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10503章

第10503章

笔趣阁 www.biquxsw.com,最快更新校花的贴身高手 !

    王洛非但没有浮躁,他还踏踏实实沉下心来,不仅找到了阵眼,而且距离推算出阵眼极限也只差最后的一步之遥。

    结果在这个最后的关键关口,阵法居然被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用一种他完全看不懂的方式给破了!

    这让他情何以堪!

    面对少年的质问,林逸想了想:“也没做什么,就这么踹了一脚,结果就这样了。”

    王洛呆了一下,随即勐的摇头:“不可能!这里根本不是阵眼,就算你再怎么走狗屎运,也绝对不可能这样就破开阵法,我的算法一定没有错,肯定是阵法自己出了问题。”

    “嗯,有那味了。”

    林逸饶有意味的捏着下巴,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多么熟悉的中二发言。

    这时陆洗雪的声音传来:“不是阵法的问题,是你自己的问题,你找到的那个阵眼只是我设下的一个诱饵,根本不是真的阵眼。”

    “诱饵?怎么可能是诱饵?”

    王洛顿时成了一只被踩中尾巴的猫,整个人当场炸毛。

    只不过他本身实力一般,刚想做点什么动作,就已被陆洗雪一脚踩在脚下。

    “……”

    看着面前这个温婉大方堪称大家闺秀典范的女孩,一本正经的将少年踩在脚底,同时脸上还要保持淑娴恬静的表情,饶是林逸也都不禁为之侧目。

    这小姑娘也是个干大事的人啊。

    陆洗雪一边踩着王洛,一边对着林逸恭恭敬敬施了一礼:“小女子之前多有失礼之处,还望前辈海涵。”

    林逸笑笑:“好说。”

    陆洗雪正色问道:“他刚才找到的是诱饵,可前辈刚刚所在的位置也不是真正的阵眼,不知可否请教前辈,我的阵法为何会被破掉?”

    这个回答,连另一头的陆棋友也都洗耳恭听。

    林逸回道:“所谓阵眼,无非就是对阵法薄弱处的一种别称,而阵法的薄弱与否并不是一个绝对值,而是一个相对值。”

    “对于实力有限的人来说,哪怕他全力以赴,也攻不破你阵法最薄弱的一环,那么你的阵法于他而言,就没有可利用的阵眼。”

    “反之,对于实力强大的人来说,他的随手一击就能破坏你阵法的任意环节,那么你的阵法与他而言,就处处都是阵眼。”

    陆洗雪若有所思。

    被她踩在脚下的王洛却气急败坏:“歪理!都是歪理!照你这么说破阵岂不是成了靠蛮力就能解决的事情,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了?”

    林逸点点头:“本质就是这么一回事,大力出奇迹嘛。”

    王洛不由噎住。

    在他从小接受的熏陶之中,阵法绝对是天底下最具有技术含量的存在,阵法师就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一群人,没有之一。

    可是从林逸的嘴里说出来,他引以为傲的高智商却成了可笑的空中楼阁。

    既然大力就能出奇迹,那他从小学习的种种深奥技巧算什么?

    林逸扫了二人一眼道:“阵法的本质是对力量的运用,所有的阵法技巧,都是为了这一点服务,若是反过来觉得掌握了复杂的技巧就能无视力量本身,为了炫技而去使用技巧,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陆洗雪似有所悟,连带王洛也都陷入了沉思。

    以他们二人的家世背景,从小到大最不缺的就是各种所谓高端技巧,而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容易陷入阵法技巧之中不可自拔。

    事实上,陆洗雪的这个第十层大阵就犯了这个毛病。

    而一心破阵的王洛,也同样钻了这方面的牛角尖。

    片刻后,陆洗雪回过神来:“可是前辈刚才那一脚的力量,应该也还没有达到完全超出我这阵法承受极限的程度吧?”

    林逸点头:“确实没有,只不过以我这一脚的力度,你的许多环节对我来说都是阵眼,而我刚刚选择的地方,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陆洗雪愣住。

    这话听起来简单,但真正操作起来难度之大,不到那个层次根本想象不到。

    哪怕林逸嘴上强调力量才是本质,可陆洗雪却也看得出来,这家伙在技巧方面才是真的强。

    关键对方的技巧跟她这种花里胡哨不一样,而是源于对阵法最底层本质的洞察。

    没有降维级别的阵法造诣,根本用不出如此高屋建瓴的破阵手段。

    甚至于,陆洗雪隐隐在林逸身上看到了自家太爷爷的影子。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连她自己都吓了一大跳,太爷爷可是资历最深厚的阵法大宗师之一啊,面前这人就算阵法造诣再高,怎么也不可能跟太爷爷相提并论吧?

    另一边,沉小鸟看着陆棋友道:“怎么样?你现在觉得他够资格弄一张金卡了不?”

    “够够够!绝对够!”

    陆棋友连连点头,林逸刚才的这番话连他听了都深有感触,甚至有醍醐灌顶之感。

    毫无疑问,其阵法造诣妥妥在他这位阵法宗师之上,虽然以他的眼力还无法评价是否摸到了阵法大宗师的门槛,但弄一张阵法宗师的身份卡绝对是绰绰有余。

    实力决定地位。

    此时林逸在他眼中的地位跟刚才相比已是天差地别,无论林逸本身再怎么备受瞩目,在他们这些阵法宗师眼里顶多也就是个实力强一点的路人罢了。

    可是现在林逸展现出了深不可测的阵法造诣,立马就成了他心目中的座上宾。

    真正的阵法师,眼中只有阵法没有其他,这是阵法界一向推崇的风气。

    陆棋友虽说性子咸鱼,但骨子里还是一个典型的阵法师,但凡阵法造诣高深之人,在他这里都能得到足够的尊重。

    陆棋友随即为难道:“可没有您的橙卡特权,就算是我们分会也没有权利直接给人开具金卡。”

    沉小鸟笑了:“我的橙卡不行,可拥有橙卡的也不只是我,还有你家老爷子不是吗?”

    陆棋友眼睛一亮。

    给人开后门办金卡这种事情,以他自己的胆子即便再欣赏林逸,也是绝对不敢向自家老爷子开口的。

    可是沉小鸟不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