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解药 > 98.第98章

98.第98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什么大出息。

    程恪有些意外, 不是意外老爸会说这样的话, 老爸说这样的话一点儿也不会让他意外, 毕竟从小到大他听过太多, 他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因为老爸给了江予夺一个这样的评价而生气。

    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笑了笑。

    他的这个反应大概让老爸也挺意外的,看着他好半天。

    “挺解渴的。”他把西瓜汁递回给老爸。

    老爸接过了杯子,喝了两口之后皱了皱眉头:“看来这个评价你也是认同的。”

    “认同什么?他没什么大出息么?”程恪说, “就像你对我的评价一样。”

    老爸没说话。

    “我现在不在乎这些评价了, 无论是对我,还是对他,”程恪说, “以前我挺在意的,从不满到麻木,我以前麻木了就是我不在乎了,其实不是, 到现在我能笑得出来了,才是真的无所谓。”

    老爸拧着眉看了他一眼。

    “是不是废物, 有没有出息, 能有多大出息, ”程恪也看着他,“你说了不算,你的标准, 你的判断, 都没有意义。”

    “是么。”老爸冷笑。

    “特别是江予夺, ”程恪说, “对于他来说,你就是个八杆子打不着的陌生人,你的评价如何,你对他是否满意,跟他都没什么关系。”

    “你现在话很多啊。”老爸说。

    “你到这儿来,应该不是想跟我一块儿发呆的吧。”程恪笑笑。

    “他现在还疯着吗?”老爸往店门那边看了一眼。

    江予夺站在门边的墙角,叼着根烟,一直看着这边,阳光很耀眼,他眯缝着眼睛,虽然程恪知道他并没有这样的情绪,但看上去还是一脸不耐烦。

    “在治疗,目前很稳定。”程恪说。

    “行吧,我也不想多说,你自己的事儿,你觉得没问题就行。”老爸说。

    “嗯。”程恪应着。

    老爸又低头喝了两口西瓜汁:“这车也没个空调?”

    “有。”程恪开了空调。

    “这车还有空调?”老爸说。

    “……有,”程恪有些无语,“这不是老年代步车,这是辆新能源车。”

    老爸转过头。

    “我没想买,就是给你介绍一下,”程恪说,“这是个车,介绍起来很简单。”

    “什么意思。”老爸说。

    “如果是个人,”程恪说,“我就不会多说什么了,你对这车的判断,就像对人。”

    “你是想说我很武断?”老爸看着他。

    “没,”程恪笑了笑,“我是想说你太自信了。”

    老爸没说话,沉默着转过头看着那边叼着烟的江予夺。

    江予夺一直往这边看着,因为看不到车里的情况,他大概没想到老爸一直也在看他。

    程恪感觉差不多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他跟老爸几年来说话最多的大概就是现在这会儿了。

    在他想结束聊天的时候,老爸转回头问了一句:“你不问问小怿情况吗?”

    “他有什么需要我知道的情况吗?”程恪说。

    老爸沉默了一会儿:“他接手新公司那边的事儿了。”

    “哦。”程恪点了点头。

    老爸的新公司不在本地,这么说来程怿是已经离开了,也许老爸是想让他知道程怿不会再对他有什么动作,也许是希望他们兄弟俩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也许是告诉他程怿有所妥协,毕竟程怿这一走,需要放弃他在这里这么多年的打拼……

    不过程恪感觉自己可能只能让老爸失望了,有些事大概是真的很难有什么改善了,他给不出老爸想要的反应,他跟程怿的关系恐怕最好的程度也就是一块儿长大的陌生人了。

    “我走了。”老爸打开了车门,“你有空给你妈妈打个电话,不忙的话偶尔也回去看看她。”

    “嗯。”程恪应了一声,也打开车门下了车。

    他不是没有联系过老妈,母亲节的时候他给老妈发过祝福,还有一个红包,老妈领了红包却没有给他回复一个字,他现在并不是太明白老妈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但他也真的从来都没有想念过老妈,不过老爸让他回家看看老妈,他觉得也没什么问题。

    很多事只能慢慢地跟着时间了。

    老爸刚下了车,江予夺就已经到了车门旁边,一把拿走了他手里的杯子。

    “我爸要回去了。”程恪把自己拿着的那个杯子也给了江予夺。

    “叔叔慢走。”江予夺马上说。

    “你是不是盼我快点儿走盼半天了?”老爸忍不住说了一句。

    “没,”江予夺说,“我又不用车。”

    “……走了。”老爸转身往停在对面路边的门走过去。

    “叔叔慢走,”江予夺又说了一遍,“叔叔再见。”

    老爸没说话也没回手,只是摆了摆手,背影里都能看出无奈。

    老爸的车开始了之后,程恪听到站在他旁边的江予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你没事儿吧?”程恪笑着拍了拍他后背。

    “有点紧张,”江予夺说,“我跟他说话的时候就紧张,怕说错话……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没有,”程恪说,“说得挺好的。”

    “以后你俩见面我还是不跟着了,太难受了。”江予夺说。

    “我跟他……也没什么太多见面的机会,”程恪笑笑,“其实刚才你可以在店里坐着,二楼不是有表演么。”

    “我不放心。”江予夺皱了皱眉。

    “你是……怕我爸再把我抓走么?”程恪看着他。

    “我知道他不会,”江予夺说,“但是我就是信不过他。”

    “嗯,”程恪捏捏他的肩,“进去吧。”

    “你是不是说有些事,是弥补不了的。”江予夺跟他一块儿往店里走。

    “怎么?”程恪问。

    “我身上的所有事,都是弥补不了的,”江予夺轻声说,“比如我明明知道你爸不可能再把你绑走,他都给你投资了,还放下面子来找你了……但我还是怀疑他。”

    “嗯,我知道,”程恪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江予夺一直就在墙角那儿站着,“这是正常的,你不用觉得有压力。”

    “我也有能相信的人,”江予夺说,“你,陈庆,卢茜,罗姐,陈大夫……不,罗姐和陈大夫我也不相信,但是我必须相信。”

    “这些都没什么,”程恪说,“其实如果你现在让我说出几个能相信的人,我可能除了你之外一个都数不出来。”

    “是么?”江予夺停了脚步。

    “嗯,我其实根本也没想过这个问题,但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江予夺你是我可以无条件相信的人,”程恪说,“别的人我也会有信任,但都是有条件的,比如我信任许丁,是基于我对他的判断,比如许丁说是这两个月才跟我爸有联系的,我就会相信,因为我可以判断出他没有骗我的必要,他也一向不掺和我家的事……你懂我意思吗?”

    “懂。”江予夺点了点头。

    “所以这么说起来,”程恪笑了笑,“你比我强啊,我,陈庆,卢茜,可以说是你能无条件相信的人,三个呢。”

    “比你多俩。”江予夺挑了挑眉。

    “嗯。”程恪笑笑。

    “你被扫地出门的时候,连一个都没有吧,”江予夺想了想,又啧了一声,“很惨啊少爷。”

    “……是啊。”程恪叹了口气。

    江予夺心情好了不少,进店里的时候都是扬着眉毛进去的,跟之前对着老爸一脸黑店老板的凶相形成强烈对比。

    可惜了,老爸大概没什么机会能看到这样的江予夺。

    江予夺对开业大吉没有什么概念,店里装修好之后他连个开业仪式都不想弄,直接就打算营业。

    但陈庆和孙琴琴明显跟他不同,两个人先是查了黄历,然后准备了一堆东西。

    “花篮得有,一边六个?”孙琴琴坐在阳伞下的桌子旁边,拿着笔在纸上边写边问。

    “六个?”江予夺皱了皱眉,“这中间过人的地方才多宽啊,六个都能摆到对面街去了。”

    “那去掉两个吧,十全十美。”孙琴琴说。

    “好,很好。”陈庆点头。

    “哎。”江予夺叹气。

    程恪在一边笑着不说话。

    “日子的话,就是后天,”孙琴琴说,“最近的一个合适开业的日子,正好是周六,人也比较多。”

    “好,我看可以。”陈庆点头。

    “然后优惠活动的海报已经做好了,一星期奶茶类都打五折,”孙琴琴继续说,“还有买一送一的,然后叫几个人去发喵卡,不发传单了,就发喵卡,喵卡上有咱们地址。”

    “喵卡是什么?”江予夺愣了愣。

    “就那个会员卡,买一杯盖个戳的,满十杯送一杯,”陈庆说,“那个就是喵卡。”

    “……哦。”江予夺应了一声。

    孙琴琴一直说,陈庆一直叫好配合,江予夺一直有点儿蒙,从喵卡到贴纸再到各种优惠,他都不太明白。

    程恪在旁边听着有点儿想笑。

    “江老板,我问你啊,”他凑到江予夺耳边小声说,“您真是这儿的老板吗?”

    江予夺笑了起来:“操。”

    “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程恪笑着继续小声说,“你是不是每天来这儿就装装样子。”

    “也不是,有时候他俩自己说着说着就定了,我不是都交给陈庆了嘛,”江予夺放低了声音,“而且我的确是……有些记不住。”

    “嗯?”程恪看着他。

    “吃药呢,副作用吧,”江予夺有些不好意思,“我下月要去找陈大夫,他说看看情况有一个药可以换,副作用小一些。”

    程恪一听就心疼得不行,后悔自己没想到这一层,平时他俩在一块儿也没什么明显的感觉。

    “没事儿,吃药都这样,”程恪摸了摸他的脸,“吃个感冒药还犯迷糊呢。”

    “嗯。”江予夺往两边看了看,“别瞎摸。”

    “摸你怎么了,”程恪又摸了一下,“还不让摸了啊?我干都干多少回了你是不是也记不清了……”

    “你大爷!”江予夺压着嗓子。

    “这些记不记得清都没事儿,”程恪说,“你记得我就行。”

    “放心吧你化成灰我都认得出你。”江予夺说。

    “……我真感动。”程恪说。

    “三哥,”陈庆转过了头,“叫多少人合适啊?”

    “什么多少人?”江予夺愣了愣。

    “就我们那些弟兄啊,叫点儿过来发喵卡,然后怕打折人多,再帮着收拾收拾的,”陈庆说,“还有安保……”

    “安保?”程恪忍不住插了一句,一个奶茶店开业用到了“安保”这个词让他感觉到了隆重。

    “怕有人找麻烦,就上回那个想讹钱的,还有我们以前不对付的那帮人,”陈庆说,“虽然离得挺远的,但这儿毕竟也不是咱们地盘了。”

    孙琴琴听得有些震惊:“你们以前是黑社会吗?”

    “不是,”陈庆说,“我们是地头蛇。”

    “啊?”孙琴琴继续震惊。

    陈庆瞬间打开了吹牛逼不要钱模式:“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叫他俩哥?三哥!恪哥,你上城东酒吧街问问,有谁不知道的,特别我们三哥,这十年不是白混的……”

    “操。”江予夺无奈地叹了口气。

    程恪忍着笑,拿过手机,对着店门拍了张照片,低头看了看:“你过去站那儿,我拍个有你在里头的照片。”

    “干嘛?”江予夺问。

    “发个朋友圈,给你们宣传宣传。”程恪说。

    “得了吧,你那个朋友圈里的人加一块儿有没有二十个,”江予夺很不屑,“十几个人还有一半都是壕,谁会来喝街边小店的奶茶。”

    “不止二十个,”程恪说,“我这里加了不少餐厅的熟客,都普通年轻人,逛街一定要喝奶茶的那种。”

    “我看看。”江予夺凑过来往他手机上看。

    “你去不去!”程恪压着声音吼了他一嗓子。

    “去你大爷。”江予夺被吓了一跳,站了起来,“去就去。”

    “干嘛?”陈庆看着江予夺,“拍照啊?”

    “嗯,”程恪应了一声,拿手机对着江予夺,“你别过去啊,我要拍个江老板单人的。”

    “你跪下求我我都不去。”陈庆啧了一声。

    “一会儿,”程恪低声说,“你跟小孙去拍一张。”

    陈庆立马站了起来:“三哥,三哥,就面对我们这边站着正好,光线合适。”

    江予夺站在站门口,犹豫了一下,转身正面冲着程恪:“快!”

    “摆个姿势啊,别光杵那儿!”程恪说。

    “姿势?哦。”江予夺这回一点儿也没犹豫地横跨一步,再唰的把胳膊往两边伸平了。

    孙琴琴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

    “……操!”程恪忍不住笑着骂了一句,“你他妈有没有别的姿势了啊!”

    “三哥就适合抓拍你知道吧,你让他摆姿势,他就跟螺丝上太紧了一样。”陈庆叹了口气。

    “那再抓拍几张。”程恪先对着摆成了大字的江予夺按下了快门,“三哥,你现在就进店里……”

    “哦。”江予夺转身往店里走。

    程恪一边按下快门一边继续说:“再出来再进去再出来再进去……”

    “我他妈抽你啊。”江予夺回过头看着他。

    “抓拍嘛,”程恪按下快门,江予夺回头这张非常帅,脸上带着金色的轮廓,“进去再出来!快点儿!再进去再出来!”

    江予夺骂骂咧咧一脸不耐烦,但还是按他的要求进了店里再走出来,再转身进店里,再走出来。

    折腾了几个来回之后,程恪点了点头:“的确是抓拍更好。”

    “我说了吧,”陈庆很得意,“你看我以前朋友圈里发他照片,那从来都是不打招呼,直接吧唧就是一张。”

    “吧唧?”程恪对他神奇的拟声词用法表示佩服。

    “继续啊,三哥你还没说叫多少人呢?”陈庆回到了之前的主题上。

    “就随便……”江予夺犹豫着。

    “五十个吧。”陈庆说。

    “五十个?你他妈开业还是□□啊?庆哥?”江予夺看着他。

    “我还怕就叫五十个会得罪人呢,一帮人全都想来,我一直压着,要不这儿天天都得有五十个,”陈庆说,“要不分批吧,开业三天,让他们轮着来。”

    “至于吗。”江予夺坐下叹了口气。

    “至于,”陈庆突然很严肃,“三哥,这么多年,说实话,你这老大当得挺正能量的了,不让他们惹事儿,但真惹了事儿你肯定帮扛事儿,这帮人有一个算一个,你全给撑过腰,你现在在这么好的地方开了个正经的店,你说他们至于不至于?这是三哥的店啊,这不是别人的店,你看积家开个店有人去吗?”

    “……没人去。”程恪说。

    “三哥,这是岁月啊。”陈庆说。

    江予夺看着他没说话,腿蹬了一下地,把椅子往后滑到了阳光里,然后搓了搓胳膊。

    “操!”陈庆有些不服,转头看着程恪,“积家你说是不是!”

    “先换个称呼行吗?”程恪说。

    “恪哥你说是不是!”陈庆说。

    “是。”程恪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