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639.逼退秦寒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待得天魁轻骑距离蜀中大军不到五百米。

    绕过前头茶馆,便可以正式碰面时,岳鹏仍在军前拍马,可后头,天魁军轻骑却已仅仅只剩下三百余人。

    大多将士眼睛通红。

    但上头,轰天雷却还在落下。

    秦寒车辇旁,有将领询问:“秦帅,易老他们既然已经上去,咱们是不是让上头停止抛雷?”

    秦寒只是轻声答道:“他们有七个真武境强者,你觉得易老他们能够拦得住?”

    将领微怔,不再说话。

    他现在才算是明白,原来秦帅根本就没有让易老活着回来的打算。

    易老以及那百余江湖高手,都仅仅只是为去阻碍大宋禁军步伐,为天上热气球创造机会的。

    饶是军中多狠人,这将领心中也不禁是感慨,“秦帅当真是无情啊……”

    姓易的带着百余黑袍高手绕过当初能算是重庆府最根深蒂固亦是最具盛名,连知州大人都常常到楼上雅座饮茶的高达六层的茶馆,便见到正在硝烟炮火中疾行的岳鹏及数百轻骑。

    他挥挥手,百余黑袍人虽然犹豫,但还是跟着他向大军杀去。

    他们不像是伺候吴思马的那位中年上元高手那么自由,性命,可以说没有全部拿捏在自己手里。

    要不然,以他们的头脑,都知道这是个凶险差事,也不会真的全部都跟着姓易的老头冲过来抵挡天魁军。

    姓易的老头抬头瞧了瞧天上还在抛雷的密密麻麻热气球,回头瞧了眼东街,眼神冰冷至极。

    秦寒的想法,他又怎么可能真的不知道?

    只是当初为求富贵荣华以及攀登更高武道境界,他已经上得贼船,如今,却已是没得自由。

    连他,也是向着军前冲去。

    意境冲霄起。

    饶是岳鹏天魁轻骑精锐无比,亦是些微被这滔滔意境所摄。

    不断有人在轰炸中被炸得血肉模糊。

    岳鹏神色难看,但已然不可能再率军撤退,双腿猛夹马腹,一往无前。

    街道两旁房顶上。

    岳玥率先向着街道上飘落。

    熊野和那些武鼎堂高手尚且还在犹豫,六个枯槁剑士竟是出乎意料的率先蹿下屋顶。

    六人持剑掠向冲杀过来的姓易老头还有那些黑袍高手。

    岳鹏率领轻骑冲进黑袍人群。

    鲜血飞溅。

    驰马在最前头的岳鹏首当其冲,才刚刚交汇,就有数个黑袍人同时对他出手。

    这些人,都有立足于地,却飞身斩马上骑士的本事。

    岳鹏内气修为尚且还不到中元境,饶是岳家枪法极为微妙,最擅长驰骋纵横,却也是在霎时间就陷入极为危险之境。

    “哥!”

    岳玥惊呼,急掠向岳鹏。

    可有颗轰天雷就在这时在她前头不到五米处落下,炸开。

    有天魁军轻骑被炸落下马。

    饶是以岳玥实力,这刹那也是感觉到有些头晕目眩,步伐微微凝固。

    索性有灰袍枯槁剑士速度极快掠到岳鹏近前。

    一掌拍向岳鹏马头。

    一手持剑横挥于身前。

    岳鹏座下宝马竟是硬生生被这一掌给抵住。

    灰袍枯槁剑士浑身衣袍鼓荡,脚下纹丝未动。

    身前四个黑袍蜀中高手身形僵住,颓然栽倒在地。皆是被一剑毙命。

    岳鹏摔落下马,囫囵爬起,又扯住旁边一马缰绳,翻身上马,继续向前急奔。

    上头还不断有轰天雷落下,他根本就顾不得和这些黑袍高手厮杀。

    岳玥见得哥哥无碍,总算是松口气,双足轻点,翩翩如蝶,亦是向前杀去。

    六个枯槁剑士掠进人群,大肆斩杀。

    他们剑法都极为精妙,出剑必取人命。那些不到真武境的黑袍高手根本不是他们敌手。

    熊野犹豫过后,和武鼎堂那些供奉终究也是鼓起勇气掠下街道。

    众黑袍高手陷入险境。

    有人被斩杀。

    也有人被上头落下的轰天雷给炸死。

    在这样密集的轰天雷轰炸下,真的是连真武境强者都只能听天由命。没有谁能保证自己就不会被炸死。

    姓易的老头被两个枯槁剑士合攻,左右难支,好难才能不露出败相。

    这些枯槁剑士的实力,还要超乎他的意料。

    这刻,他心里怕是将秦寒给恨到极点了。

    跟在岳鹏后头的天魁军轻骑越来越少。

    在这里稍受阻碍后,更多的轻骑被天上落下的轰天雷覆盖在硝烟之中。

    在重庆府独树一帜的茶馆终究也没能逃过炮火覆盖。

    六层楼,楼顶开始坍塌。

    岳鹏率领轻骑绕过茶馆,终于得以见到蜀中大军。眼神和在车辇上的秦寒瞬间对视起来。

    秦寒脸色难看。

    岳鹏同样脸色难看,眼睛通红。

    他率领两千天魁轻骑火速赶来重庆府,如今得以从东城门穿过东街,此时身后,竟然只剩下寥寥数十人。

    炮声还在炸响。

    岳鹏率着数十人直冲到秦寒大军近前不到五米。

    银枪戳着吴思马的头颅,重重顿在地上。

    一声大吼惊天地。

    “本将天魁军都指挥使岳鹏,天魁军已经接掌重庆府,尔等白马,谁还胆敢造次!”

    无数白马军看着这支凋零至仅剩数十人,且个个灰头土脸的大宋禁军,神色动容。

    蜀中上得台面的将领个个都知道背后那位主上的存在,也是在为那主上卖命。但是,下面的士卒却鲜少知道。

    他们只当自己还是大宋军人。

    秦寒性子再为清冷,此时也是暗暗捏紧了自己双手。

    他没有想到,岳鹏竟然能够从这样的炮火覆盖中冲到自己的大军前头来。

    他不敢下令让士卒向岳鹏发起冲锋。

    此时众目睽睽,他若敢下令,那就将坐实蜀中叛乱的罪名。而且,他甚至怀疑下面士卒会不会继续执行他的命令。

    士卒可并不是任由摆布的木偶,他们同样有自己的主见。

    天上热气球随着岳鹏轻骑飞到这头。

    看到下面大军,终于是没有再往下面抛雷。

    双方相距这点距离,抛雷下来,无疑会误伤白马袍泽。

    因岳鹏一声大喝,白马军一时静悄悄,落针可闻。

    岳玥最先从后头茶馆绕过来,跑到岳鹏面前,看向秦寒,清冷眼神仿佛能杀人。

    紧接着,又有武鼎堂供奉掠到。

    姓易的老头和那些黑袍高手不见踪影。

    熊野也很快飞掠过来。

    这都是因为一个枯槁剑士的一句话,“你们去助你们将军,这些人,交给我等。”

    六个枯槁剑士对阵百余高手。

    剑气纵横鲜有人知。

    岳鹏见秦寒不说话,又是喝道:“秦寒,你若有种,今日便染指这重庆府!”

    秦寒眼睛微眯,仍是不答。

    他自然不是怕岳鹏,以他的心高气傲,连岳鹏都未必被他放在眼中。他担心的,是若下令,军心会乱。

    数十天魁轻骑,让他觉得比数万西夏士卒还要扎手。

    场面无比诡异。

    秦寒盯着岳鹏的双眼无比冰冷,但始终,都没能开口。

    茶馆前东街,厮杀结束。

    六个枯槁剑士仅剩四人,背负两个同伴遗体,掠上茶馆屋顶,没有再见岳鹏,只在屋顶眺望。

    灰袍随风摆动。

    姓易的老头也死了。

    生前是真武,死后,却也只能和其余高手一样,躺在大街之上。

    他们未必都是死在厮杀之中,而更可能是死在轰天雷的轰炸之下。那样密集轰炸,能活下来的,都是幸运儿。

    因为纵是真武强者,腾挪躲闪,也未必能躲得过那样密集的轰炸。

    终于有西夏军队敢再度冒头,出现在大街上。

    有人疑惑看向头顶,不知道蜀中的热气球为什么没有再行轰炸。

    西街,秦寒手指轻轻扣着座椅扶手。

    他抬眼,瞧向茶馆顶上四个枯槁剑士,足足凝视了数十秒之久。最终抬手,嘴里清淡吐出两个字,“撤军!”