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胡同 > 349、疯了,你们都疯了吗?

349、疯了,你们都疯了吗?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幕降临,夜色撩人。

    金陵城,荣华馆的包厢中。

    楚牧峰今天的心情颇佳,不但解决掉了陈平的后顾之忧,还顺利买到了皇胄大街上的房子,这是双喜临门。

    现在又有这么多同学捧场,这也算是他的人脉关系。

    虽然说这些未必都是他将来的班底,但只要是能利用起来的人脉也行。

    进修班三十人在这里坐着三分之一。

    不是说其余人不能来,楚牧峰要是邀请的话,他们肯定也会过来。

    只是那些人明显不如这些在楚牧峰心中的分量重,谁让这几个人是最初就一直站在他这边的。

    其实楚牧峰现在也有点感觉迟了。

    毕竟像是这种编织人脉的事,早就该考虑了,自己现在才做,就当做是亡羊补牢吧。

    不然真的等到进修班结束,各回各家你才想起来要维持关系,那时就不是迟不迟的问题,而是你笨不笨了。

    金陵警备厅的梁栋才。

    华亭警备厅的叶相承。

    山城警备厅的秦建祖。

    津门警备厅的郑穗治。

    ……

    除却楚牧峰外的九个人,就没有一个是无名之辈。

    他们都是从全国各个重要省份或者城市的警备厅来的。在各单位中,他们都是掌握着话语权的实权派。

    在这里便都围绕着楚牧峰转。

    其实像是今晚这个酒局在座的诸位也早就都想要攒。

    他们过来是进修的,但在进修的时候多多结交几个朋友难道不好吗?

    朋友多了路好走,这以后的事谁说的准,没准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的就是现在认识的人。

    前提是你得认识。

    不认识还帮个屁。

    可让他们感到郁闷的是,楚牧峰好像对这种事没有多少兴趣,三个星期都没有主动提出来,这就让他们坐立不安。

    他们自己也可以说有人组织,但既然都是站在楚牧峰这边的,有他出面组织不是说更加名正言顺吗?

    幸好楚牧峰没有迂腐到底。

    “各位,咱们都是一个班的同学,所以那些矫情的话就不用多说了。今晚咱们不谈论公事,就是纯粹的喝酒聊天,一醉方休。”

    “来,我先敬大家一杯!”

    楚牧峰虽然说是班长,但这个开场白也没有说那些官场套话,直接了当很接地气。

    这样做的效果显然不错。

    其余九个人都流露喜悦之色,全都齐唰唰地举起酒盅。

    “干!”楚牧峰先打了个样儿。

    “干!”

    其他人全都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吃了口菜过桥之后,然后就开始打圈。

    打圈是一种很有意思的酒场文化,只要打一圈就能把所有人都给捋顺不说,还能将众人之间的称呼也都确定下来。

    第一个打圈的是楚牧峰。

    “老梁,来,走一个!”

    “好,我陪你!”

    楚牧峰和梁栋才碰杯后一饮而尽。

    第二个楚牧峰找的是叶相承。

    “老叶,我已经收到消息,那个事儿已经妥了。你这速度绝对没的说。那,客气话我就不说多了,我先干为敬,有情后补!”

    楚牧峰说着就干掉。

    “班长,侬太客气了!”

    叶相承也将杯中酒喝掉后,然后扫视全场笑着说道:“你们都很好奇咱们的楚班长为什么那样说是吧?其实原因很简单,楚班长在华亭那边有点小事让我处理了下。”

    “我觉得吧,华夏这么大,各位的亲朋好友难免会在其他地方遇到事儿,有事的话千万别客气,一定要说出来。”

    “别的地方咱不敢说,可只要是华亭警务系统这块,你们谁在华亭有麻烦,遇到难题的话,都可以随时找我的,我保证帮你们办的妥妥当当!”

    叶相承借着这杯酒,将想说的话说出来,这也是其余人想要表达的态度。

    “对,老叶,说的没错,我这里也是这个意思。”

    楚牧峰面带微笑冲着众人说道:“各位,咱们既然有缘在进修班中认识一场,那自然是要珍惜这个缘分。”

    “大伙既然都在警备厅系统内干,要是说有谁遇到麻烦的话,记得知会一声,大家群策群力,总会多点办法,或许你的举手之劳,会是别人难如登天的事。”

    “嗯,班长说得有道理,咱们就该这样互帮互助。”

    “其实不用是别人的事,咱们自己也可以多多合作,多多交流嘛。”

    “守望相助才是发展之道。”

    ……

    大家都是在官场中混迹,有些话既然已经挑明,那么就没有遮掩的必要。

    今晚的酒局只有这个目的,搞好关系,加深感情。

    这是一个章程。

    话说开了,大家都是笑容满面,畅所欲言起来。

    在这种闲聊中,楚牧峰将视线放到了秦建祖身上。

    虽然说他现在所在的山城还不算多显眼,可今后山城可是要成为新首都。

    而且最重要的是,《楚报》如今就在那边打拼。要是说能让秦建祖给照应点的话,章广盛那边的发展将会变得很顺利。

    “老秦,咱们走一个!”

    “必须的。”

    秦建祖是个性格豪爽的男人,他属于那种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类型。

    所以随着一杯酒落肚后,他就和楚牧峰聊起来。

    “楚班长,我老秦没有怎么佩服过谁,但对你却是佩服的很,我相信咱们班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

    “毫无线索的人口贩卖案啊,那样的案件,你都能在一天内破案,简直就是神乎其技。还有就是你在北平警备厅那边破掉的案子,我们也都了解过,不服气不行。”

    “那些案子要是说交到我手上来,估计就要成为悬案了,你却能快刀斩乱麻的破掉,佩服。就冲这个,我也得敬你一杯酒。”

    秦建祖跟着又举起酒盅。

    “嗨,没你说得这么夸张,其实就是很正常的破案而已。关于破案的心得,我想咱们以后可以多多交流下。”

    “毕竟咱们都是在刑侦这一块,能想尽办法的将案子破掉才是最重要。”楚牧峰看到其余人也都眼神灼热的看过来,不由微笑着举杯。

    “大家一起吧!”

    “好,一起一起!”

    觥筹交错,包间中气氛十分融洽。

    ……

    几家欢乐几家愁。

    有高兴尽兴的,就有郁闷苦恼的。

    金陵城,一家医院的病房中,在这里躺着的是金君集。

    一个原本在进修班中是有着大好前途的人,却因为非要针对楚牧峰,非要强出头,结果导致现在只能是躺在病床上乖乖养伤。

    后悔吗?

    夜深人静的时候,金君集偶尔会感到后悔。

    但这样的后悔只是偶尔闪现,随后更多的是一种愤怒。

    要是说没有楚牧峰的话,现在所有荣誉都该是他一个人的。

    要不是楚牧峰的话,凭借着他和顾十方的关系,难道班长还能是别人的吗?

    要不是楚牧峰的话,他现在又怎么会受伤躺在医院,连进修班学业都不能完成呢?

    “楚牧峰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都是因为你,我才和进修班失之交臂!”

    “你算什么玩意,跟同学下狠手,你根本是德不配位!”

    金君集默默咒骂着,他根本没想过自己做了什么,只知道怨恨别人。

    吱扭。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突然打开了。

    金君集下意识地扭头看过去,张嘴就想要和医生打招呼,谁让每天的这个时间点,都轮到他换药。

    进来的不是医生,他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金君集看着走进来的这个陌生男人,不由得略带诧异地问道:“你谁啊?”

    “呵呵,你不认识我很正常,但我却知道你,你叫金君集,进修班的那个倒霉蛋吧!”男人站在灯光下从容说道。

    “你到底是谁?”

    没想到自己会被调侃成倒霉蛋,金君集心底的怒火轰得就爆发出来,刚才还在咒骂着的怒意,瞬息间蔓延成灾。

    “我叫姚秉,外面的人都叫我姚三公子,你听说过吗?”年轻人微微一笑道。

    没错,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姚秉。

    这里毕竟是紫棠公司的地盘,他想要摸清楚楚牧峰的底细还是很容易。

    在知道这里面牵扯到一个叫做金君集的人后,姚秉就煞有兴致地过来了。

    或许金君集能成为自己手中的那把刀。

    “没有!”金君集又不是金陵城的人,怎么会认识姚秉呢。

    “看来我还是不够努力,要是够努力的话,像你这样的人应该会认识我的。即便不认识,也好歹该听说过啊!”

    姚秉露出一种很失望的表情,无奈地摇摇头。

    “你这话什么意思?”

    犹然陷入到这个谜团中不清醒的金君集,双手已经开始攥紧,眼神更是变得辛辣起来。

    “我不管你是什么三公子还是三少爷,说说你过来的目的吧,如果不说,就请你离开,别打扰我休息。”

    “没想到你还是个急性子。行吧,既然你这么着急,那我就直说吧。”

    姚秉不再开玩笑,而是很认真地望过来:“你刚才说不认识我,没听过姚三公子这个名头,那么你总应该知道紫棠公司吧?”

    “紫棠公司?你是紫棠公司的人?”金君集眯着眼怀疑地问道。

    他自然是知道紫棠公司,只是这大半夜的你不在家里休息,跑来医院和我谈聊天,不觉得辛苦吗?

    “对,我就是紫棠公司大老板的儿子,排行老三,我叫姚秉!”

    这么一说,金君集知道他是谁了。

    虽然金君集不是金陵城的人,但过来的这段时间,也多次听说过紫棠公司的大名,知道这家公司在金陵城中拥有着很强的权势地位。

    既然眼前这位是紫棠公司老板的儿子,那自然有这个资格跟自己平等对话。

    只是他为什么会找上自己?

    “你找我有什么事?”金君集不由得跟着问道。

    这样人绝对不会无事上门,肯定是有所图。

    “我知道你会变成这样是因为那个楚牧峰造成的,要不是因为他的话,你现在还在进修班继续风光,是他剥夺了你的一切,是他将你打得重伤住院。”

    “我还知道,因为你的失败,因为你的没落,就连顾十方都对你开始冷言冷语,另眼相待。”

    姚秉的话就像是一根钢针,深深扎进金君集的心里,让他原本就憋屈愤怒的情绪变得更加狂躁不安,眼神里流露出浓烈的怨恨。

    “姚三公子,你这是来笑话我的吗?”

    “不不不!”

    姚秉微笑着摆了摆手,淡淡说道:“我要是笑话你的话,就不会过来和你说这些,况且也没这个必要,毕竟咱们以往素不相识。”

    “所以你过来是做什么的?”金君集漠然问道。

    “合作!”

    姚秉没有继续拐弯抹角,而是直截了当的说道。

    他很清楚,眼前这位金君集警员可不是蠢货,不是那些随便说两句话,就会热血上头的愣头青。

    要是不能将事情说的直白点,他未必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

    坦白是交流的基础。

    “合作?什么合作?”金君集不解地挑眉。

    “你和楚牧峰之间有仇恨,恰好我和他也有过节,那么咱们就能够联合起来一起对付他,我说得够简单明白吧?”姚秉笑眯眯地问道。

    明白是明白,但我凭什么相信你呢?

    不能因为你说自己是紫棠公司的姚三公子,不能因为你说和楚牧峰有矛盾,我就信了吧。

    “你和楚牧峰能有什么矛盾?”金君集跟着问道。

    “是这样的……”

    姚秉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很痛快地将昨天的冲突简单说了说,然后跟着问道道:“怎么样,行不行你就给个痛快话,不行的话我立马掉头就走,绝对不会再跟你废话半句。”

    “行!”

    金君集自然能看出姚秉的态度不似作假,况且这事也很好调查,稍微去打听打听就能查证,对方应该没必要欺骗自己的。

    “姚三公子,既然你来找我,想必应该已经有了对付楚牧峰的计划,说说吧!”

    “嗯,我的计划很简单,既然楚牧峰是你们进修班的班长,既然他在金陵城是因为进修班而出名,那咱们就让他在进修班一败涂地,名声狼藉。”

    “这个就需要你的配合,你也不要再躺在这里混日子了,今天就回进修班。”姚秉直接了当说道。

    “继续。”金君集若有所思。

    “回到进修班,我要你在最后一周想尽一切办法抹黑搞臭楚牧峰,只要你能做到这个,我就会在外面给你敲边鼓。”姚秉跟着说道。

    “敲边鼓?”

    金君集指着自己的鼻子哈哈大笑起来,“我说姚三公子,你是当我傻吗?”

    “我负责来抹黑楚牧峰,你只是在外面敲边鼓,那我能得到什么好处?什么好处都得不到,又为什么要这样帮你做事?”

    “我是憎恨楚牧峰,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要听你的使唤,你还没这个资格!”

    “你想要对付楚牧峰,想要和我合作,那就拿出你的诚意来。要是说我看不到任何诚意,那你自个玩去吧!”

    “呵呵,放心,诚意自然有!”

    姚秉微微一笑,拿出根香烟点着,边抽边随意说道:“我会投递楚牧峰的黑材料给你们学校,我保证这些黑材料会闹出大动静。”

    “有这些黑材料在,我相信你总能够折腾出点事情吧?不要给我说都这样了,你还是束手无策。”

    “黑材料?你确定有?”金君集精神一振。

    “当然!”姚秉傲然道。

    “要是这样的话!”

    金君集低着脑袋思索了下,然后在烟雾袅绕中,眼神狠毒的说道:“只要你真能拿出足够分量的黑材料,我自然会全力出手。”

    “他作为进修班的班长,倘若真的做出一些天怒人怨,龌龊不堪的事来,自然应该受到谴责和严惩!”

    “行啊,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嘿嘿,合作愉快。”

    夜幕中两个人两张脸,在灯光的照耀中格外狰狞,丑陋不堪。

    ……

    周一。

    因为叶相承的帮忙,陈平和崔真已经坐火车回了华亭。

    他们离开的时候自然不是空手的,还带走了整整五万法币的巨款。

    至于说资金来源,自然是桥本世宗的积蓄了。

    而剩余的财物,也被楚牧峰转移到了皇胄大街的新家中,妥善安置好。

    当然这里也只是权益之地,楚牧峰有空的时候,自然会将所有钱全都存放到米国银行。

    现阶段米国银行还是很安全的,就算岛国发动了那场战争,初期都是对老米畏惧三分。

    “楚班长!”

    就在楚牧峰刚要走进教室时,叶相承从里面走出来,迎面拦住他后低声说道:“你要有点准备,那谁回来了。”

    “那谁?”

    楚牧峰有些疑惑不解,但很快就回过神来。

    进修班三十个学员只有金君集是缺席的,说谁回来的话自然是他。

    毕竟当时进行格斗术的时候,楚牧峰是留有几分余力,没将他打成半死不活。

    但即便这样,要是说这么快就能出院也不现实。

    难道说是一瘸一拐回来的?

    “金君集坐了轮椅吗?”楚牧峰不由得问道。

    “没错,还真是这么来的!”叶相承笑了笑道。

    “嗯,回来就回来吧,毕竟都是一个班的同学,难道说都快毕业了,还能不让人回来吗?再说进修班也没有开除他,自然是能回来喽。”楚牧峰点点头,无所谓的说道。

    “嗯,你讲得没错!”叶相承也是释然一笑。

    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他金君集没有被废掉的时候还拿楚牧峰没辙,现在更加没戏。

    两人就这样走进教室,顿时刚才还有些喧哗热闹的教室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视线全都望向楚牧峰。

    就连那些围绕着金君集说话的人也都下意识的蜷缩起来脖子,走到旁边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不敢肆意喧哗。

    至于说到金君集,还坐在轮椅上,眼神有些冷漠地看着楚牧峰。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多余表情,冷静得像是一块木板。

    “楚牧峰,我回来了!”金君集一字一句地说道。

    “哦,没事就好!大伙准备上课吧!”楚牧峰面无表情的扫视了对方一眼,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嘿嘿!”

    金君集坐在后面,看着楚牧峰的背影眼神阴鸷。

    ……

    教育长办公室。

    顾十方神情有些激动的拿着几封信快步走进来,站到李五省面前后,语气有些兴奋的说道:“教育长,我这里刚收到几封举报信,都是举报楚牧峰的!”

    “举报楚牧峰的?”

    猛地听到这个话,李五省有些懵神。

    举报楚牧峰?

    他有什么好举报的?

    “请您过目。”

    顾十方赶紧将信件递过去,李五省狐疑的打开后,看到第一封的瞬间,眼皮便不由微颤。

    果然都是举报楚牧峰的,而且里面说出来的事情看上去有理有据。只要去调查,应该都是能查出来点什么东西的,这就有些严重。

    “是谁给你的?”李五省翻阅着举报信肃声问道。

    “是有人送过来的,我问过门卫,只说只知道是一个男人,其余都说不出来。但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里面的内容。”

    “既然说有人这样举报,就说明事情是真的。没想到啊,楚牧峰在进修班表现的这么优秀,谁想背地里竟然是这么一个男盗女娼,龌龊不堪的小人。”

    顾十方说到这里时,神情严厉。

    “教育长,我觉得楚牧峰这样的行为已经是在给进修班抹黑,是在丢咱们中央警官学校的脸,应该要严惩的。”

    “像是他这样的,要是说不开除的话,怎么能够彰显出来咱们进修班的纪律严明,能为表率呢?”

    “开除?”

    李五省眉头皱起,声音低沉的说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话吗?你竟然想要将他开除。”

    “别说是这些事情只是捕风捉影的,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即便是有证据,你觉得将楚牧峰开除的话,是件很简单的事吗?咱们前面刚刚正面宣传了他,现在突然将其开除,这不是相当于扇自己脸吗?”

    “那难不成就这么听之任之吗?”

    顾十方有些不甘心地说道:“这些举报信中可都是说了,希望咱们这边能严肃处理这事,要是说不能给对方一个满意的答案,他就会将这些举报信公开。”

    “教育长,倘若一旦被公众所知这些情况,到那时候咱们就被动了,想要再有所作为的话更没戏。”

    “这个……”

    李五省不由迟疑起来。

    顾十方说的这个也很重要,真的要是说不能解决好这事,等待着的便是举报信的公开。

    那样的话,整个进修班都会遭受到连累,成为一个巨大的笑柄。

    真是活见鬼了,这叫什么事啊!

    到底是楚牧峰自己做了这些丑事没遮住呢,还是说有人故意抹黑?

    要是前者的话怎么都好说,可要是后者的话,又是谁胆子这么大?

    “顾十方,你给我实话实说,这事和你没有一点关系吧?”李五省站住脚步,眼神锐利望过来,声音冷厉地问道。

    谁最有嫌疑?

    顾十方自然跑不开。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我做的,教育长,请您要相信我,这事和我没有一点关系。”顾十方连忙摆动着双手,一脸惶恐地说道。

    “真的没有?”

    “我向您保证,绝对没有,如有半句假话,任凭你处置!”

    “行,那就公事公办吧!”李五省沉声说道。

    ……

    “各位同学,这第四周的进修内容与其说是学习新知识,不如说是复习之前学过的知识点。”

    “你们也都知道,最后你们都要递交结业报告书,我希望你们都能严肃对待这事,要将你们这一个月来的学习心得好好的总结出来,这样才能证明你们此次的进修是有价值的,你们……”

    教室中杨首隶正在一板一眼的讲话时,门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随即便是一群人出现。

    为首的是训导处主任张道池,在他旁边站着的是神情肃穆的顾十方。

    “张主任,你们这是?”

    被打断讲课进程的杨首隶,脸色紧绷,语气颇为不悦地问道。

    “杨主任,不好意思,我们要带走一个人!”张道池带着一抹傲然道。

    “什么意思?带走谁”杨首隶冷声问道。

    “我们刚刚接到几封举报信,举报的是咱们进修班的学员楚牧峰,在外面和人争风吃醋,挥金如土,我想以着他的身份,凭什么拥有巨款,所以说这事要好好了解了解!”

    “还有就是举报信还说楚牧峰逼良为娼,行凶杀人,这严重挑衅着咱们进修班学员的声誉。为此,我们训导处有权力带他回去问话!”张道池表情十分严肃地说道。

    巨额资金来路不明。

    逼良为娼,行凶杀人。

    当听到这样的举报内容时,进修班的学生顿时一片哗然。

    没谁能想到还有人敢来这一出,这摆明就是在抹黑楚牧峰。

    这事儿连他们都能看出来有点夸大其词,难道说训导处的人都看不出来吗?你们非要这样装傻充愣不成?

    不对,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谁都不傻,一眼就看出来这事的古怪。

    但问题是,明知道这事是有古怪的,校方还是要这么坚持的去调查,这就不由让人心生疑惑,莫非校方是故意要掺和其中的吗?

    梁栋才脸色不屑。

    叶相承嘴角冷笑。

    楚牧峰则稳坐钓鱼台。

    金君集却是露出一抹狠光。

    “就这些吗?”

    杨首隶听到张道池的话,短暂的愣神过后,神情漠然的问道。

    “这些难道还不够吗?”张道池摆出公事公办的神情。

    “当然不够!”

    杨首隶的表情淡然,无所畏惧的说道:“楚牧峰是谁,他的秉性如何,他的人品怎样,我们政治处比谁都清楚。”

    “这些情况我们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都是留有备案的。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些举报信,但靠着这些捕风捉影的信件,就要从我的课堂上带走我的学生,那是做梦!”

    “张道池,你如果想要带人走,就请拿着确凿证据过来。如果没有,就请离开,我这边还要继续讲课,不要打扰我们的正常进程。”

    “听懂了吗?”

    张道池的表情瞬间凝固,他知道杨首隶是个很强势的主儿,却没想到敢这样强势。

    我都已经拿出来举报信,你还不配合?竟然还说出来什么政治处的政审,你这是想要和我们训导处打擂台吗?

    杨首隶,你知道自己这是在玩火自焚吗?

    “杨首隶,我们也是公事公办,请你不要自误!”张道池带着几分不满道。

    “自误?”

    杨首隶不屑的挑起唇角,将粉笔放在讲台上,毫不客气说道:“张道池,咱们两个到底是谁在自误?你随便拿出来几封信,就要从我这里带人,你问过他们的意见吗?你觉得他们会让你就这样带走他们的班长吗?”

    “不愿意!”

    梁栋才第一个就站起身来,望着张道池毫不客气的说道:“张主任,你说楚班长有大笔金钱来路不明,我想要请问,这事和你们训导处有关系吗?”

    “那些钱是怎么得来的,你们训导处管得着吗?那是个人私事,需要向你汇报吗?”

    “你好像误会了一件事,我们是过来进修的,不是来接受审问的,更不是被你训斥的!”

    “你……”张道池的语气顿时一窒。

    “你什么你?难道我说错了吗?”梁栋才满不在意地继续说道。

    “说的不错!”

    第二个站起身的是华亭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叶相承,这个已经准备站到楚牧峰那边的人,自然是不会错过这种表现的机会。

    “几封信就能当做证据吗?几封信就能值得你们训导处这样兴师动众的过来吗?你们如此大动干戈,到底有没有证据?”

    “逼良为娼?我想你们即便没有了解过楚班长在北平警备厅破获的诸多案件,也应该知道前些时候那起人口贩卖案就是他侦破的,里面那些女子是被他营救出来。”

    叶相承眼神蔑视的扫过对方,掷地有声地说道。

    “一个尽心尽力破案的警员,你们怎么敢说他会做出逼良为娼的事呢?”

    “你……”

    张道池被气得脸色有些发白,原以为一个梁栋才就够难缠的,谁想这又冒出来一个叶相承。

    你们这是怎么了?吃错药了吗?都跳出来为楚牧峰说话。

    而这只是开始。

    “我也有话要说!”

    第三个站起身的是山城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秦建祖,他带着几分怒色望着张道池,目光从那些训导处的人身上扫过。

    “你们来的倒是够快够整齐的,看你们这番气势汹汹的架势,像是不把楚班长带走誓不罢休。”

    “那么我想要请教下,你们给出的第三条罪名行凶杀人,他是杀谁了?又是谁被他杀死了?咱们破案讲究的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说杀人了,总该有尸体的吧?那么请问,尸体在哪?”

    尸体?

    从哪里找尸体?

    我们这里就只有举报信,想要找尸体,难不成我们还得从太平间给你鼓捣出来一具来吗?

    听到这个问题,训导处的人都有些傻了眼。

    他们是谁?

    是训导处的人。

    在这中央警官学校中就没有谁敢忽视他们的存在,那些学员看到他们都会天然带着几分畏惧。

    可眼前这群进修班的学员们非但不害怕,反而还敢出言挑衅。

    他们这是疯了吗?

    这是准备拿我们立威不成?

    “我也有话要问!”

    第四个站起来的是津门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郑穗治,他振振有词地说道。

    “三条罪名分别是巨额财产不明,逼良为娼,行凶杀人!我就纳闷了,你们训导处的人到底是相信这些不知道谁编造的莫须有罪名更多些呢,还是说相信自己人更多些?”

    “我们是被选送过来进修深造的,我倒想要请教下你们训导处的各位,你们清不清楚我们的作息规律时间表?”

    “我们每晚都是要回宿舍休息!我们从第一周到现在,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可能说离开咱们学校的监督视线,虽然不能说每时每刻都在你们的眼皮底下,但基本上都在掌控之中,你们说楚班长就算是想要做那些事,有这个时间吗?”

    “还有作案动机呢?”

    “只是凭借几封可笑的举报信,就这样大张旗鼓的来抓人,我觉得你们训导处的行为需要反思,不要总是觉得你们是高高在上,身为学员就理所当然接受你们的质问。”

    “要知道,这里是中央警官学校,你们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学校的颜面,别自己亲手葬送掉。”

    疯了!

    你们都疯了吗?

    知不知道我们是训导处,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训导处的这帮人都被眼前的场景刺激得不轻,脸上全都露出惊愕之色来。

    张道池更是傻了眼。

    这番话要是杨首隶说出来的,我不会觉得有多奇怪,毕竟杨首隶是站在楚牧峰那边的,谁让他也是叶鲲鹏的人。

    但你们这些学员为什么会这样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力挺楚牧峰?

    楚牧峰是什么时候拥有了这么高的威望,能让你们这样死心塌地的跟随。

    而且要知道,即便是张道池也不敢说对站出来的四位多加苛责。

    金陵!

    华亭!

    山城!

    津门!

    这四个地方的警备厅地位超然,他只是中央警官学校的一个训导处主任,又不是内政部警政司,得罪一个楚牧峰已经算不错了,哪里还敢一口气得罪几个重量级学员呢!

    同样懵圈的还有顾十方。

    他原以为只要张道池出马,就能够将楚牧峰给带走,那样的话,只要自己这边稍加运作,就是能够将这盆脏水给扣实了。

    可现在怎么会这样?

    ————————————

    最后几十分钟,大家有月票别浪费了,投给老胡同吧!

    新的一个月即将开始,顺便求各位给点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