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宁帝军 > 第九百六十三章 霸者的白菜动不得

第九百六十三章 霸者的白菜动不得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铜羊台的守军每日都和西甲城那边的宁军相对,压力当然大,这个天下,除了北疆黑武人之外,恐怕再也没有任何一国边军士兵觉得自己在和宁军对峙的时候气势不输,而一个国家繁华强大与否,在边城对比上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站在铜羊台城墙上往东看西甲城,就算是隔着高高的城墙也能看到城内一座一座木楼的屋顶,而站在西甲城这边往铜羊台看,只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土城,土城之内也是一片混黄。

    边城修建坚固,西甲城用的是长条大石,里边是夯土,铜羊台城则是纯粹的夯土,提到后阙国也不能说穷,后阙国盛产美玉,销往四方,尤其有一块被称之为千年冰魄的美玉,传闻其中隐隐约约可见星河流动,是无价之宝,被后阙国王藏于宫中,那般盛产美玉的地方都如此珍惜在乎足可见冰魄之珍贵。

    后阙国算不上穷,可是对于边军的拨款远不如大宁,大宁这边,每年只是往西疆边军这边的拨款就抵得上后阙国一年的税收,这根本就不是可以对比的事,大小悬殊到没法比,如果你非要拿大宁和后阙比,那后阙人一定觉得你是在耍流氓。

    再看士兵,大宁战兵衣甲鲜明,后阙国这边校尉以下只是单薄一层皮甲,甚至是棉甲。

    正因为如此,后阙国边军生活的苦闷,所以对来往商队克扣的极狠,只要送银子他们就放行,若不送,想出关进关难如登天。

    金子可不是多见的东西,一小袋金子就能让人为之疯狂,能送出这般豪礼,西甲城的边军校尉自然也不会阻拦,这边风气如此,谁也不会过问。

    车队有十几辆马车,连检查都没检查就进了城,这事说起来多魔幻?国门都不检查,若是放在大宁那边早已经问罪了,当然也不可能发生。

    马车一长串的进了铜羊台,城中有不少客栈,城内的建筑也都是两层土楼,虽然和繁华锦绣没有一丝关系,看起来挂着红色布旗的土楼倒也别有一番风情。

    在最大的那家客栈停下来,伙计看到这么大规模的商队自然不敢怠慢,陪着笑脸过来牵马,不多时,十几辆大车全都进了客栈后院,后院不小却已显得拥挤。

    商队一共有百余人,出手也阔绰,直接把客栈包下来,多给了一成的银子。

    这种商队会带着不少护卫,即便是住进客栈晚上也会留不少人守着车,这是司空见惯的事,客栈的人当然也不会在意,可就是在这后半夜客栈的人都已经睡着之后,马车上的箱子被一口一口的打开,藏于箱子里的人全都静悄悄出来。

    “宁,征战四方,从来都以光明正大之战法取胜,大宁的战兵也历来都是在战场上让敌人胆寒,我们不是军人,我们也是宁人,我们也不是不光明,我们是在用敌人的手段,他们怎么做的我们还回去而已。”

    从箱子里出来的人全都聚集在马厩中,众人蹲在那,借马匹遮挡。

    说话的人是一个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年轻小伙儿,或许是因为在箱子里栖身的时间久了所以脸色不太好,可是他的眼睛却格外明亮。

    “江湖上的人一直逍遥自在,是边军为我们杀出来的逍遥自在,我们住在山清水秀的地方欣赏这大好河山,才能任性的说什么江湖规矩,规矩?”

    年轻人声音稍稍加大了些:“规矩就是别人欺负上门,我们不能只等着边军给我们出气,后阙国天门观鬼道门的人潜伏长安城杀了我们道门弟子,所以我才会带道剑出长安,道门之尊严同样是大宁之尊严,仇要报,要在后阙人的地盘上报。”

    年轻道人站起来:“为我们的边军兄弟们,开个路。”

    “是!”

    一群道人低沉的应了一声。

    “尊国师真人令。”

    他们等待着小张真人下令。

    “分做三队,一队往西,城西有料场,后阙边军骑兵所需的草料都在那边,还囤积了不少粮食,烧了它。”

    “一队往北,北边是后阙国边军将军府,把边军将军人头带回来。”

    “还有一队,没有特殊目标,只管在城中紧要的地方放火,越多越好,只在今夜,让铜羊台变成一座废城。”

    小张真人抱拳:“诸位,道门正统。”

    所有人抱拳:“天下一家。”

    “散!”

    随着一声令下,数十道黑影往四周散了出去,犹如飞鹰掠过。

    西甲城。

    沈冷和大将军谈九州两个人站在城墙上往西看着,西边的铜羊台城规模大概是西甲城的三分之二,虽然是土城,但修建的极为坚固,城中有后阙国守军一万两千,后阙国军力和大宁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可正因为如此,在最靠近大宁的这座边城里,后阙人派驻的当然是最能打的队伍。

    “先发制人?”

    大将军谈九州看着西边铜羊台城,听沈冷说完之后楞了一下:“可师出无名。”

    大宁虽然从来都不怕打仗,可好歹也得找个理由吧。

    “理由这事......”

    沈冷看了谈九州一眼:“那年陛下下旨南征灭越国,说是因为山羊。”

    谈九州嘴角微微一扬:“是啊,那年一战我虽然未曾参与其中可也熟知,与现在的情况何其相似,那时候南越人以为他们可以和大宁抗衡,于是串通勾结十余小国试图形成联盟以抗大宁,这种事南越不是第一个,后阙这边也不是最后一个,只要大宁强大,一直强大,想联手对抗大宁的人就不会没了,毕竟单打独斗谁也不行。”

    即便是到了现在,其实连大宁百姓们都不太清楚灭南越那一战的起因,大部分也懒得去想,反正只是灭了一个小国而已。

    “搞几只羊去?”

    “羊这边不缺,缺白菜。”

    谈九州道:“羊随随便便就能搞来,想要多少有多少,可是啃什么呢?”

    沈冷哈哈大笑。

    谈九州看了沈冷一眼:“最主要的是,陛下旨意未到,当年灭南越是陛下定的,你我对后阙出兵......”

    后边的话谈九州没有说出来。

    沈冷这才醒悟,虽然谈九州不怕打仗,可是他毕竟要退下去了,在就要荣归故里之前主动出兵,对于谈九州来说似乎没有那么大的意义,这个时候,对于谈九州来说平稳最为重要。

    就在这时候谈九州笑道:“你别总是在羊身上找借口,现成的借口在你都不用,你莫不是忘了今天还有人四处散播你有反心的谣言?明日一早,大军出城,陈兵在铜羊台城外,让他们交出唆使这些人的幕后主使,交不出来,我们就自己进城去抓。”

    沈冷看向谈九州,想着原来自己误会了,对付西域人,谈九州才是霸者。

    “回去休息吧,我已经下令分拨三万西疆武库新兵给你,已在城中等你多日了,明日一早你去大营提兵。”

    谈九州伸了个懒腰:“我年纪大了,天一黑就容易犯困,我得先回去睡,最主要的是我已经要回长安,这开战的风险当然是你来扛,朝廷里的大人们骂也当然是骂你,御史台的人参奏也只能是你,谁叫你年轻?年轻人,背锅总是要多一些才行。”

    沈冷撇嘴:“老狐狸。”

    谈九州哈哈大笑:“我回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刚说完,忽然身边有人抬起手指着铜羊台城方向说道:“那边怎么好像起火了?”

    沈冷和谈九州同时止步,两个人朝着铜羊台城方向看过去,那边的红光已经从城中溢出来,可见不是一处起火,火光把黑夜烧透了似的,感觉下一息天空会变成炭。

    “不是我的人。”

    沈冷看向谈九州:“大将军知道,我一共也没带几个人来。”

    “也不是我的人。”

    谈九州道:“刚说好让你背锅,动作哪能这么快。”

    沈冷一笑:“所以。”

    谈九州:“管他是谁的人。”

    片刻之后,西甲城战鼓声起。

    一个时辰不到,装备整齐的大宁战兵从西甲城西门开了出去,队伍浩浩荡荡,犹如一条在黑夜之中潜行的怒龙。

    沈冷骑着战马走在队伍里,不时举起千里眼往铜羊台城方向看,那边的火光越来越亮,一开始还没有想到是怎么回事,可是出城的时候见到城门外帐篷里的那些道人,他忽然间就明白了。

    “胡闹啊......”

    沈冷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你难道不知道,你比一座铜羊台城要重要的多?”

    他把马鞭甩响,加速向前。

    大宁从来都不会在被人打过来之后才打回去,当初灭南越,世人皆说大宁霸道不讲理,可大宁能越来越强盛的原因之一,就是在发现威胁的时候就立刻把这威胁铲除,南越人以为他们只要还没对大宁动手大宁就没道理对他们动手,可他们错了,后阙人应该是还不清楚南越被灭国的经历,所以他们也错了。

    正如当今陛下李承唐说的......宁人一代一代的拼尽全力到了可以不讲道理的高度,自然不会被一群没大宁高的人指着鼻子说你得讲道理的时候点头,宁都已经这么高了,还要看矮子的脸色做事?弱不一定是道理,但强一定是道理,强也可以没道理,强到有道理没道理都是道理的时候,是为霸。

    大宁,从最初算起,每一代人,嘴上不说可实际在做的,就是要成为霸者。

    霸者的白菜,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