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先做后爱,总裁的绯闻妻 > 208:莫锡山发现小豌豆的长相!

208:莫锡山发现小豌豆的长相!

作者:九月如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申璇没有跟裴锦程chuang头打架chuang尾和。

    当时就走了,自己开了个房间睡。她认为自己该把这口气给缓上来,她真是想做个歹毒的女人,把白珊弄死。

    就在那时候看到白珊的时候,有那么一股冲动和想法,就是赶紧弄死这个人。

    为什么非要往裴锦程身边黏?

    就算是被人利用,也不行啊!

    难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白珊是裴锦程的前任,所以都一天到晚的想着要算计一把吗?

    申璇跟自己生气,气自己丈夫的前任居然是个打不死的小强!

    希望这次她名声扫地后,能学乖点!

    烦人。

    申璇走的时候跟裴锦程说了,她要休息几天,敢来烦,就要跟他正式分居。

    裴锦程看着申璇正在气头上那个样子,干脆依了她,省得再出什么幺蛾子。

    ...............................................................

    大选越来越近,孟有良有他的考量,什么是对他重要的,他很清楚。

    之所以不把这件事告诉云烨,是因为他知道云烨和裴锦程交情好,至少目前根本不适合把这件事告诉他。

    而且也没有必要。

    任何一个站在高处的人,必然是权谋利算在心,不能不抓住机会。

    必要的时候,甚至需要心狠手辣。

    若是动不动的感情用事,必然成不了大事。

    孟有良这辈子,至今他都觉得,除了苗秀雅,没人是他的弱点。

    年轻那时候离了婚也没有想要公开把苗秀雅弄到身边,不仅仅是因为那时候苗秀雅对他恨得太深,没有淡化。

    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还在攀升,多少人都盯着他,盯着他身边的人。

    路上荆棘太多,带上苗秀雅不仅仅是对她不负责任,他自己怕是也没有这么顺当。

    那时候都不公布离婚的消息,也是对苗秀雅的最好保护,不然正大光明之后,很多行为曝在公众面前,他对她的感情,很快就会被人猜出来。

    他现在有这个能力,哪怕是反对派那边知道他的妻子的重要性,也没有任何办法。

    孟有良的每一步,都是为了让他走得更高更远,包括算计裴锦程。

    这是一个权利者本来就该思量的东西。

    申凯也很快知道了是反对派那边动的手脚,反对派至今还不知道是孟有良搞的鬼,因为放出去的消息 都是有根有据的。

    申凯清楚的知道白珊对于申璇来说是多大的一根刺,可是反对派利用权势让酒店打开房门,把白珊藏进去这个行为实在是恶心到他了!

    裴锦程是没有做对不起申璇的事。

    可是申璇心里一定是堵死了。

    申凯心里又气又愤,这虽是私怨,但也叫他很快下定决定要和孟有良见一面。

    原本这件事很快可以结束。

    可是这世界上的事情永远这么微妙,像是一个化学反应,介质一旦改变,一切都变了。

    申璇和裴锦程都结婚了。

    觊觎裴锦程的女人有。

    一直都心里装着申璇的人,仍然有。

    申璇的婚姻出现问题,靳斯翰得到消息的时候,很震惊。

    婚姻这种东西,永远都是旁观者迷。

    当你看到一对夫妻吵架打架头破血流,以为那女人会争口气离婚的时候,那女人却在男人哄了一晚上后,第二天照样好好过日子。

    不是因为打架打得太轻,而是因为那女人考虑的,感受到的更多。

    也许是还有爱,也许是为了孩子,也许是自己没有生存的能力,离开这个家庭就会活不下去。

    原因种种,却独独不会选择离婚。

    靳斯翰至今没有忘记申璇,但是申璇生活平静幸福,他也从来不会打扰,只是像朋友一样,见了面会打招呼,偶尔还在一起吃过饭。

    就连裴锦程,也以为靳斯翰放下了。

    因为靳斯翰不像韩启阳的针锋相对,也不像邱铭俊的野心磅礴。

    他只是淡淡的笑,淡淡的问候。

    眸里都没有波澜。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很奇怪,你希望她幸福,快乐,可是当她不幸福的时候,你却突然好象看到了阳光,身上都温暖了。

    一切都不再阴暗潮湿。

    那种感觉,叫希望。

    她的不幸福,他才有机会。

    靳斯翰约申璇吃饭,裴锦程知道,也没管。

    反正这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

    而且裴锦程 一直都有自信申璇真的心里没有把靳斯翰放进去过,不然求婚的时候就已经答应了。

    女人也该有自己的朋友。

    是朋友就无所谓。

    偏偏这时候他和申璇之间闹了矛盾。

    但真正让裴锦程和靳斯翰彻底闹翻的事件,是在申璇离开裴锦程几日后,靳斯翰约申璇吃过几次饭后,靳斯翰向申璇建议和裴锦程离婚。

    裴锦程知道这件事并不是有意跟踪,而那天恰巧他的一个朋友也在那家咖啡厅喝咖啡,就坐在后面那个沙发卡座,恰巧听见。

    这可不得了。

    裴锦程本来就是个醋坛子,因为自己那时候又对不起申璇,把靳斯翰安排过去,说到底是他理亏,害了发小掉进情网里。

    只要申璇没有动心,他其实是一直逼着自己在忍。

    也逼着自己不去在意。

    而这次又是他惹了申璇,不管怎么样,申璇是提不得白珊的,白珊就不该出现,他没把事情在申璇出现前摆平,那是他不对。

    所以申璇跟靳斯翰吃饭,他也没有过问,尽量让申璇不要去记白珊的事情。

    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靳斯翰还没有死心。

    这儿子都生了两个了,靳斯翰居然还想着从他嘴里抢肉!

    裴锦程也不管申璇说的什么不准找她的要求,直接从c城就杀回g城去了,管他什么约定!

    裴家宣布和靳家再无往来!

    好在靳家所从事的事业和裴家并没有多少利益上的瓜葛,虽是断绝往来,但是却各做各的生意 ,互不影响。

    申璇知道裴锦程醋劲上来谁也拦不住,所以只能停止跟他的冷战,省得到时候他脾气一上来,又渣得无底限。

    靳斯翰看到申璇和裴锦程又和好了,除了失望还能怎么?

    裴锦程和靳家闹崩了,靳家地位仍然在那里。

    靳斯翰的妹妹靳南心十月就要办婚礼了,这事情g城所有中上流社会的门第都知道。

    裴锦程却对申璇下了通牒,到了十月不准去参加靳南心的婚礼,因为裴家已经和靳家断了交!

    裴锦程就这件事心眼特别小。

    申璇有点气不过,“你这人怎么这样?又不是斯翰结婚,是南心!”

    申璇以前也气过南心,在南心还是李沁儿的时候。

    后来知道了那时候不过是一场戏,慢慢也有了改观。

    觉得这个豪门私生女是个挺乐观的女孩子,随时都是开开心心的样子,她的身上,看不到任何负能量。

    印象最深的就是南心总是跟申璇说,“璇姐姐,顾展唯的女朋友是我,你知道吗?

    那么多人喜欢他,但是他的女朋友是我。

    我们在一起好多年了,终于快要修成正果了!

    这就叫爱情长跑你知道吗?

    呵,爱情长跑的感觉回想着还是蛮有劲的呢,我觉得我就是一个使不完力的战斗机,他可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璇姐姐,我爸特别喜欢他,我爸说把我交给他,他很放心。”

    南心是早就邀请过申璇的,一定要参加她的婚礼。

    还说让申璇尽管穿得漂亮的去参加她的婚礼,因为结婚那天,她靳南心将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人。

    想想那个女孩自信的样子,申璇就觉得她特别幸福。

    她对南心是有好感的,所以对于裴锦程的**有些反感。

    “你叫谁斯翰呢!”裴锦程凤眸一瞠,已经有些冽然!

    “我说靳斯翰!靳斯翰行了吧!”

    “是他结婚倒好了!哼!不准去!申璇,我告诉你!不准去!你敢去试试,我裴锦程*真发起疯来,我看谁拦得住!我让谁的婚都结不成!闹好了!!”

    裴锦程只要一想到那婚礼上靳斯翰在,他就浑身不舒服,喉咙里卡刺似的。

    现在是不要叫他和靳斯翰碰面,如果一碰面,一准觉得靳斯翰直勾勾的盯着他的太太。

    他讨厌这种感觉,所以当初为了让裴锦瑞不在他眼前晃,他把裴家其他房的人全部都弄了出去!

    申璇真想一鞋巴子给裴锦程扔过去,但还是只能赌气的说一句,“不去就不去!你不让我去可以,红包总要让小心肝带过去吧?”

    “红包?没!有!”裴锦程手一挥,抬步就摔门走了出去!

    申璇看着裴锦程离开的背影,心里岔岔道,真是动不动就连座、诛连九族的暴*君!

    但过后申璇还是偷偷的跟辛甜商量,如果南心结婚,让她帮她带个大红包过去,就说她出国了,不能去参加,有些抱歉。

    辛甜现在是也不敢去劝裴锦程,因为云烨跟她说过,裴锦程现在身上的毛根本碰不得,一碰就得炸,这闲事管不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

    辛甜只能作罢。

    辛甜发现小豌豆在g城上幼儿园很开心,而且小豌豆喜欢云烨,但辛甜的身份不能留在g城太久。

    外公外婆都害怕她在这边呆的时间太长。

    于是她就跟云烨商量,干脆让小豌豆在g城上学,这样可以培养父女的感情,而且她也可以看女儿的时候就看了外公外婆。

    不然她在c城,云烨就算去看她,她也见不到家人。

    跟小豌豆说一个星期见一次面,让爸爸陪她,在g城和允铮上学,小豌豆居然想了一想就同意了。

    小豌豆在c城太寂寞,没有走动得多的小朋友。

    g城不一样,光裴家就有两个,一个允铮,一个允宸,而且外公大院那边好多小朋友天天一起玩,她自然愿意留下来和爸爸在一起。

    毕竟这次不一样,妈妈没有叫她做选择,跟谁在一起,另外一个都还是好好的在身边。

    辛甜并没有直接说把小豌豆交给云烨,而是交给莫锡山的。

    云烨则回到莫家大院里住,担负起了接送小豌豆当奶爸的重担,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的发展。.................................................................

    暑假的时候,不管外面有多热,就算水泥路上都能煎鸡蛋了,但是孩子们依然不会觉得热,满院子的跑,笑声比树上的蝉声还要大,还要持久。

    莫锡山就靠在院子里的树荫下的躺椅上,这树下特别凉,手里打把扇就挺舒服了。

    温佳妮切好了一盘西瓜端到树荫下的小桌上,“莫伯伯,快吃点西瓜,怕你觉得冰,我是在我们家后院的井水里凉的,不会冻到牙。”

    莫锡山接过递来的一块,笑着咬了一口,抿着嘴用鼻音长长的“嗯~~”了一声,“甜!”

    温佳妮今天拿了个西瓜过来给莫锡山吃,一个西瓜虽是不贵,贵在心思,知道莫锡山年龄大了,太凉的东西吃着牙难受。

    但是不凉的东西口感又差了一些,放冰箱里时间短,里面心又不凉,所以她把西瓜在后院的井里放了一晚上,云洁看到温佳妮那些举动,心里酸得很。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对了,还是错了。

    只知道自己如果一直这么下去,怕是遗憾都要带到棺材里。

    儿子孝顺,女儿也孝顺,她是两个都想要。

    可是老莫.......

    小豌豆跑在前面,允铮还有大院里另外几个孩子追着跑,小豌豆展开臂冲向莫锡山,笑声铃铛在风中吹摇似的,“太外公!救命 !救命!哈哈!”

    莫锡山听见了,赶紧站起来,一伸开手便弯下腰,“哎呀,豌豆快到太外公怀里来,快来!”

    祖孙俩抱在一起,笑声更大。

    允铮冲过来的时候,拍了小豌豆的腿一下,“下来,吃西瓜!”

    跟主人似的,俨然不知道这是在别人家里,主动就开始招呼小伙伴,“大家快点过来,吃西瓜,第一的吃中间的,跑到最后的吃边角料!”

    莫锡山看着地上像个大人一样在安排的孩子对着温佳妮摇头笑道,“瞧瞧,这孩子真鬼,这么小分配东西就让别人竞争,以后可不得了。”

    “裴锦程那么厉害,他的儿子还能差了?”云洁接了一句,笑弯着腰帮着孩子们分西瓜。

    因为允铮开始就说了跑到第一的吃瓜心那部分的,跑到后面的吃边上的,所以孩子们也很自然的没有争闹,该吃什么吃什么。

    小豌豆本来被太外公抱在手里,一副幸福的样子,可是不一阵她便发现,小桌子上的西瓜被小朋友快要分完了。

    这时候才有点急。

    她本来就喜欢吃水果蔬菜,甜甜的东西。

    而且小朋友吃起来特别满足的样子,西瓜汁流得满嘴角都是,她好心痒。

    小豌豆急急的蹬脚要下地,“太外公,豌豆要下去。”

    “不要太外公救命了?”莫锡山觉得不过是西瓜,吃完了他又去给宝贝孙孙买就好了,哪里知道小孩子再是与世无争,也会怕自己什么都没有。

    小豌豆一下地,最后一个边角料都被一个小胖子拿走了,而且还一口咬下!

    小豌豆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急得眼睛就有点红了起来,看着看着,嘴角就有点往下瘪了。

    温佳妮发现了,马上就要去哄,说还有。

    这时允铮把手里的西瓜触到小豌豆的嘴边,“快吃,你才是第一名,最中间这个,最甜的,你的。”

    小豌豆本来就要哭了,一下子张嘴咬了一口就笑了出来。

    允铮满头的汗,壮壮的小身子站在小豌豆的面前,高出大半个头,看着她吃,吞了一下口头,一个劲的问,“好吃吗?甜吗?小豌豆,甜吗?”

    “真甜,好吃!”

    因为太好吃了,允铮控制不了*,在小豌豆连咬几口后,允铮抬手把小豌豆还没有吃完的西瓜抢了回去,两口啃完了。

    小豌豆耸了耸肩膀,手指粘着黏黏的西瓜汁,张着甩了甩,舔着小嘴巴看着允铮把西瓜皮放回果盘里。

    小孩子吃东西的速度太惊人了,风卷残云似的,温佳妮再切一盘出来的时候,这盘里已经全是皮了。

    这次允铮手快,拿了两块中间的,一块给了莫锡山,一块给了云洁,对小豌豆说,“我爸爸说,要先给长辈。”

    莫锡山就这么认真的看着孩子们,看着允铮和小豌豆,怎么看怎么顺眼,特别是刚刚那会允铮手里拿着西瓜,喂到小豌豆嘴里的时候。

    哎,莫锡山是真的心动了一下,想去跟裴锦程说一下,订个娃娃亲吧。

    一想到小豌豆以后会长大,会遇到一个会把西瓜最甜的尖尖给她吃的那个人,莫锡山的嘴角都笑得眯了起来。

    于是,他的目光就盯着小豌豆看,好象在看她的未来,看她的福份。

    他从未如此认真的,如此出神的看过小豌豆。

    以前只是觉得这孩子可爱,真的,长得漂亮,五官没得挑,凑在一起更没得挑,混血儿的原因,她的五官不像西方人那么硬,又不像亚洲人那么一马平川。

    这种孩子长大了,真是会为了躲上门提亲的都会累死吧?

    想着想着,莫锡山又笑了。

    可是笑着笑着,他的眸色便有些凝重下来。

    那种凝重是一点一滴的往下沉的。

    沉下一点,他的眸色又深一分,沉下一点,又深一分!

    过于出神的去研究孩子的五官就会发现很多的细节。

    小豌豆的鼻子中断往下,似乎像一个人!

    像谁?

    太熟了!

    可是熟得他一下子想不起来!

    可明明如此熟,为什么会想不起来?

    对!

    对!

    对!

    莫锡山突然从躺椅上坐直,脸一下子离面前站着的小豌豆更近!

    像云烨!

    像云烨小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