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八百八十五章

第八百八十五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绿童子与赤童子没想到在他们撕比的时候,绿王不长眼,还来捣乱。你这不是作死吗,还是当着两位脾气很坏的人作死。

    可绿王也不是一般人,哪里听得进绿童子与赤童子的话,别说是他们了,就是绿袍老祖与红袍老祖来了,也休想让绿王高看他们一眼。“哼,你们以为自己是在对谁说话。”绿王当即道,“看来这小子的身体之中除了绿袍印章还有其它的东西,红袍老祖也对他青睐有加,他究竟是什么人。”

    “他是谁不关你事。”赤童子不悦道,“绿王,你不该以女人之身重生的。”

    当的一声,蓦然间,天剑被绿袍剑客用手抓住了,而且不管它如何挣扎都逃不出去。在这期间,天剑时而变成剑丸,时而变成长剑,可都没用。是赤童子控制绿袍剑客擒下了天剑。

    “我也不能落后。”绿童子暗道,他念诵咒诀,登时,绿衣酒杯之中有几只蚂蚁爬了出去,它们都是绿蚁。

    几只绿蚁悄无声息,冲出绿袍剑客的身体,并且附在了地剑与人剑之上。

    砰!砰!

    地剑与人剑都掉在了地上,并且砸出两个深坑来,它们突然之间就变得很重,全都是几只绿蚁在作祟。哧哧哧,哧哧哧,深坑周围,碧烟冲天迸射,寒气森森,并将方圆百丈内的地面都给冻住了。

    如此,天剑、地剑、人剑都被赤童子与绿童子控制了。而绿王不以为意,她当初夺走三剑也是顺势而为,失去与得到都没关系,反正不是她自己的。

    比起天地人三剑,绿王更想收集完整她的绿王鼎。

    “我现在要如何做!”忽地,绿袍剑客的识海之中,他的识体盯着灵台上方的石门,命运石之门。

    “这不是很好吗,让绿童子与赤童子与绿王拼杀,而你坐收渔翁之利。”石门之中传出一道声音来。嗡的一声巨响,绿袍剑客的灵台遽震,将千丈以内的各种灵识都给震碎了。“你休想打吾的主意,吾儿,记住了,你的一切都是吾与命运石之门赐予的。我们既然能帮你,也能继续等下去,因为吾的后人可不止你一个,你只是众多备胎之中比较特殊的一个。”

    备胎!

    绿袍剑客不悦想道。

    命运石之门果然诡异,它还选择了其它的人了吗,万一我死了,它即会神不知鬼不觉离开,寻找新的寄体。绿袍剑客只是想借助石门之力对抗绿童子、赤童子,然而修成天主位业,最后再摆脱命运石之门的控制,逍遥原谅界。

    而至于命运石之门许诺的大天主位业,绿袍剑客根本不会考虑的。

    原谅界广袤无边,然而也只有两位大天主,想要晋升大天主位业,何其艰难。绿袍剑客可不认为自己能做到。

    人贵有自知之明。

    绿袍剑客一身傲骨,可也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当!当!当!

    倏尔,天剑、地剑、人剑化为剑丸,被绿袍剑客当着绿王的面收走了,纳入身体之中。

    可绿童子与赤童子惊愕发现,天地人三剑是收走了,然而不是他们收走的。两人都是心思深沉之辈,默不作声。

    “剑丸,三枚剑丸哪去了!”

    “绿童子,肯定是赤童子抢走了天剑、地剑、人剑的剑丸,你不能放过他,否则绿衣酒杯也奈何不得他。”

    “赤童子,交出三枚剑丸!”

    “绿童子,快用老祖赐下来的绿衣酒杯收了赤童子,并趁机夺走他的红炉剑与三枚剑丸。”

    当是时,绿袍印章呼呼怒旋,同时,印章里传出很多道声音来,它们都是老祖残留下来的念头,皆在催促绿童子。

    刷刷。绿童子瞥向赤童子,难道真是他收走了三枚剑丸,可我没看到,他就算有通天手段,也瞒不过我的。绿童子极是奇怪,看不出任何端倪来。

    同样的,赤童子也在扫量绿童子,并想道,看来也不是这厮收走了天剑、地剑、人剑,难道是绿袍剑客本人,哈哈哈,不可能的,他现在还是小天主,怎有可能瞒过我与绿童子,抢走三剑。

    而此时,绿袍剑客的识海,三枚剑丸被摄来了,悬在命运石之门上方,任凭它们如何挣扎,都逃不掉。

    哧哧哧,哧哧哧!一道道石气甩开,缠住三枚剑丸,挡住它们的剑光,让它们看上去更像是三块小石头,而非剑丸。“吾儿,天地人三剑是你的了,你如果还想要剑灵,吾亦能帮你将它们抓来。”石门之中,那道声音又响起。“现在你该相信吾与命运石之门是诚心帮助你的了吗。”

    绿袍剑客的识体不为所动。

    “呵呵,帮助我,你们不过是想占据我的躯壳。”绿袍剑客在考虑如何炼化了赤童子、绿童子,夺走绿袍印章,并且封印他自己的基老国度。“赤童子是从我的基老国度里冲出来的,里面肯定还有其它的东西,我可以确定那是红袍老祖留下来的,不得不防。”

    绿袍老祖留下了印章,至于红袍老祖留下的是什么,绿袍剑客也很好奇,可更多的是担忧。

    “哎,吾儿,你什么都好,就是疑心病太重。为父认为你是特别,命运石之门亦然,它也选择了你,为何你还不信任我们。”石门之中,自称是绿袍剑客父亲的人又道。

    “你住口!”绿袍剑客的识体当即道,“为何要收走剑丸,引起众人的注意,你是想借助他们的手杀了我还是杀了绿童子、赤童子!”

    “哈哈哈,小子,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要杀掉在场的诸人,命运石之门也不会太耗费时间。只是会引起其它天主的注意,吾不想太过招摇,同时这也是命运石之门的意思。”

    “那你究竟想做什么。”绿袍剑客质问道,“我现在已经是众矢之的,他们都在关注我了。我想低调都难,除了绿王之外,贱王与腐灵子、桐人妹也看过来了,甚至是那可疑的比利王,他亦向我投来两道目光。”

    “小子,得到命运石之门以后,你将会成为无数人关注的焦点,现在慢慢适应吧,以后会有更多的天主,甚至是大天主都会留意你。”

    “哦。”绿袍剑客道,“这么说来,我还应该感谢你,是你让我成名了,当今原谅界的界主与另外一位大天主都会关注我。你这是切断了我的后路,让我只能向前走下去,否则会坠入无底深渊。”

    “哈哈哈,你真的这么想吗,恐怕不是,吾猜你想杀了吾。”石门之内,那道声音又道,“因为你是吾儿,还有谁比吾更了解你。”

    “识海,绿袍小子的识海有问题,你们去看一下。”忽然间,绿童子暗中吩咐道。而印章之中,几个念头早已化形,它们倏地遁出印章,向绿袍剑客的识海遁去,而且无声无息,因为不想让赤童子知道。

    当是时,赤童子也觉得绿袍剑客的识海里还藏着其它的东西,可他不像绿童子那样重视,“算了,有绿童子为我打探,我还是按兵不动。再者,绿袍剑客的基老国度不能封印,否则红袍老祖留下的那件东西我也得不到了。”

    原来,红袍老祖留下来了两件宝物,一件是红炉剑,还有一件是洞府,唤作红楼。

    而红楼正是封印在绿袍剑客的基老国度之中,而赤童子也是在红楼里吞噬了红袍老祖其它的念头,只有他一人幸存下来。“红炉剑虽好,可毕竟不是红楼。只有得到了红楼,我才有可能继承老祖的一切,包括他的武学与神通。”赤童子暗道。

    “绿蚁酒杯,绿袍印章,不知道绿袍老祖还留下来什么了。”赤童子又想道。

    红袍老祖与绿袍老祖是一个时代的人,而且都是大天主修为,他们在原谅界呼风唤雨时,哪有人敢反抗他们。

    刷!刷!刷!刷!

    从绿袍印章里遁出的几个念头很快闯入绿袍剑客的识海之中,出人意料的是它们并没遇到任何阻拦,过程相当顺利,所以极不正常。“几位,不觉得奇怪吗,我们都知道这小子的识海有古怪,按理说,他应该极力阻拦才是,为何那么反常?”一位俊美的汉子小心翼翼道,他也是绿袍老祖的念头所化。

    “其中必有妖异的人存在。”另外一人道,他一脸正气,手里摇着扇子,扇子上只写着一个“绿”字,此人叫做绿善,乃是老祖的一缕善念所化。

    “来都来了,怕什么,这是我们的机遇。如果这小子的识海里真有好宝贝,我们如果能得到,说不定就能超越绿童子,成为印章的新主人。”第三人道,他只有左边的眉毛,故曰左眉道人。左眉道人是绿袍老祖的一道邪念所化。

    而最先开口的那人唤作笑三鲜,他是绿袍老祖的贪念所化。

    笑三鲜、绿善、一眉道人都能化形,而其它的念头虽然也能,可不能维持太久,所以它们还是颗粒,只是一粒念头能比山还大,比海还深。

    嗡!

    蓦地,绿袍剑客的识海,一团气浪横扫而出,刹那之间来自笑三鲜、绿善与左眉道人这边,“哈哈哈,你们是主动送上门来的,岂有放你们离去的道理。”

    石门。

    命运石之门遽然镇了下来,而石门里传出的声音狂傲异常,他当然知道来人是绿袍老祖的念头所化。

    崩!崩!崩!崩!

    那些尚未化形的念头接连炸开,无数痛吼声传了出来,赫然是绿袍老祖的声音。“是命运石之门吗。想不到此门在这里现身了,可惜,贫道早已死去。”

    绿袍老祖的声音尽是遗憾与苍凉,可也传不出去,都被困在绿袍剑客的识海之中。

    “俱往矣。”命运石之门内的声音冷笑道,“绿袍老祖,就算你实力全盛时期,见了命运石之门也会逃之夭夭,何况你早已身死道消,留下来的不过是残念。”

    锵的一声,三枚被命运石之门收走的长剑丸有一枚飞了出去,即是天剑的剑丸。

    “是天剑!”

    “果然有人在作怪。”

    “可我们能阻挡住命运石之门吗,里面关着的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何要帮助绿袍剑客。”

    绿善、左眉道人、笑三鲜奇怪道,他们还不知绿袍剑客与石门的关系。“让贫道来。”左眉道人忽道,他其实是想趁机收了天剑,为的就是能与绿童子抗衡。如今,他们几人知道绿童子持有绿蚁酒杯,此外,他还能让绿袍印章运转。“只有得到更多的法宝,我才能打败绿童子。”左眉道人心想,所以他才很有上进心。“命运石之门我是收不走,可天剑就不同了。”

    绿善与笑三鲜都没有动作,他们看着左眉道人如何降服天剑所化的剑丸。

    腾!

    左眉道人忽地飞了起来,像是巨大的风筝在空中飞着,而且并无牵线。“眉山。”只听道人喝道。轰隆一声巨响,道人的右眉骨有一颗小石子飞出,而小石子瞬间变成了眉山,向天剑轰去。

    “左眉道人疯了吗,居然用他辛苦炼制而成的眉山。”绿善诡异道,“我代表绿袍老祖的善念,而他代表的是恶念,可我们都不完全,只是老祖的一点念头而已。”

    “他既然想死,我们也拦不住。我可不相信命运石之门能被左眉道人毁掉。”笑三鲜冷笑道,“哪怕是绿童子来了也无用。因为石门掌控的是命运,人的命运。”

    原来笑三鲜与左眉道人、绿善的关系并不好,当然,他们在更强大的敌人面前还是会拧成一条绳的。可当他们面对无法拒绝的至宝时,也会变得贪婪自私,哪怕是绿袍老祖的善念也会转变为恶念。

    嗤!嗤!

    又有两枚剑丸飞了出去,化为长流,陡然撞向眉山。即是地剑与人剑所化的剑丸。

    “啊!”左眉道人惊恐道,如果只是天剑,他还能一搏,可现在是三剑的剑丸,天地人都在。

    砰砰两声,地剑与人剑所化的剑丸穿过眉山,将其凿出两个窟窿来,而且不能合拢。而这时,天剑所化的剑丸倏作长剑,却是劈向左眉道人。

    飕!飕!飕飕飕!

    命运石之门里面也飞出一道道的石气,扫向绿善、左眉道人与笑三鲜,让他们自顾不暇。

    “你认为自己吃定贫道了吗。”左眉道人怒道,“想用天剑斩贫道,不可能。”咔嚓一声,道人的眉骨裂开,里面旋出一物来,是一塔状晶体,高尺余,闪烁着碧光,瞬间将识海都染绿了。

    当!

    天剑斩在了塔状晶体之上,而且被撞飞了,倏然倒飞而去。

    “给贫道回来。”左眉道人喝道,他的眉毛忽然有数千丈长,像是白蛇,缠住了天剑的剑柄,要将它拖回。

    而这时,石气扫了过来,依附在道人的长眉之上。咔嚓,咔嚓,咔嚓!道人的眉毛居然一寸寸断开。

    “天剑是你能动的吗。”命运石之门中,一声叱喝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