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解药 > 53.第53章

53.第53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程恪觉得生活对他很不友好, 本来右手不能用就挺悲惨的了, 偏偏要做的事儿还这么多。

    他叫了个车, 车本来能一直开到楼下再停车, 结果今天离楼下还有一两百米就过不去了, 两个业主的车不知道怎么蹭了, 正在吵架。

    程恪在这儿住了这么长时间,只知道两条路能通到他楼下,这一条,还有从东门进的那一条, 这会儿他不可能让司机再退出去从东门进, 只能打开车门下了车。

    这种时候他就会觉得有江予夺在身边是件很好的事, 无论江予夺是出于什么样的目标或者生活习惯,很多他会逗留一段时间的地方, 他都会知道地形, 就现在这种情况,估计江予夺能给司机至少再提供两种绕过去的方案。

    下车之后他没走几步, 只套了一只胳膊没有拉拉链的外套就往后滑开了, 风顿时吹得他半边身子都有些发麻。

    他扭动了半天想用左手绕到身后把外套拉回去,但没有成功,他只能用左手从右侧抓住外套拉到前面, 跟穿了件袈裟似的,在自己被冻透之前一路跑着进了楼道。

    好在保安室在左边, 保安又正在接电话, 看到他进来只是喊了一声:“程先生回来了啊。”

    “啊, 你忙。”程恪拽着外套飞快地过去进了电梯。

    一到家他就有些烦躁地把外套甩到了地上,然后站在客厅中间不知道该干点儿什么了。

    这个离开了一个月的房子,他要回来住一夜,居然有点儿没有头绪的感觉。

    是应该先擦擦灰,还是应该先烧点儿水,还是应该先去铺床……

    站了一会儿规划好之后他才开始动手,先把水烧上了,然后打开了扫地机器人,再拆了块抹布开始擦灰尘。

    擦灰尘大概是所有的事情里最简单的了,所有的平面都扑拉扑拉地划拉几下就行,对于左手来说没有什么难度。

    所有这些事都做完之后,也没花多少时间,但走进卧室时,他之前那些小小的成就感就全泡汤了。

    吸尘器把床垫吸了一遍之后,他打开柜子,有种现在就给江予夺打个电话让他来帮自己铺床套被罩的冲动。

    但他咬牙忍住了,现在不光是江予夺曾经让他憋着了,他自己也给江予夺说了别太体贴,话刚说完转头就叫人过来铺床,怎么想都觉得丢人。

    最后他用了三明治大法,床单随便抖了两下,铺平是不可能的了,只要铺出个他能睡的面积就行,然后把被罩往上一扔,再把被子拿出来压上,这就算可以了。

    就是看上去有点儿惨,不过睡着了反正也没感觉。

    他对自己作品连一秒钟也不愿意欣赏,走出卧室打算去洗漱一下看看电视就睡觉。

    手机响了一声。

    他过去拿起来看了看,是江予夺发过来的。

    -收拾好了吗?

    程恪回了条语音:“收拾好了。”

    手机还没放下,江予夺的电话打过来了。

    “我不说收拾好了吗?”程恪接了电话。

    “床也铺好了?”江予夺似乎有些吃惊,“你能铺床?”

    “嗯,铺好了,反正就是……”程恪想了想,“铺上了反正。”

    “一层一层堆上去的吧。”江予夺说。

    “……是。”程恪看了一眼床上的一堆东西,“不过不影响睡眠。”

    “我是想跟你说,”江予夺说,“你可以……直接从被罩开口那儿钻进去,再把被子盖在上头,这样就不会滑走了,也不会团成一团。”

    “像睡袋那样?”程恪愣了愣。

    “对啊。”江予夺说。

    程恪觉得瞬间醍醐灌顶,全身都通透了:“三哥,你真是一个小机灵!”

    “吓我一跳,以为你要说我是个小可爱,”江予夺叹了口气,“明天我过去找你,跟你一块儿去酒店拿东西吧?”

    程恪心情很好,对于漂亮的小可爱没顾得上反应,也忘了自己其实一直还没犹豫明白到底要不要马上搬回来,直接应了一声:“好。”

    挂掉电话之后他才回过神,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也只能先搬回来再说。

    比起要不要搬回来,怎么洗澡是眼下最让他痛苦的事,今天肯定是不洗澡了,不过洗漱的时候他还是站在喷头下边儿模拟了一下,努力把右胳膊举起来,靠在墙上,左手拿着喷头,这样差不多能洗……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把喷头放回去的时候他脑子里突然闪过江予夺帮他洗澡的场面。

    而且不是那种严肃正经我们只是好朋友的洗澡场面。

    简直不堪入目。

    他迅速转身拿起牙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断提醒着,程恪先生请你稍微收敛一些。

    但说实话,不怎么管用,特别是画面还没消失,又想起了江予夺留在他鼻尖上的那个吻。

    虽然并没有什么感觉……对,就是没有什么感觉,但这个动作本身就相当炸裂,实际的触感跟想象一旦结合。

    程恪先生就不太能收敛了。

    好在理智提醒他,左手不是惯用手,他才及时制止了自己。

    江予夺站在窗帘后面往外看着,外面的路灯过年的时候瞎了一盏,一直还没修好,现在斜对面拐角那里比以前更暗了,看不清到底有没有人。

    如果是以前,有感觉那里有人,他会耐心等待,或者出去检查,但今天他没有这样,在窗帘后头站了几分钟之后,他就转身走开了。

    罗姐说过,当你觉得摆脱不了的时候,试着忽略他们。

    虽然这句话建立在他“有病”的基础上,但在对方并没有进一步行动,而自己如果有突发事件应该可以应付的情况下,他决定试一下。

    试着忽略。

    这对于他来说是有些危险的,一旦他们出现,又脱离了自己的视线,任何事都有可能会发生。

    ……也有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

    江予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掌心里的伤疤。

    伤疤是怎么来的,他也许清楚,也许并不清楚,有时候他无法判断自己到底碰到了什么样的事。

    也许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

    很多时候他唯一能确定的只有自己的恐惧。

    他可以忽略很多东西,甚至可以忽略掉真相。

    但唯有恐惧,是忽略不掉的。

    恐惧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并不源于所谓的想象和情绪,而是源于真实。

    江予夺从来没有像这一个月以来这样渴望“成为”一个“正常人”。

    他一直以来的生活在他看来是正常的,他的朋友,他的那些小兄弟,所有的相处都是自然而正常的。

    那些怀疑和动摇过的人最后都消失了,他的世界不受干扰。

    直到程恪出现。

    跟程恪在一起时的状态,是他从来没有过的,也许是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狼狈的少爷,更没见过连燃气灶和热水器都打不着的人,从一开始他对程恪的关注就已经超过了一个正常的没有危险的陌生人。

    程怿用他从未见过的废物形象,刷出了强烈的存在感。

    之后的相处看似自然,却也在他的范围之外。

    他没有跟这样的人,在他世界之外的人,有过这样的交集,一个有人会花大价钱请他去表演的沙画高手,一个说梦话都能带上“白日依山尽”之外的诗词的人……

    而程恪面对他时也完全没有面对“三哥”应该有的觉悟,在很多人眼里也许算得上是轻视,在他这里,却感觉到了放松。

    他在程恪面前,会在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情况下,放下某些伪装,给出最自然的反应,说出最不加思索的话。

    也许就是因为这些,他希望这个让他的世界变得更加真实的朋友一直都在。

    他害怕程恪消失。

    虽然程恪没有正面说出过一个字,哪怕是怀疑,也很少表现出来,但程恪问过的每一个问题,都准确地戳在了他心里最敏感的地方。

    他不得不开始去做一个“正常人”。

    挺累的,但现在他还没有后悔。

    这一夜喵上床下床好几回,还有一次坐在他头上,他都知道,外面有几辆车经过,鸡打鸣的时候有一对小情侣在后院外头小声吵架。

    男的很啰嗦,来回质疑女孩儿跟一个男同事的关系,江予夺还认真听了一会儿,男同事在情人节那天给全体女同事每人都送了一块巧克力这种事都被算了进去。

    太无聊了,傻逼。

    女孩儿应该跟他的想法差不多,最后以一个耳光结束了争吵。

    听脚步声,还是俩人一块儿走的。

    江予夺有点儿想笑。

    谈个恋爱也太费劲了……如果是俩男的呢?

    江予夺想到了程恪,程恪都30,不,都28了,一个预备役中年人,肯定是谈过恋爱的,跟另一个男人,那会不会也这么傻逼?

    应该不会吧,程恪工作状态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很冷静,并且干脆利落,要是谈恋爱的话,应该也不会这么烦人。

    那如果漂亮的……小可爱很烦人,程恪会怎么处理呢?

    啧。

    真是闲的,大半夜睡不着觉躺床上操心程恪谈恋爱会不会变成傻逼的问题。

    他翻了个身,把喵捞了过来,脸埋到它肚子上,睡不着,好歹也眯一会儿吧,让身体有个已经睡了一觉的错觉。

    今天是元宵,一大早江予夺就被鞭炮声给吵醒了。

    虽然小区里到处都贴着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通知,但鞭炮声还是比酒店那边要热闹得多。

    程恪打了个呵欠,这动静只会越来越热闹,想再睡是睡不着了。

    他准备起床,今天江予夺要陪他去酒店拿行李,但是他还得去店里看看,最重要的那一块休闲区今天要往墙上贴砖,绿植也会有一部分送过来,他得先安排人放好……

    坐起来的时候他习惯性地伸出了右手往床上撑过去。

    在石膏碰到床垫的那一瞬间,手上发木的感觉让他猛地反应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手腕手腕手腕是他妈骨折的!

    他不敢用力,只能立马撤了手上的劲,让自己一个侧方狗啃屎倒回了床上,然后再用左手撑着床坐了起来。

    “操。”他看了看右手,还好及时反应过来了。

    江予夺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程恪才刚洗漱完,他接起电话,就听到了江予夺轻快的声音。

    “起了吗?别吃早点,我带过去,”江予夺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要去春游的小学生,“你还想吃上回那个糯米团子吗?”

    虽然程恪觉得这一大早的并没有什么特别让人愉快的事,却还是被他这个状态给传染了:“好啊,能不能给做个大点儿的,上回那个不够吃。”

    “给你买两个吧,大的不如小的好吃。”江予夺说。

    “好。”程恪应着。

    “你刷牙了吗?”江予夺又问。

    “……刷了,”程恪说,“我虽然没洗澡,但是刷牙洗脸还是没问题的。”

    “你左手能刷吗?”江予夺问。

    “电动牙刷,塞嘴里就行了,”程恪叹了口气,“你不会是想帮我刷牙吧三哥?”

    “不是,我是想要不要带一包漱口水给你。”江予夺说。

    “不用,你就带两个糯米团子过来就可以了。”程恪说。

    挂了电话他才想起来忘了跟江予夺说一下今天他还有一堆事要干,不能去酒店拿了东西就走。

    他皱了皱眉,这次“久别重逢”大概是有些太刺激,他似乎经常会顺着江予夺的思路走,说着说着话就能把事儿给忘了。

    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潜意识里他就想这么做。

    “够吗?”江予夺进门之后从衣服里掏出两个团子。

    “够,”程恪接过来,团子还有些烫手,“你吃了吗?”

    “没啊,一块儿吃,我先吃完了现在看着你吃多难受啊,”江予夺又掏出了三个团子和两包豆浆,“还有豆浆。”

    程恪看着他:“你塞这一大堆,不会掉出来吗?”

    “手搁兜里抱着啊,”江予夺说,“这都想不明白么?”

    “为什么你吃三个。”程恪转移了话题。

    “因为我想吃三个,你自己说你要两个,而且一秒钟之前你刚说过够了,”江予夺退后了一步,“你是不是想抢。”

    “不一定,”程恪拿起一个团子咬了一口,“我如果俩不够,我再……”

    他话还没说完,一抬眼发现江予夺手里的团子已经吃掉了一半。

    “你他妈至于吗!”他简直无语了。

    “谁知道呢,万一你要真抢,我也不能打你一残疾人。”江予夺边说边大口吃着。

    “你回去看到三岁半记着叫人家哥哥。”程恪喝了口豆浆。

    “他四岁了。”江予夺说。

    “哦,那你得叫叔了。”程恪说。

    江予夺笑了半天。

    吃完早点,下了楼,看到出租车过来了,程恪才想起来还没跟江予夺商量今天的行程。

    他突然有一种自己就是故意的感觉,明明已经说了让江予夺不要那么体贴,却一直临到要上车了才想起来要告诉江予夺今天可能得跟自己在一块儿泡上大半天。

    “我忘了跟你说了,”他赶紧看着江予夺,“我一会儿不能马上就走,还得去店里,今天装修的工人都不休息,绿植也要送过来。”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

    程恪没看懂他这个反应,只能又补充了一句:“你要不要等我忙完了再过去?”

    “那你他妈不早说?我来都来了,给你送俩糯米团子就走,”江予夺瞪着他,“挺大一个青年了你就骗人给你送个早点啊!你遛他妈谁呢!”

    程恪看着他,突然感觉非常愉快。

    江予夺这种瞬间三哥的状态非常……可爱,也非常……性感。

    “那一块儿去吗?”程恪问。

    “去啊,”江予夺往出租车走过去,“我今天休息。”

    “你还有休息日呢?”程恪上车之后小声问了一句。

    “不然呢,”江予夺也小声说,“就这种重大节日,不收租不催租也不打架,我们一直这样。”

    “哦。”程恪点了点头。

    “晚上你能忙完吧?”江予夺问。

    “下午肯定就完事儿了,”程恪说,“工人要回去过节。”

    “那就行,”江予夺点点头,又有些犹豫地问了一句,“那……就陈庆,陈庆让叫上你一块儿吃饭呢,去他家。”

    “过元宵吗?”程恪问。

    “嗯,本来我不想叫你,怕你不习惯,陈庆他爸妈吧,跟我们一样,都挺……大老粗的,”江予夺看着他,“但是我又觉得,不叫你吧,你又挺惨的,过一个年都没人理。”

    “你还会不会说话了啊?”程恪说。

    “那你去吗?”江予夺问。

    “去呗,我都这么惨了,从三十儿孤苦伶仃到元宵,总算是有个人同情一下我了。”程恪啧了一声。

    江予夺笑了起来,偏过头看着窗外。

    出租车先到了酒店,江予夺帮程恪把东西都给收拾了,虽然看上去也没多熟练,但比独臂废物的效率还是高很多的。

    “我发现你真挺败家的,”江予夺把两个箱子都盖上之后看了看房间,“就一个人住,还要个套间。”

    “我订房那会儿没有单人间标间了,”程恪说,“中间退过一次房,又用许丁的会员卡订的,能打折。”

    江予夺没再多说,只是叹了口气。

    收拾完东西再拿着行李到店里,时间还差不多,他们到的时候,工人刚进场。

    “师傅今天辛苦了。”程恪说。

    “没事儿,上午差不多就能弄完了,”工人说,“要不是你们要求特别高,我还能更快点儿。”

    “质量优先,不着急。”程恪笑笑。

    江予夺把两个箱子拎到一楼里间放了,又走出来在店里来回转了转。

    “怎么样?”程恪问。

    “好看,”江予夺点点头,“特别高级的样子。”

    “我过几天要在楼上做一套桌椅,”程恪说,“但是现在手伤了,你……到时来帮帮忙吧?”

    “你还会做木工?”江予夺有些吃惊。

    “不是用木头做的,是用水泥……”程恪说。

    “你还会泥工?”江予夺更吃惊了。

    “不是,”程恪想了想,最后放弃了,“你到时看了就知道了。”

    “那我也不会啊,”江予夺皱了皱眉,“怎么帮忙?”

    “我说你做,很简单的。”程恪说。

    “好。”江予夺点了点头。

    正想再问问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声喇叭响。

    江予夺转头往门外看过去,能看到门口开过来了一辆小货车。

    “我去看看,”程恪说着就往外走,“可能是绿植送过来了。”

    江予夺看不清驾驶室里的人,被副驾挡住了,送几盆绿植还用两个人?他立马跟了上去,按理来说他应该走到程恪前头去,但他还是选择了跟在程恪身后。

    一出门,正好副驾的门打开,里头的人跳了出来,跟程恪打了个招呼:“程哥。”

    “林煦?”程恪愣了愣,“怎么你……”

    “我不是有个朋友弄了个苗圃嘛,”林煦笑了笑,“上回许哥看到朋友圈照片,他家的绿植比较有特色,就让我帮着挑点儿过来。”

    “哦。”程恪点了点头。

    林煦的视线跟江予夺对上时,明显愣住了。

    江予夺也有点儿找不到合适的表情往脸上搁的感觉,于是只能就那么看着他。

    “三哥。”林煦愣了两秒之后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江予夺扯了扯嘴角。

    他不太笑得出来。

    按理说,林煦应该是没有问题,毕竟程恪在脱离他保护的一个月里,林煦有很多机会可以接近程恪,但程恪一直没有过危险。

    可哪怕是这样,理论上他应该排队林煦,他也还是笑不出来。

    但有句话是必须要说的。

    “上次的事,”他看着林煦,“不好意思。”

    “啊,”林煦笑着摆了摆手,“没事儿没事儿,小误会,这事儿别放心上了三哥。”

    笑个屁。

    江予夺冷着个脸看着他,又扯了扯嘴角,但连一个应付式的假笑都没能扯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