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解药 > 57.第57章

57.第57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程恪把照片存好, 又把之前拍的一堆各种灯都发给了陈庆, 本来想再发一份到朋友圈的, 但仔细看了一遍之后又放弃了, 平时他基本不发朋友圈, 好容易发一次就这样的质量,实在有点儿不好意思。

    “那边有卖灯的了, ”江予夺指了指前面, “去看看吧。”

    “嗯。”程恪跟着他往那边走, 想把手机收起来的时候他又犹豫了一下,点进了朋友圈看了一眼。

    内容不多,基本都是吃饭喝酒的, 然后就是陈庆, 陈庆把他发过去的一堆照片一股脑都发在了朋友圈里, 连发三波九宫图, 还配了字, 真热闹。

    程恪笑着给点了个赞。

    再往下的时候还是一组九宫格的图,但是一眼过去就能看出来水平非常不错,起码构图和色调都很不错。

    这肯定不是陈庆的了, 程恪看了一眼昵称,嘴角的笑容凝固了。

    “别玩手机了, ”江予夺拉了拉他胳膊,“先看灯。”

    “程怿……”程恪看着江予夺, 皱着眉往四周看了看。

    “哪儿?”江予夺愣了愣。

    “不知道, ”程恪说, 四周都是人,除了灯占掉的地盘,别的空间都是人,他没有江予夺那种看人的本事,这一眼过去,他连一张脸都没看清,“他可能跟我爸妈一块儿都在这儿。”

    “啊?”江予夺拿过他手机,“这些是他拍的吗?”

    “嗯。”程恪点点头,感觉心情一下就有些郁闷,而且这种郁闷就像是一把钩子,一下把他盖好的一层伪装撕掉了,下面是好不容易才压好的江予夺的那些过去。

    “十分钟之前发的,应该是刚到,”江予夺看着照片,“要不应该会再发点儿焰火……你看这个鲤鱼灯,我们过来的时候看到了。”

    “是么?”程恪挺服气。

    “我们去那边吧,”江予夺拉着他往广场对角线那边走过去,“他们应该不会直接就往里走,你妈肯定来了。”

    “你怎么知道?”程恪问。

    “你看这个手,”江予夺指了指手机屏幕上放大了的照片,“这个大绿戒指,是你妈的手吧,上回我在你那儿见着她的时候就戴着呢。”

    程恪冲他抱了抱拳:“厉害。”

    说实话,他是真没想到他的家人会来看花灯,往年都嫌人多太乱。

    “也不是专门要记这些,”江予夺用拇指和食指圈了一下,“这么大呢,如果戴在陈庆他妈手上我肯定以为是塑料的。”

    程恪有些不爽的心情被他这句话逗得稍微缓过来一些:“去那边吧,我给你买个灯。”

    他俩穿过人群,走到了广场对角。

    这边挺多卖花灯的,各种小灯还挺可爱,看着都比旁边的大灯要精致。

    买花灯的大多是小朋友和小姑娘,也有男的买,但基本都是买给孩子或者女朋友的。

    他们俩往灯跟前儿一站,看上去挺特别的。

    程恪并不介意,他偷偷看了看江予夺,江予夺看上去也挺镇定,似乎并没有觉察到两个男人一块儿挑花灯送给对方有什么问题。

    哦,人家跟陈庆互相送过。

    程恪想像了一下江予夺和陈庆站这儿挑花灯的场景,顿时笑了起来。

    陈庆实在是个挺可爱的人,想找点儿醋吃吃,碰上他都吃不起来了,就想笑。

    “笑屁啊,”江予夺在旁边说,“问你呢,这个小仙女好看吗?”

    “小仙……”程恪转过头看到他手里拎着的一个灯,是个挺Q的提着灯的古装小人儿,“这什么就小仙女了?”

    “没有小精灵,”江予夺说,四周声音挺嘈杂的,还有音乐声,他吼得很大声,“不过那儿有个小蜜蜂的,还有荷花什么的,你喜欢哪个?”

    江予夺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旁边的几个人都看了过来,一个大姐还笑了起来。

    程恪叹了口气:“都行。”

    “那都要了,”江予夺转头冲老板一抬下巴,“这个小仙女,还有那个蜜蜂……”

    “哎哎哎哎,”程恪一听就急了,赶紧扒拉了他一下,“就小蜜蜂就行吧,小蜜蜂吧。”

    “小蜜蜂。”江予夺说。

    老板把小蜜蜂灯拿过来递给了他,他拿起来转圈儿看了一遍:“嗯。”

    付了钱之后,他把小蜜蜂往程恪面前一杵:“给,送你的。”

    “谢谢。”程恪接过了小蜜蜂灯。

    “到你了。”江予夺说。

    “什……”程恪愣了愣。

    “买一个送我啊,”江予夺说,“我要那个狗子的。”

    “那个DOGE?”程恪问。

    “对。”江予夺点头。

    “你不要个猫吗?”程恪顺嘴问了一句。

    “没看到有……”江予夺转头又冲老板吼了一嗓子,“老板!有没有猫灯!”

    “……就DOGE吧,”程恪吓了一跳,旁边的人再次目光聚焦,他压低声音,“狗啊猫啊都一样。”

    江予夺大概这会儿才注意到旁边的人,于是又冲老板摆了摆手:“就那个狗算了,不要猫了。”

    交了钱之后,程恪把DOGE给了江予夺:“给,送你的。”

    “谢谢。”江予夺笑着接了过去。

    从目光中离开的时候,程恪松了口气。

    走了几步,他又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让自己不太舒服。

    他看了江予夺一眼,江予夺拿着那个DOGE,心情挺不错的样子,时不时会拎起来看一眼。

    但他俩慢慢在卖灯的小摊前溜达的时候,江予夺的目光更多的时候还是会在小摊上挂着的各式各样的花灯上停留。

    程恪心里的不舒服更明显了。

    在看到一个摊子上有一只黑白花猫灯的时候,他突然反应过来。

    也许是因为他的“教养”让他在江予夺毫不在意地冲老板提高声音大声吼的时候觉得有些尴尬。

    因为这份尴尬,他没有再陪江予夺找到其实应该是最想要的猫灯。

    程恪并不觉得自己的尴尬有问题,但现在他却觉得有些心疼。

    他拉了江予夺一把,指了指那个挂在一堆灯里的猫灯:“那个是不是猫!”

    “是!”江予夺点了点头。

    “我再给你买一个猫灯。”程恪走了过去。

    江予夺没拦他,心情愉快地跟着他到了猫灯跟前儿:“这是个警长猫!比喵气派多了。”

    “没错,”程恪笑了笑,冲老板招了招手,“帮我把这个灯拿下来。”

    “好嘞。”老板过来把猫灯取了下来,递给了他。

    程恪检查了一下,灯没什么问题,他给了钱,然后把猫灯给了江予夺:“来,这个也送给你。”

    “谢……”江予夺笑着接过灯,眼睛往他身后扫了一眼,话没说完,但还是保持着笑容,“别回头。”

    “怎么?”程恪愣了愣,但他反应挺快,没有像百分之八十听到别回头时都会先回头的人那样,他没有回头。

    “你弟,”江予夺收回了视线,看着手里的猫灯,“还有你妈,还有一个年轻女的,就在你后面,五米。”

    程恪皱了皱眉,怎么还有个女的?

    程怿身边女孩儿不少,但从来没有带过谁回家,这回不仅带回家了,还带着跟老妈一块儿逛灯会?

    “要相认吗?”江予夺问。

    “操,”程恪笑了,“不相认了,程怿看到我们了吗?”

    “看到我了,”江予夺说,“但他装没看到我,应该没发现我看到他了。”

    “他什么意思?”程恪拧着眉。

    “我觉得是想走过来一点儿,”江予夺说,“距离足够近了,叫你一声才听听得见,也没时间装没听见走开了。”

    “你心眼儿也不少啊,”程恪笑了笑,“想得这么全面。”

    “我想别人不会这么想,你弟就是这种人,”江予夺说,“你要不想相认的话我们现在就走。”

    “不,”程恪看着他,“不走,麻烦你配合一下。”

    “配合什么?”江予夺问。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程恪转过了身。

    程怿跟老妈就在离他们四五米的地方,正在看着灯,旁边还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个子很高,感觉踮个脚就能跟程怿一样高了。

    程恪能感觉得到,程怿的余光里已经看到他转身了,但却并没有转头,只是搂着着老妈的肩膀慢慢往前移动,一直老妈看到他,惊讶地喊了一声“小恪”的时候,程怿才猛地转过了头。

    江予夺的判断还是有偏差,程怿大概是想让老妈自己看到他,他也就没法说什么故意不故意了。

    “妈。”程恪走过去,冲老妈笑了笑。

    “小恪你的手……”老妈第一眼就看向了他的手。

    “哥你手怎么了?”程怿两步跨到了他面前,有些吃惊地看着他手上的石膏,“严重吗?”

    “没事儿,马上就要拆石膏了,”程恪说,“摔了一跤。”

    “阿弥陀佛,”老妈摸了摸石膏,“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可得好好休息,拆了石膏也先别用劲,知道吗?”

    “嗯,知道,”程恪点点头,换了话题,“你怎么在这儿?”

    “他俩,”老妈回头看了看程怿和那个姑娘,“非拉我来玩,吵得很。”

    “哥,”程怿冲那个姑娘偏了偏头,“这是我女朋友,黎娜……来见见我哥,程恪。”

    “大哥过年好。”黎娜走了过来,笑着打了个招呼。

    “你们……”程怿往他身后看了看,“逛灯会?”

    “嗯,”程恪回过头,“江予夺,我男朋友。”

    说出这句话之前他有些犹豫,是不是需要跟江予夺先使个眼色,毕竟是江予夺是个直性子,有时候反应比陈庆还要别致。

    但江予夺相当给面子,甚至连一瞬间的迟疑都没有,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往前走了两步,跟他并排站着之后冲老妈说了一句:“阿姨过年好。”

    “过年好,”老妈有些吃惊,眼神里也有几分不怎么愉快,“上回不是说……是房东吗?”

    “妈。”程怿凑到老妈耳边压低声音,像是想要阻止她说下去。

    程恪觉得跟程怿一块儿生活了这么多年,也一直知道他很善于伪装,但离开家之后才算是真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老妈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有些勉强地笑了笑。

    “老三是吧,我们也见过几次了,一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程怿看着江予夺,“听米粒儿说……”

    “什么米粒儿豆豆的,不认识。”江予夺简单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

    “你可能不记得了……”程怿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因为他的态度而有什么变化,依旧平和中带着笑。

    “你不想叫名字的话就叫三哥,”江予夺再次打断了他的话,“老三不是随便叫的。”

    程怿的脸色终于沉了下去:“没关系,叫什么都行,以后估计也没什么机会叫。”

    “走吧,”程恪说,又看着老妈,“妈你慢慢逛着,我们先走了。”

    “你注意点儿身体。”老妈交待着。

    “嗯。”程恪点点头。

    转身要走的时候,程怿在后面叫住了他。

    程恪回过头,程怿走到他面前,低声说:“哥,我说真的,你要不然……还是回家吧。”

    “怎么?”程恪看着他。

    “我有点儿担心,”程怿看着他手上的石膏,“你说要万一出点儿什么事儿……”

    “他出过的最大的事儿就是从家里被赶了出来,”江予夺说,“只要不回家,应该出不了什么比这大的事儿了。”

    “你说话注意点儿。”程怿冷着脸。

    “我就这么说话,”江予夺说,“不想听刚才装没看到我的时候就应该把你妈一块儿拉走。”

    程怿皱了皱眉,看着他:“江先生,能不能让我跟我哥单独说几句话?”

    “你先把旁边这些人都支走了的,”江予夺说,“要不你俩单独不了。”

    程怿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程恪本来有些说不上来现在是什么心情,他并不希望江予夺跟程怿有什么冲突,但真冲突起来了他也没想阻止,就觉得心里有些烦乱。

    现在听了江予夺这句话,再看到程怿的反应,他的心情瞬间明媚了很多,这种让人无语的对绕弯子客气话的直白理解,让他想起当初跟江予夺的费力交流,顿时就有点儿忍不住想笑。

    大概是嘴角没压住的笑被程怿看到了,程怿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变了,过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哥,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外头碰上事儿。”

    “我知道,”程恪笑着点头,拍了拍江予夺,“走。”

    “哥……”程怿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被江予夺再一次打断了。

    “你别操心了,”江予夺说,“有我在。”

    程恪没有回头,一直往前走,走到广场边缘,四周的花灯都开始变少了的地方时,他才突然笑出了声。

    “笑个屁啊?”江予夺看着他。

    “你太可爱了,”程恪笑得不太停得下来,“其实玩心眼儿,你真不是程怿的对手。”

    “我为什么要跟他玩心眼儿,”江予夺说,“我没那个闲功夫。”

    “没错,”程恪笑着拍拍他的肩,“就只有你这种横冲直撞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人留的才治得了他。”

    “开心了?”江予夺走到旁边的垃圾桶边儿上点了根烟,看了他一眼。

    “还可以吧,”程恪走过去,他一只手拿着灯,一只手打着石膏,实在腾不出手了,他冲江予夺抬了抬下巴,“给我点一根。”

    江予夺把自己嘴上叼着的那根烟递到他嘴边,程恪叼着抽了一口,江予夺又把烟拿了过去自己抽了一口。

    “你再点一根不行么?”程恪问。

    “那我得伺候两根烟了,”江予夺说,“你要不爽一会儿再续一根得了。”

    “主要是这场面不太雅观,”程恪说,“大街上的。”

    “你事儿真他妈多,”江予夺瞪了他一眼,“抽就抽,不抽闭嘴,你就是因为太雅观了才总跟你弟扯个没完,你抽他一巴掌你看他还成天冲你假笑吗。”

    程恪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也许吧。”

    “我没有兄弟姐妹,也不知道跟家里人在一起什么样,”江予夺靠到旁边一棵树上,把烟递到他嘴边,“可能你想法跟我不一样吧。”

    “当着我妈的面儿,”程恪抽了口烟,“我也不想弄得太下不来台,以后大概是真的不会有什么来往了。”

    “没事儿,”江予夺说,“你看我一个人,也没家人,不一样挺好的吗?”

    “嗯。”程恪笑笑。

    江予夺猛抽了两口之后把烟掐掉了,想想又看着他:“我随便说说的,咱俩的情况还是不一样的。”

    “我知道。”程恪抬手在他脸上轻轻拍了拍。

    江予夺又点了一根烟,递给他:“来吧,续上。”

    程恪笑了:“没那么大瘾。”

    江予夺叼着烟,看了广场那边一眼:“还有一大半没逛呢,还逛吗?”

    “逛,”程恪说,“我妈应该没什么心情再呆在这儿了,她本来就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嫌闹得慌。”

    “那一会儿我们逛逛那边去,”江予夺指了指,“那边有个大龙灯。”

    “嗯,”程恪点头,想想又看着他,“刚才,我说你是我……男朋友的时候,你还挺镇定啊?我还有点儿担心你会瞪我。”

    “瞪屁,”江予夺说,“我已经猜到你要那么说了。”

    “这么厉害。”程恪说。

    “废话,不然你还能怎么说啊,你弟本来就想拿这事儿戳你,”江予夺叹了口气,“不过他不一定相信。”

    “为什么。”程恪看了看手里的灯。

    “他不是说你喜欢……嗯嗯嗯嗯嗯嗯吗。”江予夺音调不同的一通嗯,让程恪差点儿反应不过来。

    反应过来之后忍不住一通乐,差点儿靠到垃圾桶上了:“傻逼。”

    江予夺跟着笑了一会儿,看他一直没停,啧了一声:“没完了啊,至于吗,笑这么长时间,笑点比陈庆都低。”

    程恪慢慢收了笑,深吸了一口气,单手伸了个懒腰,看着江予夺,过了一会儿问了一句:“你刚说的那句,是配合,还是真的?”

    “哪句。”江予夺叼着烟扫了他一眼。

    “有你在。”程恪说。

    “真的。”江予夺说。

    程恪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余光里似乎没有人注意他们这边,于是他凑过去,在江予夺正弹烟灰没反应过来之前,捏着他下巴狠狠往他嘴上亲了一口,舌尖还在他唇上用力舔了一下。

    他退开之后江予夺夹着烟的手都还举在垃圾桶上方。

    过了好几秒钟,江予夺才猛地回过神,抬手在嘴上抹了一把,然后指着他:“你大爷程恪!你他妈能不能别逮着空就亲啊!吓他妈我一哆嗦!还他妈舔上了!你要饿了我带你买棉花糖去!那边就有!”

    程恪笑着看着他,没出声。

    “操!”江予夺又抹了抹嘴,“不是我说,你还敢说你没憋着吗?你这灯火辉煌的就上嘴舔,要没人你是不是还他妈要脱裤子啊。”

    “没准儿,”程恪眯缝了一下眼睛,“你不就脱过了么。”

    “滚!”江予夺说。

    程恪笑着一挥手:“走,哪儿有棉花糖啊?”

    “……刚我们过来那儿。”江予夺说。

    程恪并不想吃棉花糖,也完全没有兴趣,这会儿让江予夺去给他买棉花糖,单纯地就是心情不错,想玩。

    他一边走一边拿出了手机,翻出了刚传过来的那张自拍,又点开了美图。

    “干嘛?”江予夺问。

    “P一下图发朋友圈。”程恪说。

    “你还会P图?”江予夺有些吃惊,“不,你发个照片还要P图?你他妈娘不娘啊?”

    “你再他妈一个信不信我抽你?”程恪转头看着他。

    “他妈他妈他妈。”江予夺说。

    程恪笑着在手机屏幕上随便戳了几下,亮度和色调调了一下,然后把后面一个狂笑的大妈的嘴遮掉了,再缩小看了看,挺好。

    保存,发到朋友圈。

    很快就收到了一条来自XX汽车美容小陈139XXXXXXXX回复。

    -我操!给你俩自己拍的照片拍得这么好!给我发一堆糊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