀中掏出一张千里符,念咒掐诀,试图离开这里。

    然而,手中的符咒毫无反应。

    她又试着催动神力,进入青鸟阵传音筒。

    念力同样被阻断。

    果然有古怪。

    就在这时,忽然上空传来一声狮吼,血雾稍散。破开的白光之中,一个白衣飘飘的青年乘坐着青狮,向她踏云而来。

    青年眉眼潇洒,一身白色羽衣,英气十足,正是当初接她飞升的云丞宿君。

    “女弟仙君?”

    看到她,云丞大吃一惊,轻飘飘地落于她面前,诧异地问道,“你怎会在此处?”

    话音未落,又一声呜鸣长啸。

    循着声音抬头望去,只见一团包裹于黑鸦之上的煞气滚滚行来,不时发出凄厉的长鸣。而在那煞气之中,隐约可见一个朦胧的影子。

    “让开!”

    看到那抹黑影,百苓顿时脸色一沉,掏出怀中所有的符纸,想也没想就齐齐朝它甩了过去。

    她身上流的是巫族的血脉,巫族乃是上古祝由的后代,天生擅长符咒之术,任何符咒通过巫族法师之手,威力皆会放大数倍。

    如果没有看错,她刚才甩出去的,除了寻常的镇鬼、缚灵、定身等控制类符纸,还有攻击类法符。

    云丞脸色一变,连忙喊道,“女弟仙君,且先住手!”

    那抹黑影似乎也没料到她会突然出手,数张缚灵符攻击到他身下的黑鸦,黑鸦在半空猛地一滞,竟然直直地下坠,还好黑影反应够快,旋身躲过其余符纸的同时,立即唤出本源法器,然后往下一划,海面上瞬息形成了一层薄薄的金铁,他就踩着那层金铁,如风如电地掠上岛礁,再翻掌一探,那层金铁霎时变成一把弯刀,径直朝百苓横削过去。

    那弯刀带着无俦的煞气,所划之处血雾纷飞,百苓早有准备,仰身错步的避过,身形微闪,又是一张加注了神力的蛊石符。

    黑影冷笑一声,分身躲过,却不料那张蛊石符像长了眼睛一样,拐了个弯竟又朝他袭去。

    见势不妙,云丞立即运功一推,一面八卦乾坤镜凭空阻挡在那抹黑影的面前,将那张即将攻击到他的蛊石符吞噬镜中。

    云丞再探手一抓,收回八卦乾坤镜的同时,朝那抹瞬间煞气冲天,想转被动为主动的黑影喊道,“魏兄,你也莫要动手!”

    那抹黑影触地,化成一个冷峻的黑衣青年,手持弯刀,冷冷地盯着百苓道,“没想到天庭之中,也有偷鸡摸狗的鼠辈。”

    百苓也是冷冷地盯着他,“总好过某些遮遮掩掩,对凡人动手的卑鄙宵小。”

    “等等。”云丞听得一头雾水,“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黑衣青年满身戾气,眼神阴郁,“那你得问她。”

    他的弯刀出神入化,普通符咒根本伤不了他,也没时间再画符咒。百苓背过手,在身后悄然结印,“没有误会。”

    她淡淡地说着,催动体内的摄天宝印,“只有杀师之仇。”

    冷冷地吐出这几个字,她浑身爆发出强烈的紫光,紫光冲天,龙凤之鸣破开血雾,方圆几十里的血雾瞬间消散,整个岛礁都剧烈地颤抖起来。

    云丞与那黑衣青年几乎站不稳,只得催动法力,勉强维持直立。

    “这,这是……”望着百苓身上的紫气,以及她头顶显现的巨大龙凤虚影,云丞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摄天宝印?!”

    黑衣青年刀锋一划,抵挡住扑面的威压,旋即冷笑道,“我当是何方人物,原来真是个贼。”说完,他动了动唇,吹起一声奇异的口哨。

    那口哨声婉转而悠扬,如同某种信号一般,回响在四面八方。

    云丞神色大变,急忙制止道,“魏兄,万万不可啊!”然后又心急如焚地望向百苓,“女弟仙君,这位是地府的鬼师大人,请先把你的法器收起来,有话好说啊!”

    “鬼师?”百苓长发飘动,眼中紫意弥漫,冷冷地注视着那黑衣青年,“不知我师傅哪里得罪了地府,能让鬼师屈尊出面。”

    鬼师是冥神,如若放在天庭,相当于星斗殿的高级神官,没想到竟是鬼师要杀她的师傅。

    黑衣青年与她相向而立,嘴边勾起冰冷的笑容,“我不知你师傅是谁,但是你,得罪我了。”他慢慢挺刀,作出迎战的态势。

    “二位,这其中一定有误会!”见状,云丞立刻飞身挡在他们中间,生怕他们一言不合就要开打。

    然后转向百苓道,“这位是罗酆第一天的鬼师魏文西,是前来协助我缉拿天庭要犯的,不可能是杀你师傅的凶手。”他说话的时候,左手始终按在八卦乾坤镜上,只要他们稍有异动,便能在第一时间驱动法宝,化开他们的攻势。

    “我认得他的身法。”百苓不为所动,“他用化影手偷袭我师傅,还在传送阵上做了手脚,把我骗来这个鬼地方。”

    “这不可能。”云丞却不假思索地否认道,“魏兄方才一直与我在一起,怎会去偷袭你师傅?”

    “他不必本身前往。”

    “化影手需修万象道,魏兄修的是长虹刀道,若是蓄意伪装,你应当感受的到。”

    听到这话,百苓眼波微动,终于有了一丝犹豫,“可他身上的气息……”与先前的偷袭者太像了。

    轰隆隆——

    话未说完,天空忽然暗沉了下来,遥远的血雾之中,隐约可见黑压压的一片阴影。是刚才魏文西的哨声召唤来的幽冥之物。

    不,不是幽冥之物。

    都是鬼师。

    浩如烟海的鬼师军队。

    云丞倒吸一口冷气,倏地转向魏文西,质问道,“你们地府这是何意?为何在归墟之地藏着这么多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