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解药 > 66.第66章

66.第66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不要先看看通话记录?”江予夺拿着那人的手机翻着。

    “程怿不会让这人能直接联系得上他, ”程恪说, “他肯定找人安排,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

    “那你怎么跟他对质?没有证据,”江予夺把那个手机扔给了陈庆,“去把这里头的照片打印出来。”

    “不需要要证据, ”程恪说,“这种时候了,证据就是我说是他就是他,谁说不是都没用。”

    江予夺看着他没有说话。

    手机听筒里传来了振铃声,程恪的呼吸跟着有些不怎么顺畅, 他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手有些抖,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冻的。

    他看着车里还在连挣扎带骂的几个人,手上加了点儿劲,再运运气, 估计手机就能被他给捏爆了。

    电话接通了, 那边传来的却不是程怿的声音,而是一个女声。

    “大少爷您好, 现在二少爷在开会, 没有拿手机。”这个女声里透着些许吃惊,大概没想到程怿的手机上还能接到他的电话。

    “多久开完?”程恪问,听出这个声音应该是程怿的助理小唐, 也只有她会用大少爷和二少爷来称呼他俩。

    “这个不确定, 进去快一个小时了。”那边小唐回答。

    “我一小时之内到公司, 让他办公室等着我。”程恪说完没等那边再出声,把电话给挂掉了。

    “你去公司找他?”江予夺拧着眉。

    “嗯,”程恪应了一声,“现在就去,让陈庆把这大车借我用一下,我就不开他那个小车了,太慢。”

    “你一个人去?”江予夺盯着他。

    “他做戏一向做得很全,不会对我怎么样,”程恪说,“而且我是去他公司找他。”

    “那你打算对他怎么样吗?”江予夺问。

    程恪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跟你去,”江予夺说,“我不管你对他的判断准不准,我的判断是不放心,万一他从演技派转武行了呢?”

    程恪忍不住笑了。

    陈庆办事还是很效率的,对得住他大护法的名号,很快把照片打印出来之后又把那人手机内存卡也抠了出来。

    “这俩怎么处理?”大斌问。

    “让他们走吧。”程恪说。

    “给你们两分钟消失,”陈庆撑着车门看着那辆车里的人,“这条路没有监控,两分钟内不走,你们和这车就都归我了,要报警要喊冤随便。”

    车上的人很快地收拾好,开着被砸烂了一扇窗的车迅速离开了。

    陈庆还给掐了一下表:“效率,不到一分钟。”

    程恪上了那辆路虎,坐在副驾,江予夺开车,刚发动了车子,后门被拉开了,陈庆和大斌上了车,还有一个挺壮的小兄弟,长着一张出狱脸。

    “你们……”程恪转过头。

    “我跟你说积……恪哥,”陈庆说,“这可是我客户的车,刚补好漆,人家明天上午要取车的,我得跟着。”

    “我得跟着庆哥。”大斌说。

    出狱脸抱着胳膊没说话,大致的表情就是反正我上来了不会下去。

    “我不是去打架的。”程恪提醒他们。

    “你放心恪哥,我们不进去,”大斌说,“三哥跟你进去,我们在外头,真有事儿了我们才进去帮解个围。”

    程恪没再说话,再说什么也没用,江予夺已经把车开了出去。

    从这里到程怿的公司,挺远的,比去老爸公司那栋辉煌的大楼要更远一些,程恪说是一个小时之内会到,估计不会太准时。

    一路都是或熟或不熟的风景,有时候换辆车,看出去的风景就会不一样。

    程恪一下下转着手机,偶尔会往手机屏幕上看一眼。

    那两个人应该已经跟他们的上线汇报了行踪暴露,程怿肯定也已经知道了,这会儿自然不会联系他,也许一会儿还会茫然不知地为他亲爱的哥哥中断了重要的会议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他,让所有与会人员都知道程家这个大少爷不仅是个废物,还是个蛮横的废物。

    江予夺车开得挺快的,比他预估的时间应该要短一些。

    车一点点越来越接近程怿公司的时候,程恪的心情有些复杂,从满脑子的愤怒中腾出来的一点点空间里放着的是低落。

    他从离开家的那天开始就想过,再也不会回去,但感受都跟此时此刻不太相同,今天之后,他就真的不会也不能再回去了。

    他偏过头看了一眼江予夺,今天过后,他的生活里真的还存在的,只有许丁这一个朋友,那个主题餐厅,还有……这个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判断精神状态的江予夺。

    但就这么少得可怜还有些混乱的生活,却并没有让他觉得慌乱,唯一的情绪只是些许的怅然。

    其实细算起来,他一直以来拥有的生活,才是真的空荡荡的。

    “是前面那儿吗?”江予夺问了一声。

    “嗯,大厦旁边有个停车场入口,”程恪给他指了一下,“从那儿下去吧。”

    “这一栋楼都是他的公司吗?”陈庆在后座问。

    “不是,”程恪说,“顶楼两层。”

    “那也不怎么样嘛!你爸那个什么集团那么大一栋楼呢,”陈庆说,“一会儿我们得上去,在楼下等着太远了。”

    程恪想了想:“一会儿都会客区坐着吧。”

    “好。”陈庆点点头。

    停好车进了电梯,程恪按下电梯按钮。

    电梯开始往上走,因为不是上下班时间,电梯中途一直没停地往上走着,轿厢里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电梯快到的时候,陈庆才突然开口说了一句:“我怎么有点儿兴奋。”

    “电梯门开的时候你要还这么兴奋,就直接再坐电梯下去吧,”江予夺说,“车里等我们。”

    “不了,”陈庆说,“我突然又平静下来了,现在心如止水。”

    这句话说完,电梯门打开了。

    程恪走了出去,转过电梯厅,就看到了程怿公司的大门。

    这个大门挺普通的,全玻璃的,一眼能看到前台,和前台后头站着的两个小姑娘,跟别的公司没什么区别。

    程恪对这儿挺熟悉的,毕竟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频繁地跟在程怿身后在这里和老爸公司出出进进。

    他们刚从电梯出来的时候,前台的小姑娘就已经看到了,其中一个马上拿起了电话,另一个面带微笑地往这边看着。

    程恪往旁边的墙上看了一眼,映出来的画面的确有些让人紧张,他身后的这四个人,怎么看怎么是来打砸抢的。

    “程先生,”微笑的前台冲他礼貌地微微弯了弯腰,“程总还在开会,马上就出来,请您稍等一会儿。”

    这话说的,看意思是连办公室都不让进,直接要把他堵在门口了。

    程恪偏过头,江予夺靠近他:“怎么?”

    “你们在这儿等我,”程恪说,“我进去。”

    “好。”江予夺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又冲陈庆几个一抬下巴。

    几个人往会客沙发那边走过去,一块儿往沙发上一摊,点了烟,大斌看着前台:“小姐姐,能帮倒点儿水吗?”

    “稍等,”前台笑得有些勉强,去到了几杯水放到他们面前,转过身又看着程恪,“程先生您先坐……”

    “告诉他们你拦不住我,”程恪看江予夺那边看了一眼,然后扭头就往里走,“我在公办室等他。”

    “程先生!程……”前台跟了几步,有些着急地小声喊着。

    程恪没回头也没停,穿过中间的办公区时,能感觉到四周的目光,这些员工差不多都认识他,也都知道他是程家没什么用的大少爷,他们年轻有为的程总操碎了心的哥哥。

    程恪走到走廊上的时候,小唐从走廊尽头程怿的办公室里小跑着出来,估计是接了前台的电话,没想到他会带着人过来,这会儿想去拦他。

    看到他之后小唐愣了一下,又马上放慢了脚步,迎到了他跟前儿,笑着说:“大少爷,你来得正好,二少爷刚回办公室。”

    “嗯,”程恪点点头,“我运气挺好。”

    小唐又转身快步过去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程总,大少爷来了。”

    程恪没等门开全,过去一推,走了进去。

    程怿坐在他靠窗的办公桌后头,看到他进来才站了起来:“哥,有什么事儿吗?怎么这么急?”

    程恪没说话,走到他办公桌前站下了,跟程怿面对面地看着。

    “大少爷还是喝咖啡吗?”小唐问。

    “不用,”程恪说,“出去,把门关上。”

    小唐迟疑地看了一眼程怿,程怿点了点头,她转身走了出去,把门关好了。

    “哥……”程怿皱了皱眉,撑着桌子,“出什么事儿了吗?”

    程恪拉开外套拉链,把打印出来的照片扔在了桌上:“没有拍到我跟江予夺上床的照片,是不是拿不到钱?”

    程怿愣了愣,低头扫了一眼照片,又伸手翻了翻,眉头顿时拧紧了:“这怎么回事?”

    “这个问答环节就跳过吧,”程恪说,“你就告诉我一件事。”

    程怿还是拧着眉,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到底要干什么?”程恪说,“我提前了一小时通知你,以你的智商,这一小时足够你想好不止一条理由了,随便挑一条打发一下我吧。”

    “哥,”程怿把照片拢到一块儿,用手指在上头戳了几下,“我就问你,我拿这些照片有什么用?你喜欢男人所有人都知道,这些照片对你能有什么威胁?”

    “这要问你。”程恪看着他。

    “哥,”程怿撑着桌子往他面前凑了凑,一字一句地说,“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为什么你总觉得,我在害你,为什么?”

    跟程怿面对面的时候,最让程恪不能忍的就是他这样的状态,他比任何人都沉得住气,比任何人都能忍。

    按程恪以前的性格和习惯,面对这样的程怿,他多半会沉默走开,甚至已经懒得再去质问。

    但现在,他已经被驱离了从前的生活,他接受这些改变,也不打算再去追究原因,程怿却像一根藏在衣服里的刺,在不经意的时候突然出现,扎在皮肤上,不痛不伤,却会让人坐卧不宁。

    有些事,有些人,程恪已经不想再忍,躲不掉的关系,干脆就打碎。

    程恪没给程怿任何预兆,也没有给他任何缓冲的机会,扬手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过后,办公室里陷入了死寂。

    程怿没有来得及躲闪,就那么僵在了原地,眼神里全是震惊。

    长这么大,程恪从来没有主动跟他动过手,永远都是他挑衅,程恪逼不得已回手反击,而初中之后,他俩之间就没再有过肢体冲突。

    这一巴掌,程怿别说一小时,就是给他一年时间,估计也想象不到。

    漫长的沉默之后,程怿终于看着他开了口:“哥?”

    “你在录音吗?”程恪也看着他,“还是已经给爸或者妈打了电话?我这么配合是不是很合你意?”

    程怿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从震惊迅速阴沉了下去。

    “今天没有你问我,”程恪指着他,“只有我问你,我现在问你为什么,给你三秒钟回答。”

    “程恪,你到底……”程怿没有放弃最后的忍耐,哪怕眼神已经冷得能让人后脊梁发寒。

    “一二三。”程恪干脆利落地数完三个数,扬手一拳打在了他鼻梁上。

    那么多年的拳不是白练的,程恪这一拳虽然用的是左手,却依旧结结实实,力量分毫不减。

    程怿往后仰着退了两步,弯腰捂着鼻子,半天都没有动。

    “我问你为什么。”程恪又说了一遍,声音依旧冷静平稳。

    “程恪!”程怿抬起头,冲他吼了一声,表情已经无法再保持惯常的平静,“你疯了吗!”

    “我今天从这里离开的时候如果没有得到答案,”程恪盯着他,“那你就能看到我真的疯了是什么样。”

    程怿没有说话,也死死地盯着他,程恪甚至能听到他因为愤怒而一点点变得粗重起来的喘息声。

    “你认定了我让人拍那些照片是吧?哪怕你想不出来我能用那些照片怎么害你,对吗!”程怿的声音低沉哑沙,带着掩不住的怒火。

    “没错,”程恪眯缝了一下眼睛,“我就是认定了你要害我,就像你认定了不肯放过我一样。”

    “你现在,就跟你那个下三滥的混混男朋友一样。”程怿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

    “没错,我现在就是个下三滥的混混,跟我男朋友一样,”程恪也一字一句,“所以你赶紧拿着那些照片,去告诉爸妈,我已经彻底成了一个废物,不需要再对我有任何期待了。”

    “下三滥的混混,”程怿突然冷笑了一声,“你真的觉得你说全了吗?”

    程恪没有说话,程怿的这句话突然让他心里一寒。

    “程恪,”程恪扯了张纸巾,在鼻子上按了按,又看了一眼,然后扔下纸巾慢慢走到了他面前,几乎跟他鼻尖对着鼻尖,“你对你男朋友就没有别的补充了吗?”

    程恪的声音也冷了下去:“你对我男朋友的兴趣超出了我能忍受的范围,你想出柜吗?”

    “程恪,”程怿盯了他一会儿,“你真的不介意我告诉爸妈,你男朋友不仅仅是个街头打架收租混日子的流氓,还是一个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