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胡同 > 263、亲人、疑犯

263、亲人、疑犯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可没有那样说,我……”

    “够了!”

    就在这时孙大安扬起手臂直接说道:“不要再纠结这个问题了,楚神探问的是谁有不在场证明,既然岳统和江暮雪是在一起,那这事就不用再提起。”

    孙小龙只能是不甘心地嘟囔了两句。

    “我也有不在场证明,我在两点半到五点半的时间段内,一直都是和甘老师在一起,我们是在研究这个凶杀案会给燕北大学带来的影响。”

    “关于这个的话,我想董老板是能给我们证明,因为那时候董老板就在不远处坐着。”孙大安跟着自我辩解道。

    “对,我们就在前院那边的凉亭里面聊的!”甘素素则补充说道。

    “没错,楚警官,我可以证明,因为我当时心烦意乱,所以说就在前院那边转悠来着。”

    “在那个时间段,这里好多人都看到过我,他们也能给我证明。”董琢接着甘素素的话茬说道。

    “继续!”

    楚牧峰淡然的眼神扫视全场,等待着剩下人的解释。

    在他目光下,郑玉娇便率先说话,“两点半的时候,我们在开会,开完会之后我就和他们几个一起打扫卫生来着。”

    “这事儿娄雨薇和林平和是能作证的。当然这中间我们是有分开过,但分开的时间绝对没有超过一刻钟又见面了。我想这么短的时间,没有谁能做到将褚五原杀死,然后再运到教堂中给吊起来吧?”

    这话说得似乎挺在理。

    十五分钟的时间,想要将这事办成的确够呛。

    毕竟褚五原再怯弱那也是一个男人,只要他反抗的话,是没谁能够很轻易杀死他。

    何况教堂那边也得做好万全准备不是,得将梯子等工具准备好,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最重要的是,怎么就敢肯定在这个时间段内,没有人会看到凶手

    要是说有任何一个人看到,有人背着褚五原的尸体走,或者说是以别的方式移尸,都会露馅的。

    这下半弦酒店除却牛根生外,其余人就都没有了作案嫌疑。

    燕北大学这边只剩下顾子君和黄俊生还有孙小龙。

    “我们是最没有嫌疑的!”

    就在这时顾子君将黄俊生和孙小龙拉过来,神色严肃地说道:“两点半的时候,我们三个又去了一趟山顶上被毁坏的通讯设备那里,就是电话杆。”

    “我们从董老板那里要来了工具,想着说能不能把电话线给重新接上来着。后来四点多的时候看到天气不对,我们赶紧往回走,五点半的时候才回到酒店,所以说这个时间段,我们三个一直都在一起。”

    好,这下又排除掉三个。

    “你呢,牛师傅?”楚牧峰看向牛根生。

    作为半弦酒店的厨师,牛根生双手往外一摊,很无奈地说道:“我是没有谁能证明,但我下午一直都是在厨房里面。”

    “没有人能证明吗?”

    楚牧峰这边沉吟的时候,那边的林平和却是不以为然的问道:“楚神探,你总不会是怀疑我们半弦酒店的人吧?”

    “说实话,照我看来,咱们这边的人都没有任何嫌疑的,又不是说我们请你们过来的,是你们自己过来玩的,难道说你们过来了我们就要行凶?没有这个道理不是。”

    “何况牛师傅是一个老实人,一个人忙活大家吃喝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还去行凶呢,也根本不可能做这个事儿。”

    “是的,这点我也能证明!”董琢站出来说道,他招来的厨师要是一点底细都不知道,可能吗?

    董琢还是很相信牛根生的人品。

    “楚警官,不要光说我们,你呢?你和江小姐有不在场证明吗?”娄雨薇忽然出声问道。

    “我们吗?”

    楚牧峰淡然一笑说道:“我和江怡最开始的时候是在一起,不过后来是分开过一段时间,所以严格说,我也是没有不在场证明。”

    “我有!”

    江怡听到这里后看了楚牧峰一眼,随意说道:“我和楚大哥分开后,就一直在酒店里面到处转,这点郑经理和甘老师能证明。”

    “因为我帮着郑经理算了会儿账目,还和甘老师聊过一阵,那时候甘老师的确是和孙校长在凉亭里。”

    “嗯,是有这么一回事,我能给江小姐作证。”郑玉娇点头说道。

    “我也能!”甘素素出声支持。

    问题问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基本上能确定。

    除却牛根生和楚牧峰外,其余人都是有不在场证明的,可偏偏牛根生又是得到了半弦酒店的支持和信任。

    至于说到楚牧峰就算是没有不在场证明又如何?没谁会去怀疑!

    毕竟楚牧峰和他们是没有一点关系不说,他的身份也摆在那里,警备厅刑侦处的科长。

    他要是凶手,估计这里一个都别想跑了!

    “这意思就是说,除了咱们的这位楚神探外,其余人都有不在场证明了。至于说到牛师傅,也没谁会怀疑。”

    “楚神探,下面你还准备怎么推断?要知道,你推断不成的话,很有可能把你自己给绕进去。”

    “毕竟我们都知道,是你说看到了赵大鹏被杀,也是你发现的褚五原吊死的,两起凶杀案你都是第一个发现者,你就不怕自己说不清吗?”郑玉娇斜靠着背后的吧台,语气中带出些许玩味道。

    面对郑玉娇这种夹枪带棍的言语,楚牧峰表现得很坦然从容,自己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要查凶杀案,人家心里面有点情绪也是正常。

    “楚神探,你最好赶紧查出来谁是凶手,要是查不出来的话,我只能说赵大鹏是失踪了,而不能说是被谋杀!”

    “褚五原虽然死了,但未必就是被人杀死的,没准也是自杀呢。整件事除非你有确凿证据,不然和我们半弦酒店毫无关系。”郑玉娇冷着脸说道。

    这就是她的态度。

    整件事从头到尾,郑玉娇都是冷眼旁观。

    她所想要的就是半弦酒店的置身事外,毕竟她是这里的经理,自然是要维护这里的利益。

    “先别急,我现在还有个人要问。”

    楚牧峰慢慢转身看向甘素素,嘴角忽然间勾勒出来一抹玩味笑容,淡然说道:“甘老师,你和娄小姐是认识的吧?”

    “你说什么呢?什么认识不认识?”听到楚牧峰这样询问,甘素素的脸色微微一变,眼神里闪过一抹慌乱。

    “哦,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楚牧峰肯定不会被甘素素牵着鼻子走,所以在问出这话后,很快就接着说道:“你绝对知道我在说什么,或许你觉得自己隐藏的比较好,或许娄小姐也是这样认为的,但你们真的不应该在我房间外面的走廊上说话。”

    “当然,你们可能认为我那时候应该没有在房间内,是在外面陪着江怡。不过那时候我恰恰那时候就在房间内,所以说听到了你们的谈话内容。你是自己说出来呢,还是让我说?”

    “我……”甘素素显得有些紧张。

    “楚警官,你到底想说什么?”娄雨薇抬头挺胸地问道。

    “我想说,你应该是陈江河的亲姐姐吧!”楚牧峰指了指对方道。

    “啊!”

    “真的吗?”

    “怎么可能?”

    这话问出的瞬间,全场顿时哗然。

    所有人看向娄雨薇的眼神都流露出一种怀疑,甚至距离最近的岳统还下意识地拉着江暮雪的手往后避让。

    “真的假的?你是陈江河的亲姐姐?”岳统狐疑问道。

    “是,没错!”

    娄雨薇听到楚牧峰的质问后,不仅没有辩解,反而是很坦然镇定的承认。

    她神情平和的说道:“我就是陈江河的亲姐姐,可是楚神探,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你总不会说因为我的这个身份,所以说我就是凶手吧?”

    “我没说你是凶手,但你却是最有嫌疑。毕竟褚五原从最开始就是这样认为,他一直坚持认为整件事情就是陈江河过来报仇雪恨了!虽然说陈江河也的确是躺在病床上,但褚五原一直嚷嚷是陈江河冤魂出窍。”

    “当然,我们都清楚,这事是荒谬至极的,陈江河是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躺在床上,何来冤魂出窍之说。”

    “可要是说一个和陈江河有着很亲密关系的人替他报仇雪恨,整件事就变得非常合理,是能够说得通的,你说对吧?”

    楚牧峰语气斩钉截铁的说道,双眼自始至终就没有偏离娄雨薇的眼眸,像是要将她的内心看穿。

    “对,楚神探说的很对。褚五原说整件事就是陈江河在报仇雪恨,要说赵大鹏是意外的话,可褚五原的死呢?他总不会拿着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吧!”

    “我也相信楚神探说的,娄雨薇,你应该就是杀人凶手,赶紧如实招供,是怎么将他们两人杀死的?有没有帮凶?”

    孙小龙现在是最紧张和害怕的,见此情形后二话不说就直接嚷嚷道。

    他的目的很简单,抓凶手,保平安!

    “呵呵,楚神探,大伙儿都说你是神探,你总不会就是这样断案的吧?要是真的如此断案,我看你也不过如此!”

    “是,我是和甘老师聊天说起过我的事,那也是因为甘老师她知道我是谁,因为我们曾经见过面。”

    “不错,我的确也恨他们害了我弟弟,不过并没有想要杀他们的念头,你总不能说,因为这个原因就草率断定我是凶手吧?证据呢?你总要有证据吧!”娄雨薇不以为然的翘起眉角。

    “你说的对,凡事都要讲究证据,你要的证据我肯定会找到。不过在找到证据之前,你既然说你不是行凶者,没想过要给陈江河讨回公道,那你能说说,你对这事就真的没有一点想法吗?”

    “以前你没有想法我相信,但现在你看到燕北大学,陈江河的这群同学过来,你还能无动于衷吗?这是不是不太合常理?”

    楚牧峰露扬手指了指众人说道。

    “我……”

    就在娄雨薇想要说话的时候,甘素素却是站出来,坦白着说道:“楚神探,你说的没错,是我认出来娄小姐的。”

    “我会认出她,也是因为她曾经去学校看过两次陈江河同学,所以我才知道陈江河有一个这样的姐姐。说真的,我也很奇怪她会在这里,不过我相信她应该不是凶手的。”

    “你相信?”

    楚牧峰慢慢扬扬手指,摇了摇说道:“这是连续两起凶杀案,不能仅仅因为你相信就能证明什么。”

    “我现在有理由怀疑她有做这事的动机,所以说她必须拿出来让我信服的理由才行。娄小姐,我相信你不介意说说你的真实想法吧?你看呢?”

    “楚警官,我可以说!”

    被这样盯视着的娄雨薇,也知道自己必须洗刷掉怀疑才能够安然无恙,不然就这事来说,她永远都要排在第一个嫌疑犯的序列。

    “其实严格说起来,我这个弟弟之间的关系并不亲密,这点你们从我的姓氏就能看出来。”

    “我姓娄,这个姓氏不是父姓,也不是母姓,而是我的养母姓氏。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家里人送出去,给人家当养女。”娄雨薇面露几分自嘲之色。

    “按理来说我应该憎恨我母亲的,毕竟是她把我送出去的,但我也清楚,不能这样做。母亲毕竟是生育了我,我就算是再恨,都得默默承受。”

    “我的童年是多悲惨的就不和你们说了,我想说的是我弟弟陈江河。我也是后来长大后才开始和他有所接触。陈江河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不像是母亲那样有时候做事比较迂腐,我们两个的关系不能说多差,但也不能说多好,就像普通朋友那样。”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陈江河居然有一天竟然会选择上吊自杀!”

    说到这里的时候,娄雨薇神情多了些许伤感,她皱了皱眉头,像是陷入到回忆中似地慢慢说道。

    “我直到现在还能想到弟弟自杀时候的模样,想到他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只能靠着输液才能活着的惨样。”

    “可有件事你们是不清楚的,那就是弟弟他原本是不想要读金融,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个作家。但他知道母亲当初为了他做出多大的牺牲,甚至就连我都送出去,所以说他从来没有谈论过自己的梦想,只能是为了母亲拼命读书。”

    “你们知道吗?我母亲直到现在都认为弟弟的自杀是因为她逼迫的原因,她很内疚,整天都陷入到自责中,不止一次的坐在病床前陪着弟弟说话,说只要他能醒来,她便随便他做什么事儿,哪怕他想去当作家都无所谓。”

    稍稍顿了顿,娄雨薇将目光扫向那帮弟弟的同学,沉声说道:“我根本不相信弟弟的自杀就纯粹是因为母亲!”

    “所以我也打听过这事,知道弟弟当初在学校读书时候的一些事情,也清楚赵大鹏他们是对弟弟有过羞辱,还知道他的那些同班同学也都在看他的笑话。”

    “但也仅仅如此,我调查到这些后就没有再去管这事。我不能说因为只是羞辱,就去杀人吧?”

    “毕竟弟弟自杀的时候是没有留下遗书,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的自杀是不甘遭受羞辱而造成的。”

    “所以楚神探,你刚才问我的态度是什么,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在半弦酒店看到燕北大学这群江河的同学时,心里是很不舒服,可再不舒服,我也不可能说因为这事就去杀人。”

    “真的要是那样做,我不也得偿命吗?因为一个和我关系不算多亲近的弟弟就这样死掉,不值得,所以我根本不会那样做!”

    娄雨薇就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似的,从头到尾情绪都很淡定,中间即便是讲到最动容的部分时,她的神情都没有丝毫变化,镇定如初。

    “怎么样,楚神探,我这样说你满意吗?”

    说完之后,娄雨薇脸上泛起一抹苦笑。

    “嗯,很满意!”

    楚牧峰点点头,要是娄雨薇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她的确是没有作案的动机。

    可真的如此吗?在没有找到确凿证据前,楚牧峰是不会随便相信任何人。

    “这么说,娄小姐的嫌疑能排除了吗?”甘素素出声问道。

    “暂时可以排除!”楚牧峰没有顾左右而言他,直截了当地说道。

    “那就好。”甘素素拍了拍胸口,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这样的话,整件事就又陷入到一个怪圈中来,那就是没有任何嫌疑人,没有丝毫证据,赵大鹏依然下落不明,褚五原仍然被吊在教堂横梁上。

    “楚警官,我可以说话吗?”就在这里僵持着的时候,牛根生忽然间举起手来说道。

    “牛师傅,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楚牧峰扬起眉头道。

    “楚警官,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只是说出我的怀疑,要是你们觉得有道理就可以继续调查,觉得没道理就当我没说。”牛根生舔了舔嘴唇,有些忐忑地说道。

    “没事,你说吧!”楚牧峰沉声问道。

    “我想说的是他的行踪有些怪异!”

    牛根生举起手指指过去,指着的竟然是黄俊生!

    “牛师父,话不能乱说啊,你可要想清楚,俊生怎么可能是凶手呢?”

    顾子君看到牛根生的举动后,忍不住喝道。

    “牛师父,你开什么玩笑,你是不是认错人了?”黄俊生也感觉很诧异。

    “不会认错人的!”

    牛根生语气坚定地说道:“其实要是楚神探能找出来谁是凶手的话,我也不会多说什么。”

    “毕竟我之前说的很清楚,我是没有证据的。但是楚神探到现在都没有找出来是谁,我就只能把我看到的不对劲说出来。”

    “我要说的就是你们那晚在吉祥客房搞什么活动的时候!”

    话刚说到这里,黄俊生的脸色就变了,有些手足失措起来。

    “继续说!”

    楚牧峰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那时候黄俊生的确是没有露面,他在干什么你知道吗?”

    “知道!我看见黄俊生搬着梯子就站在窗户外面,我想他肯定是想要做坏事。但我当时因为肚子疼,所以出来上大号,等我再出来的时候,他人和梯子就都不见了。”

    “您之前一直说梯子梯子的事,他肯定是知道的。再有就是那晚上他到底在做什么,我觉得也得好好查查。”

    牛根生深深看了一眼黄俊生后一股脑地说道。

    “好你个黄俊生,原来都是你做的好事,你就是那个凶手!是不是?赵大鹏和褚五原都是你杀的,对不对!”孙小龙一把就抓住黄俊生的衣领怒气冲冲地大声喊道。

    “不是我!”

    黄俊生猛的挣脱开来,使劲推搡了孙小龙一下后,看着楚牧峰说道:“没错,那晚上我的确是搬着梯子在窗户外面,不过我却是没有杀人,更没有见过什么赵大鹏。”

    “我当时就是想要制造出点鬼火吓唬吓唬你们而已,没想到后来竟然会冒出赵大鹏被杀的事。我一害怕,就没有敢承认,就把这事给藏在心里了。”

    “真是这样的吗?”孙小龙狠声问道。

    “当然!”

    黄俊生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领,斜视着说道:“我就是觉得你们说的那事有意思,想要再增加点乐趣而已,我要杀赵大鹏干嘛,我有病啊?”

    “而且要知道今天下午我一直和你在一起,你觉得褚五原在那个时间段内可能是我杀死的吗?你也不动脑想想?”

    “说的也是!”

    刚才还是有些抓狂的孙小龙想到这个立马就蔫吧下来,黄俊生说的没错,今天下午他们一直都在一起,怎么可能说有时间作案?

    要是褚五原不是他杀的,赵大鹏自然也就没有可能。

    毕竟那事更玄乎,最起码赵大鹏的尸体显得都还没有找到呢。

    “那现在怎么说?就是说黄俊生也没有嫌疑是吧?”

    董琢有些心烦意乱起来,他其实对这样的推断是最没耐性。

    要是说能找到就找到,不能找到只是靠着所谓推断就能找到,可能吗?难道说你们警察都是靠推断来办案的吗?

    楚牧峰需要将所有事情在大脑中重新捋顺一遍,跟着说道:“刚才的询问或许在你们看来是没用的,但对我来说却是很重要,所以你们也不必去想太多,等我捋顺后会告诉你们答案,至于现在,董老板,我需要你去办一件事。”

    “什么事?”董琢瞪大两眼问道。

    ——————————

    感谢书友20180615091533078、DW3&CP3、书友20171213144144361、柳大鹏、墨衣花发、潺潺暮雨、唐姑娘很温柔、青衫观澜、cruhsu、书友20190520231847461诸位书友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