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穿之八爷后院养包子 > 第1067章 也太胆大了

第1067章 也太胆大了

作者:烟花绽月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舒舒觉罗氏是爱书之人,她嫁进府的时候,嫁妆里就有一箱书,有些还是孤本,在外面买都买不到。池小河说出来也是想试探一下舒舒觉罗氏肯不肯借。

    这个时候的书不像现代那样易得,很多人都是不愿把书借人看的。好一点的也是借人抄,甚至有的抄书还得给钱。

    当然,池小河以皇后的身份让舒舒觉罗氏把书借给雅尔哈看,她也不能拒绝。但池小河不愿意在这种事上用身份压人。就是教雅尔哈这事,她也是先问过舒舒觉罗氏的。

    这几年大家相处,共事,舒舒觉罗氏也知道她不是个爱以身份压人的。当她问你是否愿意的时候,你可以说真话,并且不会因此负担什么后果。

    所以池小河也不担心舒舒觉罗氏会心里不愿意,面上却答应。

    果然,听了池小河这话后,舒舒觉罗氏脸上出现了为难之色,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很爽快的就开口。

    池小河也能理解,所以并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而是说起琴棋书画的教学来。

    “贵妃说的也很清楚了。雅尔哈,你看自己想学什么就同贵妃说,也好让贵妃提前安排好教学内容。”

    “儿臣想学琴。”雅尔哈道:“儿臣觉得抚琴是件很雅致的事情。”说完她有些害羞的红了脸。

    “想学就让贵妃教,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池小河温柔的笑道:“抚琴确实雅,只可惜你皇额娘我是个不太懂音律的人,所以一直没学。”

    “格格喜欢那就先学这个。抚琴不仅雅,也能静心。”舒舒觉罗氏笑道,她果然没再提书的事。

    池小河猜到她是不愿出借,也就没再提。反正她这里的书也不少,而且宫里是有藏书阁的,那里的书更多。若是她同八爷开口,雅尔哈也能进。只是她之前不想这么麻烦。毕竟如今这个朝代,对女人读书太多并不友好。

    雅尔哈跟着舒舒觉罗氏学习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最后商量的是雅尔哈每日里跟着舒舒觉罗氏学习一个时辰,至于是上午还是下午,就由舒舒觉罗氏根据自己手头的事情提前一日通知。学习的内容自然是舒舒觉罗氏定了。

    “臣妾还要多谢皇后娘娘。”舒舒觉罗氏笑道:“臣妾能给格格当师傅,真是三生有幸。娘娘给臣妾找了个好差事呢!”

    “哈哈,知道你闲不下来,特意给你多派点活干。”池小河笑道。

    “还是娘娘懂臣妾!”舒舒觉罗氏道,她现在挺喜欢日子过充实些。人一旦有事做,就不容易胡思乱想。

    说了好一会儿话,池小河也有些累了。正好这对新出炉的师生还有些事要私下商量,两人便提出告退。

    “去吧。”池小河笑了笑,“本宫可是期待咱们雅尔哈到了中秋的时候能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来。”

    “皇额娘,儿臣会好好学的。”雅尔哈忙点头。

    “娘娘放心,一首没问题!”舒舒觉罗氏也很有信心的道。

    池小河目送两人出了宫,脸上的笑还没收,显然心情很不错。

    “格格出落的越发漂亮了。这再学了琴棋书画,以后可不得了。”秋梨道。

    “是呀,这么好的小姑娘,以后不知道会便宜哪个臭小子!”池小河叹息道:“本宫只盼着别远嫁就好。”

    她记得历史上的康雍两朝有不少格格远嫁蒙古。当然,也有留在京城的,但都红颜薄命,没几个日子过得幸福的。

    雅尔哈于她而言不是亲生胜似亲生,看着她越来越优秀,她自是希望这孩子以后的日子都能顺遂平安。

    “娘娘只要同皇上开口,皇上肯定会答应的。”秋梨道。

    “本宫知道。”池小河道:“只是不远嫁,这京城里世家大族,也难挑人。”

    “娘娘现在想这些还早呢,咱们大清的公主不早嫁,娘娘还能晚几年才操心。说不定那时候也有优秀的世家子弟呢!”秋梨安慰道。

    “这到也是。”池小河点点头。别看八爷他们这些皇子成婚都早,有的甚至十三四岁就成婚,但大清的公主们却都出嫁晚。十七八岁是常有的事。

    “娘娘今儿这一上午也累着了,要不打个盹吧。等皇上过来了,奴婢再叫您起来用午膳。”秋梨道。

    “本宫今日怕是没精神陪皇上用膳了。”池小河掩嘴打了个哈欠。她这些日子虽说是撑下来了,但身体其实也快到极限了。今日又早起去给良妃请安,现在一放松下来就特别累。这会若是睡下去,没两个时辰怕是起不来。

    “让膳房送点热汤水的东西过来。本宫吃了再睡。皇上的午膳,让人送养心殿去吧。”池小河道。

    “好,奴婢这就去安排。”秋梨也知她这些日子辛苦,忙出去吩咐了。

    池小河靠在软榻上摸了摸肚子,目光温柔的笑了起来,“小家伙,这些日子可真给额娘争气,一点没让额娘吃苦头。”

    这会还不到孩子胎动的时候,但池小河就是觉得自己说了这话后,孩子在肚子里轻轻地动了动,给了她回应。她眯着眼,眉眼间全是温柔的笑意,“额娘的乖宝宝,以后肯定是个贴心的小棉袄。”

    这一次,肚子再没动静,池小河笑了笑,轻轻摸了摸肚子,低声道:“怎么,额娘说的不对么?难道不是小棉袄,是个乖小伙?”

    当然,这一次肚子依旧没给她回应。池小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唇边的笑意更深了。

    八爷在养心殿批奏折差点忘了时间,还是赵仁宽提醒,他才想起来自己今日是打算去坤宁宫陪池小河一块儿用午膳的。

    “那快走,皇后怕是等急了。”八爷起身道。

    谁知他还没出门,膳房的小太监就来送午膳了。

    “皇后娘娘说她午睡了,就不陪皇上用午膳了,让奴才们直接送到这里来。”小太监低着头,心里有些忐忑。虽然这几个月也听说皇上和皇后感情好,但他觉得皇后也太胆大了。后宫嫔妃得知皇上要去用膳,谁不是巴巴等着,哪有自己先睡觉,不管皇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