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胡同 > 第二百零五章 两条路,你选吧!

第二百零五章 两条路,你选吧!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新世纪大酒店。

    白牡丹的被杀对这里其实没有多少影响,毕竟说到底白牡丹就是一个风尘女子,人在情在,人走情凉!

    就算追求他的傅大雷也只是叹息自己没有得到而已,更别说别人了。

    这里依然是灯红酒绿,莺歌燕舞。

    当然。早上肯定不会如此。

    早上这里只有浮华之后的寂寥,和几天前是一样的情况,懒懒散散打扫的清洁员,偶尔有打着哈欠的服务生走过。

    孙诚早早的就过来视察。

    对他而言,这几天真是多事之秋,白牡丹突然遭遇不测,被凶徒残忍杀害,让他一直都感觉很不好。

    睡不好的情况下,就早点起来酒店看着吧。

    可今天来的路上,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难道说又有什么坏事发生?”

    就在他揉着太阳穴的时候,一群人从大门处走了进来,

    看到为首的是谁时,孙诚的脸色唰的变暗。

    糟糕,好的不灵坏的灵,自己刚刚说的话,都没有来及怎样,转眼就变成了现实。

    警备厅的人又来了!

    要是晚上过来我还稍微安心点,觉得你也许是过来找乐子的,可这大白天的就来,准没什么好事儿。

    “呦,楚科长,早啊!有什么事儿您招呼一声就成,我过去拜访,哪能让您亲自登门呢!”孙诚收敛住情绪,急忙走上前来,满脸堆笑,客客气气说道。

    “孙经理,我现在要见你们新世纪酒店的老板,他在吗?”楚牧峰没有废话,开门见山地问道。

    “老板在里面,我去请他过来?”孙诚赶紧说道。

    “好!”楚牧峰点点头道。

    “那您坐下稍等会儿,我去去就来。”

    楚牧峰随意挥挥手,孙诚就赶紧去找老板。

    一会儿功夫后,孙诚就跟在一个男人身后,从楼上下来。

    这个男人看上去四十来岁,身材高大,器宇轩昂,一身黑色外套让整个人显得很硬朗挺拔。

    尤其是浓眉之下的双眸,转动间散发出道道精光,英气逼人。

    他就是新世纪酒店的大老板,白道安白爷。

    白道安是个做事非常低调神秘的男人,尽管是新世纪大酒店的大老板,但知道他的人都不如知道孙诚的多。

    在很多人的眼中,孙诚才是新世纪酒店的掌舵人,可只要是熟悉内情的人都清楚,孙诚在白道安的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下。

    这就是白道安的威势。

    “楚科长,您好,有失远迎,还望恕罪,鄙人就是新世纪酒店的老板白道安。”白道安走过来后,冲楚牧客客气气地伸出双手问候道。

    “白老板您太客气了!”楚牧峰握了握手。

    “楚科长,您的大名我是早就听说,可谓是如雷贯耳啊。都说您是警备厅的神探,破获了不少悬案疑案,可谓是年轻才俊。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白道安是颇为感叹道。

    “白老板过奖了,楚某这次过来是有公务在身,要是方便的话,咱们去那边聊两句?”

    对于笑脸人,楚牧峰自然不便冷言冷语相向,更何况在这四九城开这么大的娱乐场子,自然也不是无根浮萍。

    “好说好说!”

    大厅的一角,两人相对而坐,周围有华容等人戒备,保证他们谈话的保密。

    “楚科长,您这次过来,所为何事?”白道安主动问道。

    “白老板,不知道您对酒店的舞女情况知道多少?两天前发生的那起碎尸案你应该知道了吧?”楚牧峰倒也干脆,开门见山问道。

    “碎尸案吗?”

    白道安咳嗽了一声后说道:“知道,我听孙诚说过了,死的是我们酒店的一个舞女,叫做白牡丹是吧?”

    “楚科长,难道案子破了?您这次过来就是想要和我说说这个的?要是那样的话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我想说的不是白牡丹的事!”楚牧峰淡淡说道。

    “不是?”白道安面露几分疑色。

    “是红蔷薇孙小娥。”

    “红蔷薇?孙小娥?”这下白道安感觉有些愕然了。

    刚才说的不是白牡丹被杀的案子吗?怎么话锋一转就牵扯到了红蔷薇孙小娥身上呢,莫非……

    心里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直觉,白道安声音略显干涩地说道:“楚科长,难道红蔷薇也和白牡丹遭遇同样的不测吧?”

    “不错!”

    面对着神情有些微变的白道安,楚牧峰是没有想要隐瞒的意思,缓缓说道。

    “你猜的没错,就在今天凌晨,红蔷薇也被人杀了,同样的手法,抛尸地和白牡丹的仅仅相差一个街道!白老板,这也是我为什么要见到你的原因!”

    “什么?”

    白道安此刻是真的被惊到了。

    他和孙诚是一样的想法,如果只是白牡丹的话怎么都好说,可现在又多出来一个红蔷薇。

    偏偏两个人都是自己酒店的,那传出去必然会闹得沸沸扬扬,引来各种流言蜚语,影响到酒店生意。

    “你也很吃惊很意外是吧?我也是这样,我相信要是其余人知道内情的话,他们也会是这样。”

    “前后两个被杀死的都是舞女,她们又都是你们新世纪大酒店的人,抛尸地又相差无几。”

    “白老板,换做是您的话,应该也会多想吧?应该也会来找找这家酒店的老板问问情况的吧?”楚牧峰看着对方坦诚说道。

    “不错,你说的对,换做是我的话,也肯定会找过来问问情况。”

    对于楚牧峰所言,白道安很是理解,眼中流露出一种若有所思的光芒。

    “这事应该不是巧合那么简单吧?”

    “巧合?”

    楚牧峰不置可否地一笑,“破案讲究的是证据,从来说的都不是巧合。”

    “当然,也不是没有巧合,但必须得破案后才能判断到底是不是巧合。白老板,我现在要问您几个问题,希望您能如实回答。”

    “楚科长,您问,我一定如实相告!”白道安立刻神色一整,正襟危坐。

    “白牡丹和红蔷薇都是新世纪酒店的舞女,她们的被杀只能是有两个原因,要么是因为她们自己,要么是因为新世纪酒店。”

    “要是前者的话,我们正在调查中,倘若是后者的话,就是我今天过来的目的了。我想要知道你们新世纪酒店最近有没有树敌?”

    “如果树敌的话,那些对头可能是谁?按照您的想法,谁最想要让新世纪酒店被毁掉呢?”楚牧峰眯着眼问道。

    “树敌?”

    白道安皱起眉头琢磨了下后慢慢说道:“对手的话是肯定会有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话说的好吗?同行是冤家。”

    “我的酒店做大了,自然会被同行觊觎,羡慕嫉妒。但你要是说那些同行是对手,是他们做出的这事,我觉得不太现实。”

    “现不现实不是你说了算的,现在就将你认为可能是对手的都一一罗列出来!”楚牧峰说着就递过去一张纸一支笔。

    “好好想想,不要有什么遗忘!”

    “有这个必要吗?”白道安迟疑道。

    “相当有!”楚牧峰的态度很坚决。

    或许开酒店搞经营你很擅长,但要是说到这个查案的话,就没有你什么事了,那是我说了算。

    “好吧。”

    其实白道安是不太想写,但想到这事的确是很古怪,也就拿起笔开始写起来。

    至于说到你们这些被点名的,会不会被楚牧峰挨个拜访就不是我能做主的,谁让这次是我们新世纪酒店遇到的麻烦呢。

    “这些都是对新世纪酒店有敌意的,但我还是坚持刚才的观念,这些人未必就会做出这种疯狂举动来,因为根本不值得。”白道安将写好的纸张递过去后,摇头说道。

    “值不值得不是你说的,那是我要调查的事了!”

    楚牧峰将纸张收好之后,又开始问起其他问题,每个问题的问出都是带有着很强烈的针对性。

    对于这些问题,让白道安都觉得有些不太舒坦,但还是很配合的回答。

    “行了,那就先这样,白老板,你要是想起什么,或者有任何有价值的消息记得及时通知我们。”

    收起本子,楚牧峰站起身来说道。

    “一定一定!”白道安点点头。

    “华容,收队。”

    “是!”

    “楚科长,慢走!”白道安走上前。

    “白老板,请留步!”楚牧峰拱手笑道。

    ……

    新世纪酒店,办公室中。

    这里只有孙诚和他效忠的对象白道安白爷。

    “孙诚,白牡丹和红蔷薇的事你怎么看?”

    白道安面前的桌上放着一副象棋,他随意拿起一颗玉石棋子在手中摩挲,双眼微眯着问道。

    “白爷,这事有可能是针对咱们的吗?”孙诚是真的有些茫然了。

    死了一个白牡丹,还可以说是意外,可现在又死掉一个红蔷薇,要说这事也是意外的话,好像是有些牵强。

    可要不是意外的话,难道是谁在布局针对他们新世纪酒店吗?

    “针对咱们?”

    白道安将棋子放到棋盘上,淡淡问道:“酒店的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

    说起这个,孙诚面露几分苦色地说道:“白爷,因为白牡丹和红蔷薇的事,所以咱们酒店内部有些人心浮动,开始流传起一个流言。”

    “说是有人针对咱们新世纪酒店动手,只要是在这里上班的,都会成为攻击目标,都可能遭遇不测。”

    “眼下已经有不少跳舞的姑娘准备换地方了,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我怕她们要是都走了,就没人敢来咱们店里干了,咱们酒店生意会一落千丈。”

    危言耸听吗?

    不,这话说的很在理。

    现在已经有人开始说要辞职,只要有第一个走的,其他人就会纷纷仿效。

    当然,酒店也可以给出高薪,但那又如何?钱虽好,但也得有命花才成啊!

    都已经死了两个了,谁也不知道下个是谁,如果能换个地方挣钱,自然是换个地方更稳妥!

    “您看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搞事的?”孙诚谨慎地问道。

    “你说城里其他几家夜场吗?”白道安瞥了眼对方问道。

    “嗯!”孙诚躬身应道。

    “应该不会。”

    白道安又拿了一个车棋在手中,缓缓说道:“这几年来,咱们新世纪和其余同行虽然说是有竞争,但都是生意而已,都是有限度有原则有底线的竞争,哪里会像是这样肆无忌惮,拿着人命不当回事。”

    “这种事不是不能做,但只要做了就会留下蛛丝马迹,一旦被查出来,肯定就是要吃枪子的,你觉得他们几家混不下去了吗?还是跟我们有深仇大恨,需要这样做吗?”

    “白爷,您说的对,是没这个必要!”孙诚想想也确实是这个理儿。

    换做是那些贩卖烟草,搞赌场的或许会这么狠,杀人劫货,灭口劫财,开夜场的,根本犯不着啊!

    白道安拿起点燃的雪茄,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眼圈道:“因为这样的事情就将前途命运葬送掉,这样做是不值当,也是没有必要的,所以不会是他们。”

    “不是他们的话,这事就有点蹊跷了。算了,咱们在这里是想不通的,你让咱们的人盯着这事就成,希望警备厅那边能早日破案。”

    “还有给下面的人说,让他们安心做事就成,我白道安是不会亏待他们。要是说有谁害怕的话,在警备厅那边没有结案之前,所有人都可以在酒店里面住宿,你来为他们安排。”

    “是,白爷!”孙诚躬身应道。

    虽然这样会损失点钱,但和酒店的前途相比是可以忽略不计。

    毕竟只有这样做,才能挽救酒店衰落的局面,才会挽住服务生和舞女他们,留住人心为己所用。

    啪!

    白道安猛地将棋子放到棋盘上,眼神中带着几分期盼。

    “楚牧峰啊楚牧峰,希望你能名副其实,早日破案!”

    ……

    至于楚牧峰这边,带着从新世纪酒店得到的相关资料,回去后就安排起调查的任务。

    在此期间,他不忘交代了下田横七,让他通知远洋商贸,自己下午话会过去一趟,有事要谈。

    德川被杀的案子,也是要有个了解

    下午五点。

    远洋商贸,会长办公室中。

    这里坐着的是两个人:楚牧峰和井上三雄。

    面对楚牧峰的到访,井上三雄不冷不热地问道:“楚科长,你这次过来,又是要做什么呢?不会还说我们商会窝藏凶犯吧?”

    “做什么你能不清楚吗?”楚牧峰挑起眉角,主动将这事挑明。

    “我清楚什么?”井上三雄故意装傻充愣。

    “我是为德川京上的案子而来的。”

    楚牧峰嘴角浮现出一抹讥诮冷笑,既然你不愿意主动说出来,那我就只好捅破这层窗户纸,看你如何还能装得下去?

    果然井上三雄是没有办法继续装了,听到这事后,他的神情是一下严肃起来,语气强势地说道。

    “楚科长,我知道这个案子是你们在负责调查处理,你这次过来是想要给我一个交代吗?”

    “交代?”

    楚牧峰嘴角一翘,走到窗边,看向外面堆积的货箱,眼神深邃。

    “这个案子我们目前一点线索都没有,想要破案的话,总要给我们时间,而且还需要那些酒馆食客的配合。不过很可惜,一方面那些食客不配合调查,另一方面你也不会给我们足够时间吧?”

    “对!”

    井上三雄双眼迸射出道道锐光,狠声说道:“他们凭什么要配合你们,我又凭什么要给你们时间,你们警备厅要是说找不出来凶手的话,我就只能请城外驻军帮忙来抓人了。”

    “不过真的要是那样做了,我想后果不是你们警备厅能承担的吧?你确定要我这样做吗?”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相信也不是你想要的。”

    楚牧峰双手后负,十分平静地说道:“是啊,既然都不想把事情搞大,所以你们远洋商贸还是抓紧摆平这件事吧!”

    “我们摆平这事?这话是什么意思?”井上三雄皱眉不解。

    “意思很简单,就是这事到此为止,不必再追究下去了!”楚牧峰淡淡说道。

    “到此为止?”

    井上三雄听到这话眼底顿时闪烁着蔑视的冷光,看向楚牧峰的背影也变得蔑视起来。

    “楚科长,你不是说笑话吧,居然让我到此为止?哼,死掉的是我们远洋商贸的重要合作伙伴,他是在你们北平城遭遇的不测,要是说你们警备厅不交出杀人凶手,这事绝对不能算完!”

    “楚牧峰,我可以很郑重地告诉你,我们岛国人不能就这么白死,要么给我将杀人凶手交出来给我们,要么我就请我们的城外驻军帮忙抓凶,血债血偿!”

    “这就是你的要求吗?”楚牧峰转过身斜靠着窗户问道。

    “没错,这就是我的要求。”

    “要是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坦白告诉你。你的要求我不认可,我可以推出一个凶手受刑,然后到此为止!”楚牧峰平静地说道。

    “哈哈!”

    被楚牧峰这种态度刺激着的井上三雄豁然站起身来,怒极反笑道:“楚科长,要是这样的话,咱们就没必要继续谈下去了,你走吧!”

    “我走?”

    楚牧峰指着外面的箱子,语气玩味的说道:“井上三雄,我知道被杀死的德川京上是来干什么的,也知道你们商会到底做的是什么生意。”

    “不要觉得你们有岛国人的身份,就可以肆无忌惮了,我想要让你的烟土卖不下去,方法有很多,除非你有本事买通整个警备厅,我想你还没那个能耐吧。”

    听了这话,井上三雄脸色有些难看。

    “如果这次你想煽动城外驻军的话,这个后果也未必是你能承受得了!你想利用他们,他们未尝不是在利用你。”

    “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一点,一旦发生战事,其他人我管不到,但是你的商会,我会第一时间查封,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你……你到底想要什么!”井上三雄扬手说道。

    “我说过,这事到此为止,杀人凶手会按照我们的法律判决,这样你想要的交代也有了,就这么简单。”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说道,要不是因为有曹云山顾忌的话,他连一个死刑犯都不愿意给对方。

    “井上三雄,你和城外驻军联系的纽带不就是利益吗?要是没有足够利益,你觉得他们还会在乎你的死活吗?那你不过就是个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而已!”

    “你将这个事摆平,我可以不再针对你的远洋商贸,要是你还继续煽风点火,不依不饶的话,那我倒要看看,最后到底谁死得快。”

    “你……你这是在威胁我!”井上三雄涨红了脸,羞怒道。

    “不错,我就是在威胁你了,我楚牧峰有这个资格,也有这个能力!”楚牧峰言辞如锋,毫不客气。

    你恼怒?我还恼怒呢!

    楚牧峰心中也是窝着一肚子火,要是说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要下令将远洋商贸给彻底查封。

    但这不是没办法吗?形势比人强!

    自己真要是敢那样做,不单单要面临与井上交好的上层压力,关键保不准就会导致城外驻军提前出兵。

    要是说因为自己为了一时之气,而让北平城提前陷入到战火绵延中,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所以暂且只能先放下打压远洋商贸的事儿,反正这样做了的话,自己这边是一点亏都不吃。

    吃亏的只能是死掉的德川京上,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的井上三雄!

    “井上三雄,两条路,要么到此为止,要么鱼死网破,你选吧?”楚牧峰步步紧逼。

    “我要想想!”

    “想想?井上三雄,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不过今晚之前你要是说还没有想出来答案的话,明天我就会开始行动,先搜查你商会的仓库,我想应该能有收获!”

    说完,楚牧峰就毫不犹豫地起身离开。

    留下的是满脸憋屈的井上三雄。

    八嘎,真的很想要让城外驻军进攻北平城,彻底占领这个地方!

    东北那边都已经打下了,根据自己的了解,依着军部那帮贪婪家伙的性子,打进北平也是早晚的事儿。

    但眼下似乎还在准备当中,自己也没那个能量指挥军方提前行动,这可是会引发两国大战!

    不过放放风,吓唬吓唬北平城那些当官的,还是没问题的,也确实发挥作用,不然也不会有楚牧峰找上门来。

    不过这家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居然还反将了自己一军,让自己骑虎难下。

    当然,楚牧峰说的很对,自己和驻军维持的纽带就是利益,没有了足够利益的输送,那帮冷血的家伙根本不会在意自己是死是活!

    似乎只能是妥协了!

    身为商人的井上三雄其实并没有太多热血,逐利而为才是根本。

    ——————

    足量更新,求大家看完给点票吧,最近推荐票好惨,月票随缘了!

    最重要的是希望各位读者朋友,能多多支持下起点正版订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