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解药 > 41.第41章

41.第41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视频要在哪儿拍,许丁和程恪都没说, 江予夺也不好意思问, 程恪先是在看纸上的内容,看完以后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许丁和林煦讨论着。

    说的那些东西, 都是跟拍摄有关的, 江予夺听不懂,他唯一接触过的“拍摄”,就是陈庆的小视频。

    所以他只能一直偏着头看着窗外。

    车一直往南开, 穿过市区,开到了近郊。

    这边有不少农庄,现在这么冷,居然还有不少车停在门口。

    “这会儿了还有人跑来这儿, 玩什么?”程恪问了一句。

    “快过年了, 体验一下村里年前的气息,睡睡火炕什么吧,”许丁说,“反正想玩的人哪儿都觉得有意思。”

    “那倒是,”程恪想了想, “今儿咱们拍的也这样吗, 土味视频?”

    “没,”许丁笑了起来, “里头有一个我们的点, 苍凉风格。”

    “苍凉风格是什么样的。”林煦问。

    这也是江予夺想问的问题, 于是他认真等着回答。

    “就是什么也没有。”程恪说。

    江予夺看了他一眼。

    他转过头笑了笑。

    这是程恪上车之后第一次笑, 之前他一直挺严肃的,无论是讨论还是闲聊,看上去有点儿不好接近的样子。

    有文化的人严肃起来大概就这个范儿吧。

    这会儿这么一笑,江予夺居然觉得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但是刚想跟程恪说句话的时候,他又已经把头转开了。

    江予夺只得继续往窗外看。

    车停在了一栋独立的小院跟前儿,已经有几辆车停在那儿了。

    几个人下了车,江予夺看了看四周,这个院子跟之前看到的那些农家小院不太一样,也应该是个农家院,但是大了很多,像个农舍款别墅。

    “布景搭后头了,中午暖和的时候把室外雪地那部分拍了,别的就好说了。”许丁说。

    “嗯。”程恪应了一声。

    江予夺跟在最后,这种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让他有些紧张……不,紧张的其实不是陌生,他平时也不是总能见着认识的人,也并不是永远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呆着。

    而是眼下这种……完全想象不出来的场面。

    不是陌生与否,而是距离,非常遥远的人和场景,他平时完全接触不到的。

    对于很多人来说,应该会好奇会新奇,而对于江予夺来说,却会有些无措,完全失去掌控,失去了安全感。

    “过来,”程恪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面前,往他手里塞了一杯热茶,“这边儿。”

    程恪是他在这里唯一熟悉的人,听到他声音的时候,江予夺茫然的情绪稍微缓解了一下,他看了看四周。

    他们已经穿过了这个农庄的一楼,到了后面的一个大厅,再出了门就是一个平台和后院。

    这个大厅的装修挺特别的,朴素里透着高雅,各种原色的木头和一些看不懂的画,屋里的气息透过窗户跟外面带着雪的院子融为一体。

    程恪把他带到角落的一个小沙发前:“你就坐这儿看吧,这里不会影响他们干活儿。”

    “嗯。”江予夺点点头。

    “要是觉得看着没意思了,”程恪说,“别的屋子都可以去转转的,这儿是个私人博物馆,免费对外开放的,可以随便看。”

    “博物馆?”江予夺愣了愣。

    “嗯,”程恪笑笑,“就是自己收藏的一些艺术品。”

    “哦,明白了。”江予夺说。

    程恪挺忙的,毕竟是拍摄主角,把他安排在沙发这儿以后就走开了。

    江予夺坐到沙发里,喝了口热茶。

    这个茶应该是很好的茶,挺香,他从来不喝茶,但这会儿喝着也觉得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张沙发很软,而且这个角度能把眼前整个大厅都看全,所以他慢慢踏实下来。

    能看到所有的角落和所有的人,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安全。

    大厅里人也不算太多,他一眼过去差不多就能看全,也能判断得出有没有问题了。

    目前看着都是普通的工作人员,每一个人手头都有事情。

    程恪跟许丁去了旁边的房间,江予夺突然有些坐立不安,但眼前这种情况,他不可能跟过去,只能一直盯着门。

    没过几分钟,他俩又出来了,程恪换了身衣服。

    江予夺愣了愣,他还从来没见过程恪穿这种衣服……当然这种看着跟拳师一样的衣服平时也没人会穿。

    他不知道这种衣服的具体名字,反正穿上了就感觉像个归隐山林的大师。

    然后就化妆……化妆?

    居然还要化妆。

    拍视频嘛,应该都得化妆……男的也化妆?

    不会把程恪弄得跟那天那个花店老板一样吧?

    江予夺脑子里飘过了无声的六个字。

    他觉得程恪平时就很帅了,皮肤也好,不知道有什么可画的。

    “不是不拍我脸么,”程恪闭着眼睛,“不用折腾了吧。”

    “会有一些半脸和侧脸的镜头,”旁边不知道是谁在说话,“总不能只弄一半吧。”

    “行吧。”程恪说。

    睁开眼睛的时候,林煦正好换了衣服出来,敞着怀的一件长衫,里头只有一条黑色内裤。

    漂亮的腹肌,长腿……

    这一睁眼就看到这样刺激的场面,程恪都不知道是该看还是该移开目光了。

    盯着看太饥渴,不看吧又有点儿欲盖弥彰。

    不过他最后还是选择了看,跟林煦目光对上之后他才问了一句:“冷吧?”

    “还行,在屋里不冷,”林煦笑笑,“出去的话能扛几分钟吧,反正镜头也不多。”

    程恪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林煦也没走开,拉了张椅子坐下了:“程哥,我看过你好几次演出。”

    “是么。”程恪应了一声,“你喜欢沙画?”

    “嗯,”林煦说,“我上学那会儿学过,工作以后就没学了,自己玩玩。”

    程恪看了他一眼,其实脱离了爱好者这个圈子,沙画在很多人眼里都很陌生,接触到的无非也就是各种给小孩儿办的沙画学习班,而大多小孩儿学沙画也只是为了玩沙子……

    林煦让程恪有些意外,也许是因为帅得太张扬,他看上去不像是个会自己在家玩沙画的人。

    “没听许丁说过。”程恪说。

    “我也没好意思跟许哥说,自娱自乐的水平。”林煦笑了。

    “我也就是自娱自乐,”程恪说,“有空让我看看你画的吧。”

    “嗯,”林煦看着他,犹豫了一下,摸过自己的手机,“程哥……”

    “我手机搁屋里了,”程恪说,“你让许丁把我名片发给你吧。”

    “好。”林煦笑着点了点头。

    江予夺看着跟林煦说话的程恪,觉得有点儿说不上来的感觉。

    这样的程恪,跟他印象里的完全不同,虽然他之前看程恪表演的时候就有过这样的感觉,但今天格外明显。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只觉得现在的程恪才像是个27岁的人。

    冷静,成熟,有一点点疏离。

    如果现在这样的程恪过来问他燃气灶为什么打不着,他恐怕做不到肆无忌惮地嘲笑这个少爷。

    不过今天他也看出来了,程恪的确是个同性恋。

    之前表演的时候,不少人也认识他,会跟他打招呼,他也就是随便点个头而已,除了许丁,都没跟别人说过话。

    这会儿虽然也没笑容,但跟林煦嘚嘚嘚的一直在聊,化妆结束了他俩才站起来停止了聊天。

    如果林煦不帅,他估计也不会开口吧。

    但是江予夺又有点儿替程恪不好受,这么帅的林煦,也只能是这么聊几句解解渴,万一不小心没憋住……

    江予夺猛地想起了程恪亲他的那一……那两次,顿时叹了口气。

    接下去就开始拍了,江予夺捧着个杯子看得挺茫然的。

    这跟表演不一样,表演的时候有个投影,他能看到程恪在画什么,现在他只能离得老远地看着程恪在沙画盘上撒沙子的动作。

    大致只知道是先拍程恪和林煦一起的镜头。

    林煦穿得挺不正经的,但很会摆POES,随便一个动作都很帅气,不过大多数时间里江予夺看的都是程恪。

    有几个镜头拍的是他俩一块儿画沙画,林煦拿一把沙子往上一撒,程恪再接着画,因为动作不连贯,来来回回拍了好几次。

    江予夺突然也有点儿想玩,看着挺有意思,早知道上回玩你画我猜的时候应该让程恪教教他。

    现在大概是没机会了,程恪脾气挺大的,昨天他说完那些话之后,能感觉得到程恪的火一直都没下去,看他的眼神儿都跟平时不一样了。

    江予夺叹了口气。

    正看着的时候,突然感觉手里的杯子沉了沉,余光里看到了一个晃动的影子,江予夺想也没想,反手一把抓过去接着一拧。

    “哎!”影子低声喊了一声,摔到了他旁边的沙发上。

    江予夺看过去的时候,许丁正拧着眉,手里拿着个茶壶,茶洒了一地。

    “不好意思……”他赶紧先接过了许丁手里的茶壶。

    “没事儿,”许丁看着他,甩了甩手,有些吃惊,“你这反应,怎么跟杀手似的。”

    江予夺愣了愣,没有说话。

    许丁笑着拿过茶壶,往他杯子里续了些茶,又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你是不是练过?”

    “……没有。”江予夺说。

    “难怪都得叫一声三哥,”许丁说,“厉害。”

    江予夺低头喝了口茶。

    “好玩吗?”许丁看着那边的程恪和林煦。

    “看不明白。”江予夺说。

    “拍的时候是乱的,剪完了就能看明白了,”许丁说,“你要是觉得有意思,下回也可以来玩。”

    “我又不会这些。”江予夺说。

    “不用你去玩沙画,”许丁看着他,“你挺上镜的,可以跟程恪一块儿拍视频,你俩熟,拍起来也轻松。”

    “啊?”江予夺愣住了。

    许丁笑了起来:“上回不是表演的时候不是拍到你了么,我就发现你挺上镜的。”

    “……哦。”江予夺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他实在不愿意怀疑许丁。

    许丁是程恪的朋友,许丁对他一直也很客气,上回碰到程怿的时候,还给他解了围……

    但开口就说杀手,又想让他拍什么视频……甚至还会注意到一场程恪的表演视频里只有十多秒的他的镜头……

    今天的拍摄一直到下午结束,中午大家一块儿吃的盒饭。

    江予夺跟程恪没有什么太多的交流,只是发现程恪吃的有点儿少,这个盖浇饭有汁儿,还挺好吃的,应该符合他对盖饭的要求,但他只吃了半盒。

    结束之后有人喊着去吃点儿东西,程恪拒绝了,说要回去。

    许丁让司机送他们。

    坐到车上之后,程恪立马就往后座上一靠,车还没开出去一公里,他就睡着了。

    “三哥,”林煦坐在副驾,回头冲江予夺笑了笑,“今天累吗?”

    “不累,”江予夺说,“你们才累吧,一直也没歇着。”

    “习惯了,明天再有一天估计就差不多了,还挺顺利的。”林煦说。

    “哦。”江予夺应了一声。

    还没拍完?

    怎么要拍这么久?

    陈庆录个小视频有时候还挺好看的,也就一分钟不到……

    “三哥,”林煦看着他,“我今天刚见着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模特呢。”

    “……我不是。”江予夺说。

    “你条件挺好的,”林煦笑笑,递过来一袋零食,“吃点儿吗?”

    “不了。”江予夺说。

    他不知道林煦说的条件是什么,也不知道模特得有什么条件,好在林煦也没再继续说别的。

    他趁着林煦吃东西的时候,往窗户上一靠,闭上眼睛开始装睡。

    一直到程恪拍了他两下,他才睁开了眼睛。

    “到了。”程恪打开了车门。

    江予夺下了车。

    “程哥,”林煦放下了副驾的车窗,“那有空联系。”

    “好,”程恪点了点头,车开走之后,程恪打了个能有五秒钟的呵欠,“饿死我了。”

    “饿得打呵欠?”江予夺看着他。

    “又困又饿,”程恪往楼道里走,“是不是该吃晚饭了?”

    “现在刚五点,”江予夺拿出手机看了看,“要不……我去买点儿菜吧?”

    “嗯?”程恪转头。

    “你冰箱都空的,”江予夺说,“又吃外卖吗?”

    “我天天都吃。”程恪说。

    “吃不腻么,”江予夺说,“中午刚吃的外卖。”

    “我不想再去超市买菜了,”程恪皱了皱眉,“我就想窝在沙发上张嘴等吃的,就跟喵那样。”

    “没让你去买,我是说我去买菜。”江予夺看着程恪,就在车上的时候,他还觉得程恪是个27岁的成熟男人,现在就几分钟,他突然又变回了那个屁也不会的大少爷。

    “你也别去了,折腾,”程恪按了电梯按钮,“我看你今天在那儿两眼发直愣了一天,估计也累了。”

    “你看我了?”江予夺有些吃惊,他感觉今天一天他在程恪面前都跟不存在似的。

    “废话,我肯定得看你啊,”程恪进了电梯,“那么长时间,我担心你无聊。”

    “不无聊,”江予夺站在电梯外面,“那我……”

    “进来,”程恪说,“吃方便面。”

    江予夺犹豫了一下,走进了电梯。

    一进屋程恪就把外套脱了扔地上一扔,躺到了沙发上,差点儿把喵直接压屁股底下。

    “你这儿除了方便面还有别的东西吗?”江予夺挺饿的,只吃方便面他有点儿不过瘾。

    “有鸡蛋,”程恪摊在沙发上,“还有一包火腿肠吧……”

    “行吧,”江予夺说,“我随便弄点儿。”

    “嗯。”程恪应了一声。

    江予夺从冰箱里找出了六个鸡蛋,四根火腿肠,把水烧上之后,他琢磨了一下,决定这些东西都吃掉。

    火腿肠和鸡蛋炒到一块儿,方便面煮好之后,他把鸡蛋火腿肠倒了进去,打卤方便面,不错。

    端着两碗面回到客厅,程恪正躺沙发上看着手机。

    “弄好了。”江予夺说。

    “嗯,”程恪起身走到桌子旁边,“很香啊。”

    “我把鸡蛋和火腿肠都搁里头了,”江予夺说,“我平时自己也这么吃,还可以,你尝尝?”

    程恪放下手机,夹了一筷子放到嘴里,然后冲他竖了竖拇指:“不错,真的。”

    “你以后自己煮面也可以这么弄,”江予夺坐下,“特别简单……”

    “不了,”程恪摆摆手,“别教我,学不会,你在的话就给做,你不在我就吃原版方便面。”

    江予夺刚想说话,程恪手机响了一声,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屏幕上戳了几下,估计是在给人回消息。

    江予夺感觉有些奇怪,程恪的手机在他看来几乎跟个老人机没什么区别,平时除了接电话,程恪基本不会拿手机,这会儿居然还有消息可发。

    “其实这个鸡蛋炒……”江予夺说了一半,程恪的手机又响了,他只好停下。

    “你说。”程恪拿起手机看着。

    江予夺没再说话,低头吃面。

    “忙完了再说吧。”程恪说。

    “嗯?”江予夺没明白他在说什么,抬起头发现程恪是在发语音。

    “这两天不想晚上出门,累。”程恪说完把手机放到了一边。

    “你要出去?”江予夺问。

    “没,”程恪吃了一大口面,“林煦约我一会儿去喝酒,我不想出去了。”

    “林煦?”江予夺愣住了。

    “嗯,”程恪又吃了一口面,“哎,要不你明天早上也做这个面吧,挺好吃的。”

    “没有鸡蛋和火腿肠了。”江予夺说。

    “……哦。”程恪叹了口气。

    江予夺皱了皱眉,这个林煦,他本来没有太留意,但突然就要约程恪去喝酒,让他开始有些不安。

    程恪录视频的工作是许丁给的,而林煦也是许丁叫来的……现在只是一起工作了不到一天时间,就要约着喝酒,怎么想都感觉有问题。

    “你要跟他去喝酒吗?”江予夺问,“忙完了以后?”

    “嗯,”程恪应了一声,“挺长时间没跟人喝过酒了。”

    “为什么跟他去喝啊?”江予夺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不想让程恪觉得他多管闲事,也不想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怕会吓到程恪,“你平时也不跟别人出去喝酒。”

    “真逗,”程恪笑了笑,“我平时跟谁喝啊?”

    “我啊。”江予夺说。

    程恪没说话,又吃了一口面,咽下去之后收起了笑容,看着他:“你是同性恋吗?”

    “不是。”江予夺回答。

    “那不就行了。”程恪说。

    “你……”江予夺没能明白这里头的逻辑,“那林煦是同性恋吗?”

    “他是啊。”程恪笑笑。

    “你怎么知道?”江予夺愣了。

    “因为他叫我去的酒吧,是个GAY吧。”程恪说。

    江予夺沉默了好半天,程恪都吃了好几筷子面还喝了三口汤了,他都没有说话。

    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恪有时候也不太看得懂江予夺,他昨天已经跟江予夺说得很明白,自己对朋友之间“关心”的度,但江予夺似乎并没有打算有什么改变。

    对他跟林煦要去喝酒的事,江予夺的反应很明显是在担心。

    他实在不知道,江予夺为什么。

    他坚持这样守着朋友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江予夺抬眼看着他,张了张嘴。

    程恪停了筷子,一边喝汤一边等着江予夺开口。

    莫名其妙地有些紧张,他不知道江予夺会说出什么来,会不会给他一个理由,告诉他一个原因。

    “那个,”江予夺犹豫了一下,看着他,很小心地问,“给吧是什么?”

    程恪赶紧把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汤咽了下去,感觉慢一步就能立马从鼻子里呛出来。

    他偏开头咳了几下,再转回来看着江予夺的时候简直一言难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