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解药 > 69.第69章

69.第69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于江予夺来说,今天程怿的那句话, 当着那么多人说出来的那句话, 应该算是他最大的打击。

    程恪一直以来从来没有直白问过他精神上相关的问题,是因为能感觉得到, 江予夺在拼命掩饰和伪装,无论他自己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他起码一直想要让程恪觉得他是一个正常人, 或者说, 他用承认自己去看心理医生这样的方式, 来向程恪证明他已经“好了”。

    相比江予夺到底好没好,又到底怎么了,程恪更在意的是当他这样的“秘密”被公之于众的时候, 是有多大的打击。

    从他理直气壮地要求有想法也憋好,到觉得被人说是男朋友也挺好, 从他说出“我知道有人对我有想法是什么感觉”,到小心翼翼地问出现在这一句。

    这样的我, 被人说有精神病的我,你也喜欢吗?

    江予夺指着自己脑袋的那一瞬间, 程恪心里又软又疼的那种感觉是这辈子都没有体会过的。

    “喜欢啊, ”程恪说, “我认识你的时候, 你就是这样, 现在和以前, 没有什么不同。”

    也许对江予夺的心疼让他的这句“喜欢”超出了现阶段真实的分量, 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同样可以说是不公平,但程恪暂时放弃了五秒钟之前还存在的理性。

    哪怕是不公平,他也想要让现在,就在他眼前的,小心翼翼的,拼命想证明自己,却又已经失去自信的江予夺,有哪怕一丁点的抚慰。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还会有这么温柔善良温情脉脉的一面,简直要对自己夸目相看。

    江予夺看着他,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稍许放松了一些,有些不好意思地在嘴角挑出了一个很小的笑容。

    “哦。”他揉了揉鼻子。

    程恪没再继续就男朋友应该相互喜欢的问题继续说下去,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你明天生日了。”江予夺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嗯。”程恪点点头,江予夺要是不说,他已经把这件事忘了。

    也非常巧,在生日的前一天,他用出生以来从来没有使用过的真正的暴力,把自己和自己所有的亲人,所有的生活,一刀切断了。

    “你今天晚上睡我床吧,”江予夺说,“我晚上不睡了。”

    “怎么?”程恪看着他,“睡不着吗?”

    “不是,”江予夺有些不好意思,“送你的礼物……还没做好呢,本来也是打算今天晚上做的。”

    “我陪你吧。”程恪说。

    “惊喜啊少爷,”江予夺说,“你陪着我还有什么惊喜啊,都看光了。”

    “……还能有惊喜么,你不是要给我做个灯,如果做不成就去买一个,”程恪说,“我流程都已经背熟了。”

    江予夺笑了起来:“多少还是有点儿惊喜的,你别看,我在院子里弄。”

    “齁冷的,就在客厅吧,或者那间屋子,”程恪说,“我不偷看。”

    “我不怕冷。”江予夺还是那句话。

    为了留出“万一不会做还得琢磨”以及“万一做砸了还能拆了重来”的时间,江予夺在他洗完澡之后就拿着一大袋东西去了后院。

    程恪坐在客厅里,穿着一身江予夺的睡衣,里头还有一条江予夺拿给他的内裤,看上去是新的。

    今天洗澡还是江予夺帮他搓的背,穿着大裤衩,但是全程他俩都没有说话,他没有浮想联翩,江予夺也没有好奇地偷看,就好像今天经历的事有点儿多,他俩因为脑子里堆的东西太多,都圣洁起来了。

    “你居然还有睡衣……”程恪又看了看身上的睡衣,因为袖子比较宽松,他能轻松完整地穿上,挺舒服。

    “茜姐送我的,”江予夺在后院说,“我就穿了一次,睡觉太难受了,就再也没穿过了……你不想睡觉就看电视吧。”

    “嗯。”程恪应了一声。

    江予夺在后院丁哐地开始做灯。

    程恪忍着过去看一看的冲动,打开电视抱着喵盯着一个纪录片看着。

    但是耳朵里听到的全是江予夺那边的动静,锯木头的声音,然后是砂纸打磨木头的声音,接着又是锯木头的声音,再是砂纸打磨的声音。

    程恪非常想说你为什么不都锯好了再打磨呢。

    又听了一阵儿,他实在忍不住,往后院那边看了一眼。

    隔壁房间通往后院的门被江予夺关上了,不过旁边有窗户,能看到院子,犹豫了一秒钟,程恪把喵放到了沙发上:“你在这儿睡,千万别过去喵喵叫。”

    然后又拿了俩垫子把喵夹在中间。

    起身往后院走过去的时候,他想起来之前江予夺跟他说的……他猛地转过头,发现自己刚才坐的地方应该就是上回喵拉了屎的那一块儿。

    江予夺说要换沙发,看来并没有换,连沙发罩都还是原来的!

    程恪啧了一声,回手在自己屁股上拍了拍。

    走到窗边,他很小心地一点点地挪过去,看到了后院里的情况。

    后院挂着一盏挺亮的灯,江予夺背对着他蹲在地上,脚边是长短不一宽窄也不太一致的一些木条。

    应该是鸡翅木……不是说用剩下的防腐木做么?

    这个是惊喜?

    这个惊喜可真大啊……

    江予夺拿起一根长木条,把长木条锯成了几段,看上去长短并不固定,很随意,但打磨的时候都很仔细,费时惊人。

    光把长木条都锯成一尺左右长短不一的短木条再打磨好,就用了一小时都不止。

    程恪站得脚跟都有点儿疼了,悄悄去拿了张椅子过来坐下之后,江予夺终于换了一种工作。

    他从兜里拿出了一张纸看了看,又拿起两根木条比划了一下,正面交叉,侧面交叉,然后开始在木条上钻眼儿。

    程恪不知道他要做一个什么样的灯,但根据他之前的描述,应该是一个木头的,上面有很多圆洞的灯罩,里面有一个灯头,开了灯洒一屋子光斑。

    但现在他手头的材料看上去,跟这些差了十万八千六十多里地。

    程恪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今天他们从医院回来就挺晚了,再这么一折腾,已经过了12点,他也是这会儿才想起来,他们还没有吃晚饭……

    江予夺是个对一日三餐有严格要求的人,哪怕是往后挪一顿,都得早中晚都吃齐了,今天居然忘掉了晚餐。

    江予夺给两条木头拧上了螺丝,看起来没有标准角度,就是一个随意的X,还不对称。

    程恪放弃了猜测,盯着江予夺的侧脸,灯光从头顶上打下来,江予夺的睫毛拉出了一小片颤动着的阴影。

    他很少有这么专注的时候,也就吃饭的时候看上去比较认真,这会儿在寒风里专心致志拿着木条比划的样子,看上去可爱而性感。

    木条又有一根被打了好眼,跟之前的不规则X拧在了一起,变成了不在同一平面上的Z。

    程恪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江予夺的想法。

    不同长短的木条被一根一根地拧上去,有的两两相连,有的连接了三根,没有固定的方向,没有整齐的边缘,就像一个横七竖八被架空了的小型木头堆,又像一个被拆散了的鸟笼。

    大概是螺丝不够,江予夺站了起来,到旁边小花池里看了看,扯出了一条旧的木栏杆,从上面拆了几颗螺丝下来。

    程恪已经没有再去看时间,这种用木条交错拼搭成一个不规则立体空间的做法,看上去非常简单,但要做到好看,却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他不知道江予夺怎么会想到这样的结构,对于一个“三哥”来说,实在让他有些意外。

    江予夺用了很长时间把木条都拧在了一起,中间还拆开过好几次,抖个被罩都能把被罩给撕了的人,这样的耐心有点儿惊人。

    最后一颗螺丝拧完,江予夺把做好的这个灯罩……不,灯框放在了地上,退开了几步,绕着走了一圈,估计是在检查。

    这个灯框直径大概有五六十厘米,交错着的木条上有着漂亮的花纹,灯光下看着,居然并不像程恪之前想的那么难看,甚至觉得有几分笨拙朴实的美感。

    这的确是个惊喜,虽然程恪已经提前看到了制作的全过程。

    也就是因为看到了全过程,这份惊喜才会格外的深刻。

    江予夺走到一边,拿了一个盒子拆开了,从里面取出一个灯泡,一个很复古的装逼专用的爱迪生灯泡,还有一根连着电线的灯头,电线用麻绳裹着。

    把灯放到木条中间,再拧上灯头,最后固定在顶端的木条上,这个灯就算是完工了。

    看到江予夺把灯拎起来往院子中间架着的一根晾衣杆上挂的时候,程恪站了起来,突然觉得心跳得有些厉害。

    灯做好了,惊喜也很大了,江予夺该进屋叫他了。

    但他没舍得马上跑回客厅假装看电视看睡着了,还是站在窗边看着江予夺。

    江予夺把灯挂好,电线也插到了插座上,又把院子里原来亮着的那个灯关掉了。

    程恪正想赶紧拿着椅子回客厅的时候,江予夺突然转过了身,看着窗户这边,说了一句:“生日快乐,程恪。”

    这句话说完的同时,他按了一下开关,灯亮了起来。

    暗黄的灯光从交错的木条后面投射出来,有些混乱的光斑和阴影铺满了整个院子,还有站在灯下的江予夺。

    程恪愣在了原地。

    “生日快乐,”江予夺往这边走过来,“我……陈庆说我唱歌跑调,我就不给你唱生日歌了……”

    程恪伸手推开了旁边的门,江予夺站在门口冲他笑了笑:“要不你自己唱吧……不过我没买生日蛋糕……”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在这儿的?”程恪问。

    “你刚过来我就发现了,”江予夺说,“客厅灯开着,你脑袋的影子在窗户上有一个篮球那么大。”

    “……操。”程恪说。

    “喜欢吗?”江予夺回手指着灯,“这个灯?算惊喜吗?”

    “喜欢,”程恪点头,“非常惊喜。”

    “没想到吧,”江予夺有点儿得意地扬了扬脸,“我是不是挺牛逼。”

    “是。”程恪盯着他看了两秒,然后一抬手抓住了他的衣领,“过来。”

    “嗯?”江予夺往前迈了一步,跟他面对面地站着。

    “我现在要跟你接个吻,”程恪说,“跟以前那些都不一样。”

    “……啊,”江予夺明显愣了一下,“这个……还说出来……是不是有点儿……傻逼?”

    “是有点儿傻逼,但是我说出来不是要征得你同意,我只是想告诉你,”程恪说,“你不要躲,也不要推我,我是伤员。”

    江予夺没有说话,看上去有些茫然。

    程恪兜着他后脑勺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