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狂妻来袭:九爷,早安! > 第370章 当众出丑!

第370章 当众出丑!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70章 当众出丑!

    闻言,梁思然脸都气绿了。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她也不好发作。

    这时,一旁的乔维雪冷笑一声,蓦然开口:“墨心儿,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月公主跟你说话是看的起你,真是给脸不要脸。”

    乔维雪满脸得意,现在她跟月冰心站在一起,看谁还敢说她是吹牛。

    这时,两位校领导经过。

    见到梁思然先是诧异,紧接着立刻走了过来。

    其中一位副校长上前道:“月公主,真的是您!您好,在下是帝都大学的副校长,申云礼。不知道公主大驾光临,是有何事啊?”

    梁思然看向申云礼,微微一笑,说道:“申校长您好,我来只是见我一位朋友。”

    说着,目光再次回到墨心儿身上。

    申云礼随着梁思然的目光看向墨心儿,立刻明白原来这位月公主是来找墨心儿的。

    不过这公主怎么会认识墨心儿呢?

    难道是墨心儿去兰卡国参加比赛的时候认识的。

    想想也只有这一种可能。

    反正不管月冰心是找谁,反正兰卡国公主亲临帝都大学这件事。

    也是值得打一波广告为学校做宣传的。

    以此吸引全世界更多的贵族学生家长的关注。

    申云礼随即笑笑,开口道:“墨心儿,既然你跟公主是朋友,那你就好好陪公主逛逛,看看咱们学校。”

    一旁的乔维雪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这个月冰心搞什么鬼?

    怎么在校长面前说墨心儿是她的朋友,把她晾在一边,提都不提。

    梁思然走到墨心儿面前,微微一笑,说道:“心儿,陪我转转吧。”

    墨心儿盯着梁思然,站着未动。

    申云礼蹙眉,这个墨心儿站着一动不动磨蹭什么呢!

    于是便催促道:“墨心儿,快去陪公主转转看看我们学校啊!”

    墨心儿轻笑一声回道:“好啊。”

    然后,转头对身边的萧亦小声说道:“等我一下,我很快就来。”

    萧亦看着她,微微点头。

    随即墨心儿走到梁思然身边。

    司徒安安看向萧亦问道:“心儿怎么会认识那个月冰心公主啊?”

    萧亦眸光微深,看着两人的背影,回答:“应该是我们去兰卡国比赛的时候认识的吧?”

    “你们遇到月冰心了?”

    “没有,当时九爷也在兰卡国,他跟兰卡国王月冰澈关系不错。”

    司徒安安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不过看心儿的样子似乎很讨厌她呢,她来找心儿做什么?”

    萧亦微微摇头。

    他自然不清楚。

    与梁思然往一旁走了几步。

    墨心儿便立刻冷声开口道:“梁思然,我记得跟你说过离我远点。”

    周围没有其他人,梁思然也立马换了一张嘴脸:“墨心儿你这个贱人,我还真是低估你了,竟然混到云之岛上去了。”

    说着,她拿出手机,点开那张墨心儿从背后抱着秦北墨的照片给她看。

    随即,恶狠狠的盯着她,继续道:“你还敢勾引秦北墨。”

    墨心儿看着梁思然手机里照片,这一幕竟然被人拍了下来。

    还到了梁思然手里。

    但听梁思然的语气,似乎并不知道她跟九爷本来就认识。

    墨心儿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轻笑一声,说道:“对呀,我就是勾引了他,九爷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男人,我还把他睡了呢。”

    梁思然闻言,眼底的怒火几乎要喷发而出。

    转瞬,她冷哼一声,开口道:“就凭你,也配!墨心儿你给我离九爷远点,我不准你接近他!”

    梁思然丝毫不相信,眼高于顶的秦北墨会跟墨心儿发生关系。

    虽然墨心儿的确长着一张让她厌恶的专门勾男人的狐狸精脸。

    可秦北墨是什么人,宴会上那么名媛贵族在,他会上她这一只破鞋。

    可她依旧嫉妒,嫉妒墨心儿竟然能见到他,嫉妒她能那么近距离的抱住他。

    她简直嫉妒的发疯!

    墨心儿嗤笑一声,凌厉的眸子盯着她:“你不准?你算哪根葱!”

    懒得再跟她多废话!

    墨心儿直接冷声道:“梁思然,你劝你现在立刻马上乖乖的自己滚出我们学校,我没时间在这听你废话。”

    这种不屑的态度,气的梁思然咬牙切齿。

    “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是吗?你别忘了我现在是公主,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墨心儿看着她,冷笑道:“是吗?那你尽管来好了。”

    她凌厉的目光注视着梁思然,毫无畏惧。

    梁思然第一次来C国的时候不就已经对她动手了。

    还有前些天她在商场打了她,以她的性格怕是更想弄死她了。

    之所以到现在迟迟不动手,原因必然是梁思然不敢轻易对她动手。

    梁思然看着墨心儿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心底更加愤怒。

    墨心儿睨着她,再次开口:“还有,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滚回你的兰卡国,别再来招惹我。”

    “否则.......我就把你跟那个走私商威尔森计划私吞拍卖会善款的证据发给你的那位哥哥月冰澈,听说他是个很正直的人,最痛快这种暗地里不光彩的操作了。”

    听到威尔森,梁思然顿时慌了神,又立刻故作镇定道:“你胡说,你有什么证据!”

    墨心儿轻笑一声,道:“我都可以找到你们的交易记录,黑进他的账户把钱弄走,会没有证据吗?”

    梁思然死死的盯着墨心儿。

    贱人!

    她紧握着拳头,指甲扎心手心里,心里暗暗道这件事绝不能让月冰澈知道。

    否则他一定会调查这件事,调查威尔森。

    威尔森如果知道是因为她又招惹了墨心儿,才惹上祸端,断然也不会轻饶了她。

    她该怎么办?

    这个该死的贱人怎么会成为黑客!

    有这个把柄在她手里,她就会一直被她捏的死死的。

    墨心儿收起笑容,睨着她,冷声道:“还不走!”

    梁思然脸色难看至极,却拿墨心儿没有丝毫办法。

    随即,不得不转身。

    她回到保镖们身边,命令道:“走,回去。”

    站在一旁等着看好戏的乔维雪,一脸懵逼!

    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月冰心怎么就这么走了?

    她口口声声说她们是朋友,可从头到尾月冰心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证明她们是朋友。

    这不是让她当众出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